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交易

※跪求A子ㄉㄉ的接龍:路德(襲音)X梅倫(A子)
※結尾???



「這麼晚,有事嗎?」路德拉開房門,看見門外站著熟悉的人。


「非得有事才能來嗎?」這笑顏一如既往的不明所以,梅倫輕拍掉肩上未被布料完全吸收的雨珠,「或者,現在你是連如何迎接客人都不曉得了?」


「不請自來的,帶來的多是壞消息。」路德並未讓開身,就算外頭下著雨。


「我以為我們都習慣消息了--多數時候都是壞的不是嗎?」淺笑,倒也不會因為這濛濛細雨煩躁,「你總得聽的。」


「豈不是還得感謝你大半夜的當信鴿。」轉身回商店,門板被風吹得咿呀作響,隨手調亮桌燈,路德倚靠在工作檯,聽梅倫帶來什麼壞消息。


「別這麼說,難不成你想從布勞那傢伙口裡聽到嗎?」緩步進來倒也不急著到路德身邊,逗留在門邊繼續說下去,「路德,你得投身戰鬥了。」


「哦。」


「我的隊伍。」不多說,簡單易懂。


「所以除了侍僧這層同事身份,又多加一種。」路德淡然以對,彷彿梅倫口中的隊伍與他無關。


「很顯然是的,雖然有些倉促,不過得請你明天就和我走一趟。」終是邁步直到對方身側,才藉著燭光看路德臉上光影錯落,更添他的神秘,「我想你不是樂意的,不過不管你排斥的是我還是這道命令,都得請你照做呢。」


「排斥?」輕吐二字,似呢喃的語調灌注極大的諷刺,「梅倫,你也太看得起自己,或者,全部。」


「這個嘛、我沒有瞧不起我自己的理由。」偏頭思索,「好吧,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說法,那麼我也不必問太多是不是?總之接受命令,如此而已。」


「什麼時候?」


像是逮著空隙一樣這笑帶上點竊意,彎腰在路德耳邊低喃,滿意看著對方眼角瞇起,「說過了。明天。」


「沒有人是聾子,」逼近的距離,吐氣如蘭,路德不閃不避,依樣在對方耳邊續道。「明天,什麼時候。」


「就一早吧,我們起床之後。」說得很自然,「當然,除非你傾向永眠,那麼梅倫也就會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你。」


「永眠,有那麼愜意而美好的生活嗎?」路德劃開唇角,嗤笑梅倫的話。


「沒有嚐試過就不會知道呢,我無法回答你。」態度倒也坦然,因為梅倫豈會明白只有戰士才嚐過的死亡。


「不送。」路德淡笑不語,伸手關掉桌燈。


「不送?這是自然的,因為今晚我會在這裡。」黑暗中的苦笑只有梅倫知道,「可愛的大小姐請我直接來接你吶。」


「那麼你就到門外等著。」微微揚起的尾音挾著冷哼,路德走過梅倫身旁。


伸手攔人毫不猶豫,「同事一場未免太過無情?」


「無情,不正是你我本質。」


「是嗎?不全然吧。」眨眼,「讓我住一晚?」


「可,」環臂,「但你有什麼可以做為夜住一宿的抵押。」


「我怎麼會知道路德想收什麼。」


「看來是沒什麼值錢,滾吧。」


打了個呵欠,有些刻意,「外頭倒不是這麼說我的,如果你真覺得我不值錢,那麼當初又怎麼會把我推給小姐們呢?」


「推你去火坑的是聖女與布勞,」路德斜眼一睨,「賣得最好的只有這張臉皮。」


「那麼今天一晚就賣這張臉皮給你?」


「我不要沒用的東西堆在店裡,礙眼。」


「只不過是一晚上借宿,這樣也不好?」失笑,再次拉近距離,單手摟腰,「何必堆在店裡供人賞。」


「我說過,我不要沒用的東西,這張臉皮有什麼用?扒下來連皮草都不夠。」


「換言之,你其實不樂意看到我?」


「商店來來去去,我不會阻攔,但是你今天要求的是留宿。」


嘆氣聲明顯是做作,「罷了,和你多說指不定晚點還要跟我收談話費。」斂起神色,「逼著你也沒什麼意思,不願留我就算了,我也不是特別需要。」


「只不過,有點遺憾罷了。」


「這招以退為進也用得太粗糙,但有一點你說對了。」倏地扯開梅倫的領結,「談話費的確是要算的。」


「粗糙卻能換來你的注意,值得。」指尖代替人解開扣子,「怎麼算?」


「就算算你浪費我多少時間,再乘以百倍計算。」


「然後怎麼還?」


「你有什麼能給的。」


「這張臉、這副身體。」手指來到對方頰邊,冰冷,「不過,沒有我這顆心。」


路德扣住梅倫下顎,「哪裡來的錯覺,認為你我還有心。」

 

(完)

***

.................快GG了,太久沒寫店長我都快忘記如何揣摩他了OTL

跪求ㄉㄉ幫忙抓感覺,結果還是不夠力(苦逼臉)

嗚嗚嗚嗚嗚我對不起店長(大哭)

我會更努力的啦(大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