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39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至於感覺嘛……如果你是要問難過不捨的話,似乎沒有。」琛無奈笑笑,就愛情方面他堪稱冷血無情,甩人時從沒有任何愧疚,就算對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也一樣。

「那這跟我們分開時,你無動於衷,有什麼不同?」羅爭淡淡的詢問,縱使他知道這結論必定傷人傷己。「或者在離開冀時,你並非無動於衷?」

「我知道我們永遠都會是朋友,所以我選擇劃清情人這條界線,」當年跟羅爭分開,琛的確沒有什麼不捨,因為他知道羅爭會活得很好,而他也是。

「那你跟冀劃清的是什麼界線?」

「也許是階級的界線吧。」

「你知道嗎?你現在離開冀看起來並不像無動於衷。」羅爭斜眼一瞥,面對琛投來的疑問,舔舔唇瓣繼續說,「我永遠記得你當年說要分開,人笑著跟我說以後再見,還有閒情逸緻看完你愛看的電影倒頭就睡。」

──說來可笑,分手的兩個人房租是一起繳的,還睡在唯一的一張床上。

「但你現在卻站在這裡用落寞的神情跟我說你釐不清思緒,他媽的琛你到底搞懂了沒有!」羅爭猛地抓狂,酒杯砰的砸在地面,琥珀色的酒液流淌。

「……我不太瞭解你的意思。」面對羅爭,琛偏過頭,八風吹不動的冷靜,「我只是在意後續而已。」

而當年羅爭還睡在旁邊,是要擔心什麼?睡到一半發現某部位被切掉嗎?

「那麼你已經聽到後續了,還要思考什麼?」羅爭咄咄逼人。

「……也是。」照理說這樣應該已經足夠了,為什麼他還是記著冀那時的模樣。

「承認吧,你根本把心掛在冀身上才會放不下,你的心會這麼亂就是因為沒把心收回來,」羅爭低聲說道,接著說出口的答案實在令人心傷,曾經他們那麼的貼近過愛情,卻功虧一簣,「你對我對其他男男女女從來沒有放不下過,不是嗎?」

「我以為我知道自己要什麼。」琛有一絲絲的錯愕,從沒想過會得到這樣的答案。

「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知道要什麼。」沉默了一會兒,羅爭探手拿過琛的酒杯,將杯中物一飲而盡。「但事實上,人人都在問別人自己要什麼,或者是,向別人確定自己要什麼。」

「……」

「你也一樣。」

 

「冀大人,我們替您拆掉鐵環。」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自從羅爭丟下那席話後,冀陷入無可自拔的後悔。

原來,琛已經替他拿到通往自由道路的通行證,但他卻傻得落入羅爭的陷阱,送走了琛。

心痛讓他寸步難行,滿屋子的東西都不是他的,他唯一想帶的回憶卻帶不走。

坐在椅上看著腳踝的鐵環,這曾經是掌控他行蹤、讓他無處可逃的禁錮,如今要拆下,不只是代表他不再待在牢籠,更代表他與琛已經沒有任何交集。

一想到這裡,冀沒有消腫過的眼再次蒙上一層淚液。

從沒想過原來失去琛,會讓他這麼痛苦。

 

(續)

***

我其實不忍說某對前情侶(搖頭)

大家不要討厭羅爭嘛Q口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