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8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特傳/冰漾】《闇族》試閱05


【肆】天使也會狗吃屎

 

「逼……耶……」

褚冥漾降生的這支闇族是由能力最強大的凡斯帶領,在荒地已經定居幾百年,而這裡晝夜溫差大,白天炎熱,只要一到晚上氣溫直線下降,所以幾乎沒人會在夜晚出沒。

以荒地石塊建成的石頭屋每個闇族都有一間,由自己隨意找素材妝點,有的裝扮成民俗風、有的學習人類世界變成科技風。

不過褚冥漾的房間比較特殊,黑噜嚕的石牆在底部被他畫上一些奇奇怪怪的圖案,滿屋子都是骷髏頭娃娃,有犬骨、兔骨等獸骨,林林總總的擺在架子上,有些是他跟著族人出外時看到帶回來、有些則是之前飼養過的寵物,死去的時候將頭骨留下來做紀念。

猛然一看的確會嚇到,但其實凡斯都幫這些頭骨做了一些裝飾,甚至還有彩繪圖案,床頭兩盞小夜燈正是凡斯用骨頭磨成小老鼠偷吃糖的樣子。

褚冥漾的房間裡沒有床,是用好幾張柔柔軟軟的皮草墊高一層,然後一路延伸到門口,就算赤腳走進來也不會感到冷。

躺在床舖的褚冥漾咬著手指,抱著骷髏頭娃娃一臉挫敗,上次姊姊說他無聊時可以找冰炎下來玩,但是要大喊對方的名字才行。

他喊了好多次,可是都失敗了。

原本姊姊還打算陪著他,不過一聽到他的發音後就受不了的離開,他也很想唸好,但是那兩個字好難念,他真的練好了幾次,但是音都不對嘛……

「逼、冰……」討厭,為什麼都唸不好。

嘟著嘴,好想要跟冰炎玩。

突然往右一滾,就像溜滑梯般順著設計好的弧度滑到最底下的地毯,臉埋在族人去人類森林打獵時特地扒下來的黑狐皮草裡,久久才呼出一口氣。

軟軟的皮草貼在褚冥漾的臉頰,靜了一會兒,突地小手抓著一撮黑毛,豁出去似的放聲大喊──

「冰炎棍下來!」

石破天驚般的一聲巨響,讓所有人嚇了好大一跳,循著聲音來源前去,發現竟然是褚冥漾的房間,大家一窩蜂的擠進去一探究竟。

褚冥漾人看起來沒事,只是屋頂破了個大洞,然後大洞下方有一堆石屑跟兩團白毛。

隔幾分鐘,兩團白毛抖動了下,兩名幼小的天使抖落一身石屑,慢慢直起身,額頭還滲著血,往下流過鼻側,遠遠一看好像兩管鼻血。

其中一位蓄著一頭黑紫色長髮,一襲鑲紫邊的白色斗蓬用兩條紅繩繫著不鬆開,兩條同色的紫腰帶纏繞著腰身,袖口反折露出一截紫色內裡,還戴著半截皮手套,最特別的是他腳上那雙靴子,竟然是一筒到大腿、一筒過膝。

另一位則是銀色的長髮挑染一綹紅,衣著華麗到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貴氣逼人。

「……靠……」人還沒抬頭就先聽到一聲髒話,一看見他,褚冥漾雙眼放光,非常開心!

「嗚……」夏碎撐著膝蓋起身,整個人頭暈目眩,要不是剛才結界張開的早,現在不死也重傷。

「是天使,想對漾漾不利!」

「媽的不長眼的傢伙!」

「找死!」

就在其他人準備一轟而上,有拳出拳、有腳出腳的打死這兩隻天使時,後頭的褚冥漾卻擠出來,擋在兩個天使面前,然後拉起銀長髮、額頭血流不止的冰炎的手。

「冰焉──」

看見褚冥漾那開心的模樣,再加上手背的印記正閃著水藍光芒,冰炎不顧後頭那群殺氣騰騰的魔物,啪的一掌賞在對方頭頂。

──就是這傢伙害他跌成狗吃屎!

「混帳!」到底是誰想對誰不利!

