《琛》29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審問部有別於陰暗潮溼的刻板印象,尤其是刑訊間亮得有如白晝般的刺眼,出入的人員都得戴著特殊染色過的鏡片,以便隔絕過於刺眼的雪白。

軍服早已被剝下,琛以一種赤裸裸的姿態,固定在一個大圓盤之上,四肢呈大字型拉展,這空間的雪白讓琛出現雪盲的現象,雙眼不能克制的流出眼淚。

不曾間斷的疲勞轟炸,不被允許入睡、電擊等,加上長時間的吊掛,雖然採取的都是不留下傷痕的刑求,但長時間下來使人吃不消。

尤其是水刑,將吸水的布巾蓋在臉龐,澆上大量的水,根本沒辦法呼吸,窒息感與水灌入的嗆咳感,令人苦不堪言。

「咳咳咳──」就像現在,灌入鼻中的水倒流入喉,琛咳出水來,整個人濕淋淋的掛在圓盤上頭。

琛深深覺得這一年大概是流年不利,受傷的頻率達到有史以來的頻繁,而且上一個傷還沒好,下一個傷就來報到……搞不好哪天他不是死在戰爭,而是死在刑求室。

「還笑的出來啊?果然是個奇葩。」其中一位人員用鞭柄頂著琛的下顎,直直望進琛的紅眸,唇角勾起不帶笑意的冷笑。「來做活體解剖,如何?」

「欸,別弄死他了。」另外一位坐在椅上,慈眉善目的,但琛這幾日接受的電擊全是這個人搞的。「剛羅爭大人指明要找他。」

「羅爭?嗤,他媽的不過是個屁小子。」扯著琛的濕髮,幾乎要將髮絲扯離頭皮的用力,琛咬著牙吞忍聲音,對方嗤之以鼻。「看來你的來頭也不小,那傢伙要保你啊。」

「不曉得這傢伙是誰,之前原居民能出去,也是這傢伙跟羅爭要了通行證。」

「八成是跟雜種有一腿,不知道你上還是他上。」輕蔑的摑了琛幾個耳光,頓時紅腫一片。「被上的滋味如何?」

「……錯了,我從不被上……」琛冷笑,視線下移。「至於你們的屁股……我不屑上啊。」

「幹!」對方朝琛的腹部狠揍幾拳,哇的一聲吐出血來。「老子讓你猖獗的說大話!」

「喂,別留下傷。」另個人嚷嚷著,卻沒有實際阻止的動作。

「媽的不過是雜種的狗,猖獗什麼。」

「說話小心點,別忘記羅爭可是被老總統帶回來,現在大權在握。」

「嘖,這事在高層又不是秘密。」對方撇撇嘴,甩甩有些發疼的手,「大家都知道羅爭是老總統去第四層時跟平民生的私生子,幾年前才從競技場帶回來。」

想到羅爭時常打壓他們、擋他們的財路,就一肚子火。

「說到競技場,聽說你也是競技場出身的啊?為了爬到軍階,賣了多少次屁股啊?」另個人笑覷著琛,說的話酸得不得了。「怎麼羅爭沒把你這條狗一起帶回老總統身邊啊?」

「不過是個雜種,仗勢作威作福!」對方用力呸一口在琛臉頰,充分表現其不屑之情。

「看來有人很想跟我敘敘舊。」遭議論的羅爭倚在門旁,那雙灰色的眼瞳透著無機質的冰冷,與晨際星總統如出一轍,令對視的人忍不住打起哆嗦。「這裡說話不方便,到我那邊,我洗耳恭聽。」


(續)

***

嗚嗚請再等我一下,待我把另一邊處理完(痛哭)

然後琛真是打不死的蟑螂!!!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