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血棺 試閱一

※有私設,請注意

※時間點為路德成為戰士後W

 

第一章

 

就算出走了王國、卸下了王位,王還是王,這是永不變的真理。

氣勢是帶不走的,無論時間的洪流如何沖蝕,仍舊屹立不搖。

暗房裡沒有貴妃椅這等高貴的東西,一把粗糙濫製的鋪墊椅,仍掩不住路德唯我獨尊的氣勢。

一如劍的銳利在出鞘的剎那便已昭告天下。

「擔心嗎?」基於同事情誼,布勞好心的詢問--當然他是不會否認自己看好戲的心態。

「有什麼好擔心。」路德撐著下顎,不帶任何感情的反問。

「也對。」該擔心的不是路德會到哪個大小姐家,而是該擔心那位大小姐能否讓路德乖乖聽令。「難、難、難。」

斜睨一眼,路德沒出言譏諷並非同事情誼,純粹是懶動唇舌。

「來看看『花』落誰家吧。」布勞輕快的表示,雀躍的像在哼小曲。

--賣掉梅倫的那天他也是如此興奮。

拉開大門的瞬間,黑壓壓的一群人往內衝,大小姐們迫不及待想見到路德,卻在即將撲上前紛紛停止腳步。

無形的壓力擴散,誰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路德掀了一下嘴皮,讓布勞別浪費他時間。

有別於以往暗房裡歡騰的熱鬧,而今似落入真空鴉雀無聲,相較於當時帶走梅倫,暗房幾乎吵翻天的狀況,實在是天壤之別。

陪同大小姐進來暗房的只能一位,各家戰士聚在角落等待自家小姐的開心或落寞,幾家歡樂幾家愁。

梅倫瞧著端坐在上位的路德,對於路德即將成為戰士這件事,他永不忘記當時接獲這消息的震驚。

然而事件主人卻一臉事不關己,淡然的斥責他的大驚小怪。

當他回神時已在門外,身後那道門彷彿銅牆鐵壁,外頭的人進不去,裡頭的人也不打算出來。

抬眸的瞬間與路德眼神相對,他期待著能與路德並肩作戰,卻又矛盾的希望對方待在商店裡就好。

不用沾染血腥,那種連洗淨雙手時還殘留不去的血味。

路德淺淺的勾起一笑,隨即起身離開,梅倫有些驚愕,連忙看向走回來的大小姐。

只是對方並未如他想像中的展露笑顏。

「店長不來我家!」大小姐放聲大哭,一瞬間滿屋子的人都跟著哭喊,哭聲震天。

「……」梅倫愣住,以為路德會跟他一隊的。

無法克制自己的步伐,梅倫趁著混亂,熟門熟路的進入暗房的後門。

「布勞,路德呢?」

「跟大小姐走啦。」布勞細數得來的獎券,總算是回收,下次通通給硬幣來感謝這些大小姐吧。

「……他沒來我這裡。」

「這也很正常吧,路德怪孤僻的。」更何況是為了誰,路德才得身兼二職啊?要是他他也不願意再跟個麻煩貨在同一隊。

失落襲上心頭,期待的汽球被針刺破,讓人頓時洩氣。

罷了,橋歸橋路歸路,路德的冷僻也非頭一遭,那人總是無來由的拒絕別人的示好與接近,貧瘠的生活在花的世界裡的男人。

避不見面也好,交手時便不需留情,而他還是努力搜集碎片吧。

有朝一日他必也能像那些戰士們尋回與過往有關的記憶。

打起精神護送著大小姐回去,路過商店時仍舊有股想踏進詢問的衝動,又覺得也不需詢問。

總是招人忽視的,不管是大小姐或是路德。

都是忽視他的人。

 

路德隨著聖女之子回到宅第,三層樓的巴洛克式建築,比起他的商店是大了些,但相對的更為擁擠。

戰士列隊歡迎,其中幾個他曾看過,商店常客,例如眼前這個叫庫勒尼西的人。

「恭喜大小姐又得到一名有力的戰士。」庫勒尼西獻上恭賀,並向路德表示歡迎。「很高興能與店長共事……啊,似乎不應該再這樣稱呼你,該怎麼稱呼比較好呢?」

「都可以。」路德對於稱謂沒有意見,畢竟應不應聲決定權在他。

「尼西,你帶路德去參觀一下,看路德要選哪間房吧!」聖女之子努力克制笑意,看得出來,路德能成為戰力實在是太令它開心,不停的在瑪格莉特懷中亂蹭。

「那我叫你路德吧,請跟我來。」庫勒尼西領著路德參觀宅第,為他一一介紹每個戰士的房間及喜好,也帶他到藏書豐富的書房。「有任何想看的書都可以借閱。」

環顧四周,上頂天花板的大書櫃一排排環繞,架上一塵不染也沒有霉味,庫勒尼西拿起其中一本書,忘我的站著便細細閱讀起來。

信步逛逛書房,他是沒有借書的欲望,戴著白手套的指尖無意識的滑過書脊,卻停在其中一本上頭,那書名難得的勾起他的興趣。

抽下,一本手工精裝書,年代看來久遠,邊角都泛黃了,還些微的捲起,書頁本身相當脆弱,輕輕翻開便聽見細微的剝裂聲。

舊了。

雖然身處一個良好的保存環境,該崩壞的事物仍舊逃不過宿命。

淺淺勾起一笑,他挾著這本書決定借回去翻閱,畢竟再也沒有什麼人比他更適合看這本書。

「啊你選好要看的書了,真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太入迷了。」庫勒尼西歉然的表示,等他回神時路德已經在等他了。