 

話說冰炎在摔成狗吃屎前,剛好跟夏碎喝茶配餅乾,愜意得不得了。

藥師寺夏碎是他少數的朋友,藥師寺是天界有名的望族,在占卜跟觀星上非常有名,不過名門也是很麻煩的,關於繼承權等等問題剪不斷理還亂。

為人一派冷靜有禮──但冰炎發誓這絕對只是假象──的夏碎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但隨著父母離異,夏碎開始避開他弟弟,只是弟弟可不這麼想,拚了老命的追在夏碎後頭,希望他能認祖歸宗。

於是夏碎很乾脆的跑了個不見人影,設下重重的結界,然後放煙霧彈似的在房裡放了一個替身偶,人卻跑來冰炎這裡找他喝茶。

「聽說你之前下去處理幼魔,可愛嗎?」

「……」說不出臨時下去處理,卻陪人玩起來,最後還被人做了個印記。

「咦不可愛嗎?我聽說你還跟人家玩起來不是嗎?」夏碎笑得好燦爛好陽光,惹得冰炎狠瞪他一眼,這傢伙是故意的,絕對!「冰炎你作賊心虛了嗎?」

「閉嘴。」

「也是,至少這個幼魔也算是解救你被婆婆媽媽包圍的窘境嘛。」冰炎一直是天界婆婆媽媽們關注的對象,甚至有早熟的女性小天使立志要成為冰炎的新娘子,嘖嘖,殘害天界幼苗。「恭喜逃脫成功。」

「再吵你就滾回你自己的屋子。」

「說不過人就把人趕走,這樣不好喔。」夏碎喝了一口茶,淡定的說道。

「我請千冬歲過來一趟好了。」雪野千冬歲正是夏碎的同父異母胞弟,果然提到對方,夏碎的嘴巴就閉上了。

冰炎喝著茶,想起褚冥漾的蠢臉,一個魔力高深莫測的幼魔卻有一雙清澈的眼,純淨的氣息若不看外在模樣就跟天使沒兩樣。

冰炎心頭總覺得不寧靜,雖然那位據說是他老爸的主神應該不至於聽信謠言,打算拘禁褚冥漾之類的,但他也瞭解其實不少天使對於闇族相當排斥,狂熱者總是不切實際的想處理掉闇族。

「冰炎,你的手!」

夏碎突然驚叫一聲,指著他亮著奇怪印記的手背,並抓過冰炎的手察看;冰炎則感覺到一股熟悉的魔力波動,還來不及細想,下一秒瞬間下墜,一路撞破地板,最後撞破屋頂,要不是半空中張開幾個陣法保護自己,差點慘死。

連同拉著手看印記的夏碎也一併被拉下,再也沒有誰能比他更衰了。

 

「居然敢打漾漾!」冰炎那一巴掌讓眾闇族人憤怒非常,甚至有人已經衝上去了,只見褚冥漾轉過頭看那拳頭猛地擊來,呆呆的「啊」一聲,無形之中張開結界,砰的把襲擊者彈飛出去。

別說眾魔物傻眼,就連冰炎、夏碎也愣住,離褚冥漾最近的他們完全沒有感受到對方殺氣或怒氣,張開結界前也沒聽到任何念咒或結印。

「唔……漾漾你居然護住兩個小王八還打我!」被彈出去的不是別人,正是幾天前惹哭褚冥漾的青年乙,只見他人撞破石門,躺在門口爬都爬不起來,哀怨的哭訴。

然後青年甲衝過去往他屁股猛踹幾腳。

「混蛋,要是打到漾漾怎麼辦,你賠得起嗎!」

從頭到尾褚冥漾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轉過頭看冰炎兩人正施展治癒術為自己療傷,好奇的他蹲在前面,像是試驗般也伸出手摸摸冰炎的傷口,一團柔和的藍光冒出,慢悠悠的治好傷口。

「……」又是一項奇蹟!為什麼魔物會使用治癒術?

「漾漾,逼耶,」見傷口完全不見,褚冥漾很開心,指指自己、冰炎,最後指向夏碎。「資資。」

「滋滋?」要作響嗎?起先夏碎不太瞭解,看到褚冥漾直盯著他的衣服,這才想到……「你是指這個紫色嗎?」

特地在「紫」這個字上加重音,博得褚冥漾的點頭,然後聽到他再次念出「資資」。

「……叫我夏碎吧。」依然掛上微笑,不想再追究自己到底是滋滋還是紫紫了。

「這傢伙口齒不清念不好的──」冰炎在一旁吐嘈,下一秒瞬間跌破眼鏡,不,是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夏碎。」

「……你剛剛念什麼?」冰炎轉過頭像聽到什麼恐怖的事情,紅眼瞠得超大,「再念一次。」

「夏碎。」褚冥漾張口,念出兩個再標準不過的音,指指夏碎,緊接著指頭又轉回冰炎。「冰焉。」

「靠!」冰炎爆發,這傢伙是故意搞他的嗎!

但是被快手腳的夏碎制止,要他看看四周的殺氣都要實體化了。

「你們闖進來我們的地盤到底要幹什麼?」之前打過照面的褚冥玥走進來,抓著褚冥漾的後領往旁一提,居高臨下的盯著冰炎及夏碎。

「這個問題應該去問他而不是我們。」冰炎站起身,不爽的與褚冥玥對視,九成九是這個印記搞得鬼。

「我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掉下來,」夏碎溫言解釋,還撞破石屋頂,順便介紹一下自己跟冰炎,「推測跟冰炎手中的印記有關。」

「印記!」褚冥漾跑過來,小小的手背此時也顯現著,柔柔亮亮的水藍色,卻蘊含著強大的束縛力,「朋友!」

「居然是朋友!」眾闇族震驚,他們的小天使什麼時候被惡劣的天使拐走了,還被標上束縛的印記?