路德沒有表示任何的安慰或不滿,隨手推開書房門朝外而去,庫勒尼西趕緊追上,暗自揣測著是否因此惹對方生氣。

「路德,你決定要住哪間房了嗎?」走馬看花,下到二樓時,庫勒尼西指著三間空房詢問。

勉強挑了間有大窗戶、看得見花圃及街道的房間,倘若真能讓路德選擇,他連一秒都不想待在這裡。

但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服從聖女給予的選項。

畢竟只是聖女所創造的試驗品,沒有決定的自主權。

他、梅倫、布勞,都是聖女欣羨著人類特質而嘗試做出的試驗品,他是第一個試驗品也是失敗品,於是有了布勞,卻跟聖女所想的人類不太相同,最後才有梅倫的出現。

梅倫,最接近人類的侍僧,卻也因為太接近人類而惹火燒身。

他對梅倫飛蛾撲火般的行為嗤之以鼻。

坐在床沿將視線聚焦在虛空某一點,成為戰士這個下放之舉,他並不意外。

比誰都瞭解聖女所想的他,自然明白為何會得到這結果,沒有不悅或抵抗,有些人事物是無法反抗的。

或許商店會是他最終的歸屬,也或許他會因未來的戰鬥化為虛無──

「成為戰士,自然也得有防身的武器。」當日聖女召喚他到跟前,紅豔的大火中出現骷髏,他半跪於前,垂眸聽令。「就還給你吧。」

鑲著阿努比斯頭像的長鞭出現在他眼前,久違的武器,在最初的時間裡,他就是用這柄長鞭擊退所有不長眼的怪物。

「掌管著商店的愛花者,想必知道香氛的魔力,令人瘋狂、沉醉、喜悅、哀傷,必然成為你的利器,就用這些武器替吾取回更多碎片吧。」

兩瓶飄浮在半空的藍綠色玻璃瓶折射出偏紫的光影,閃爍在雙眸之中,伸手接過聖女的饋贈,嘴角勾起淺淺的微笑。

「謝謝聖女大人。」

「好好的為我效勞吧。」

「為您分憂解勞,是我的使命。」

搖晃著饋贈的香氛,誰理會呢。

那是那群戰士的願望與聖女的野望合二為一,一個求、一個給,各懷鬼胎也各取所需。

可是不包括他。

他知道自己的本質是什麼,所以不會盲目的搜集碎片,用不著的東西不需要浪費力氣爭取,聖女也不會希望他們佔去戰士「復活」的名額。

或戰士或商店主人其實沒有差別,不過是一項工作再疊上另一項工作。

他會默然的淺笑的看著戰士的崩毀。

──在他這個試驗品崩壞之前,都會一直看著。

 

路德的生活變得忙碌,商店與戰士得兩者兼顧,大多數的時間並不在宅第裡,他習慣商店裡進出貨與石楠花的種植都在掌控之中,厭惡別人無故觸碰他的東西。

就算對方是他理應熟絡的人也一樣。

梅倫熟稔的進門,拿著牌站在工作櫃前唰唰唰的洗牌,讓聖女之子為之瘋狂的臉漾著微笑,頰骨的刺青礙眼至極。

「路德,戰士生活還習慣嗎?」綠棕色的眼滴溜溜的轉──聖女之子們認為那雙眼的棕是翡翠的自然紋路,然而就他看來是嚴重瑕疵,畢竟擁有一道裂紋的翡翠是賣不出好價碼的──微微傾身詢問,語氣裡似關懷又似試探。「戰士還得兼顧商店,要是哪天沒辦法開店怎麼辦。」

當然,梅倫不只那雙眼是瑕疵,似人的心智才是導致成為瑕疵品的主因。

「關你何事。」處理著剛剪下的白石楠花,他專注在手頭工作,如常拒人於千里之外。

「路德,有時跟你真的難以建立對話。」梅倫吃了閉門羹,故作嘆息。

路德並沒有與之對話的欲望,插手梅倫的事實在過於煩膩。

「想問什麼直接問,浪費時間。」抱著一大束白石楠插到花瓶裡,轉過身與梅倫面對面,他仍是波瀾不興、而他仍舊不屈不撓。

「你成為戰士的原因是什麼?聖女大人不是很器重你嗎?」梅倫斂起笑容,極力想知道主因為何。

「你沒事做的話,就去布勞那邊找事,別拿這種小事煩我。」蠢問題他並不想回應,浪費時間浪費唇舌,更何況……「這干你什麼事。」

「那為什麼,不跟我同隊?」梅倫咄咄逼人的問出下一個問題,試圖不讓話題中斷。

「為什麼要。」他們沒有必須同隊的理由。

「畢竟我們同事一場,在同一隊也好有個照應。」

「你是沒斷奶的小鬼嗎?」輕蔑一笑,這是什麼雛鳥情結,他沒興趣跟梅倫糾纏不清。「就算你是,我也不是你的監護人。」

一次又一次,煩。

沉默如潮水漫延,漸漸凐滅他們的嘴,四眸對峙著誰也不讓誰,直到清脆的鈴鐺聲再次響起打破僵局,其他聖女之子進到店裡開始選購物品,路德側身走過梅倫身邊,輕哼。

「別佇在這裡,礙眼。」

「……這些問題有這麼難以回答嗎?」抓住路德的衣擺,在紅眸掃過來的同時梅倫堅定的與之對視。「回答一個原因,為何不肯?」

「憑什麼,你想知道我就一定得回答。」

冷笑著抽回衣擺,對話宣告終止。

 

(續)

***

我要自首,我家的侍僧並不怎麼服從(RY)

22號星期六才會開預購喔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