「既然是朋友來拜訪,相信這位赫赫有名的天使,不會做出跟全闇族對著幹的蠢事。」其中一名穿著深棕色滾邊布衫的青年站到褚冥玥身旁,棕色長髮編成髮辮,腰際也掛著一對金色鈴鐺,眉眼彎彎的笑看冰炎及夏碎,只是那笑容裡的威脅意味破表,就連趾高氣昂的冰炎也默不作聲。「對了,我是白陵然,有任何疑問都歡迎找我,也歡迎你們留下來吃晚飯。」

「好了,讓漾漾跟他朋友好好玩一玩吧,我們都出去,別擠在裡面。」摸摸褚冥漾的頭喊了一聲,然後大家在白陵然的「驅趕」下,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褚冥漾的房間。

「夏碎,朋友?」湊上前用清澈的大眼盯著對方,好奇的碰碰斗蓬上的紅線。「冰焉的。」

夏碎聽不太懂這個斷句,只是這種天真無邪的眼神在很久之前,也被人這樣專注的看著。

「冰焉,朋友。」褚冥漾又重覆一遍。

「嘖,」冰炎在旁不耐煩的嘖了聲,沒想到他還得充當翻譯機,「他在問你是不是我的朋友。」

「是啊,我是冰炎的朋友,漾漾也是冰炎的朋友嗎?」對褚冥漾很有好感,夏碎用著像在照顧弟弟的語調說話。

「唔嗯,朋友。」提到冰炎,褚冥漾點點頭。「逼耶,逼煙──」

「是冰炎不是逼耶!」兩掌往褚冥漾雙頰一擠,冰炎大有種「不念對名字就把你的嘴撕爛」的警告,最後是夏碎出手搶救。

「逼、冰……暴力。」縮在夏碎懷中指控,褚冥漾眼紅紅、雙頰也紅紅。

「來,跟我念一遍,冰炎。」夏碎努力誘導著,不過……

「逼、冰焉。」

「冰──炎──」

「冰──焉──」

「……炎。」

「眼。」

「……我想是你的名字太難念了。」夏碎一臉沒救了的看向冰炎。「漾漾可能發音系統不是很好。」

「……算了。」冰炎沒有那個力氣去糾正,可能砍掉重練比較快吧這發音。

褚冥漾不明所以,左看看、右看看,突然直起身跑開,兩人就看著褚冥漾噔噔噔的跑上床提著金光閃閃的骷髏頭回來,接著抓起夏碎的手放在頭蓋骨上,就如同之前對冰炎做出的束縛印記,現在也重現在夏碎身上。

歷時不到一秒鐘,夏碎的手背也出現一模一樣的印記,褚冥漾露出淺淺的微笑,指著冰炎及夏碎。

「冰焉、夏碎,朋友。」

「那就請多多指教了,漾漾。」夏碎摸摸褚冥漾的頭。

「冰焉,玩玩。」褚冥漾走過來拉他的手,還塞了另一個骷髏頭給他,面對千軍萬馬都不懼怕的冰炎,這次有些心驚膽戰的看著對方。

眼見褚冥漾幾乎把身體都埋進箱子裡,從中挖出好多顆奇奇怪怪的球,冰炎心底突生不妙感,上次是高速殺人版足球,這次會是什麼?

「撞撞!」只見褚冥漾捧著一堆球擺好後,拿出一根小石棍,像撞撞球一般,猛然將頭蓋骨往前一推,碰撞到一顆粉紅色的球。

冰炎鬆了口氣,速度跟力道都很正常,想來只是在玩人類世界裡所說的撞球活動──

然而下一剎那,那顆粉紅球居然像點著火星的炸藥般,咻咻咻的爆開,還炸開幾朵絢爛的煙花,就在眼前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要不是冰炎及夏碎及時張開結界,雙眼早被炸瞎!

「靠!」他下次絕對不會再陪褚冥漾玩什麼遊戲!


(試閱完)

***

嗚呼呼試閱先到這邊,其他的部分等之後看看(掩面)

然後這次的插花都是ㄉㄉ讓我壓力好大(閉眼)

希望能讓大家都喜歡!

預購調查請往這裡走喔~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HJNWWNONHNmZDUwU1lYdjVtVEp2aXc6MQ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哈哈~~好好看喔~~希望趕快有下一集
  • 試閱已全數放上囉W

    襲音 於 2013/05/24 19:30 回覆

  • 訪客
  • 這有再賣嗎~~我想買
  • 不好意思,已經完售了,不加印。

    襲音 於 2013/05/24 19: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