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取暖

※有雙艾跟貝傑亂入

 

下雪的日子沒什麼人願意到外頭走動,除非是跟著大小姐出任務,不過這種大雪紛飛的日子,多數的大小姐仍舊會選擇在大宅裡與戰士渡過一天。

於是大宅裡總是成雙入對,壁爐前的地毯擠了幾個人趴在那邊取暖。

「想到雪就想到那時把雪球砸到艾伯臉上,結果艾伯一臉吃鱉的模樣--」艾依查庫直接坐在地毯上,頭靠在艾伯李斯特的膝頭,但是下一秒他就無法這麼快樂的說話了,因為艾伯李斯特直接掐住他臉頰,鏡片後的墨瞳直射對方,縱使唇角笑意盈盈,不過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

「很高興我娛樂了你,艾依查庫,也許你也希望被我娛樂一下。」

「這就不用了,真的。」艾依查庫乾笑兩聲,他一點也不想要成為被娛樂的對象。

「嘖,冷死了!」坐在另一旁的傑多蜷縮成一團,下雪的天氣總讓他心情欠佳。

「誰叫你要露肚子。」艾依查庫指指傑多的衣服。「阿貝爾這火爐都抱著你了,還會冷是你身體太虛吧。」

「阿貝才不暖!」話雖如此,傑多卻是縮在阿貝爾懷中硬扒著不放。「靠近壁爐一點啦!」

「再靠近就只能坐進去壁爐中央了好嗎?」阿貝爾無奈,其實傑多的身體暖和得很,會一直喊冷純粹是心理因素吧。

「下雪這種日子,睡覺最適合了。」艾依查庫如是說,「兩個人抱在一起取暖什麼的,最棒了。」

「聽起來你似乎還是很冷。」下一秒被艾伯李斯特抬起下顎。

「不不不,現在很溫暖的。」艾依查庫被人拉起,往房間走去。「等等要幹麻?」

「取暖。」

「欸--我不冷啊--」

「但我冷。」艾伯李斯特湊近艾依查庫的耳邊,輕輕的吐出這句,讓艾依查庫雙頰微紅。

「知、知道了。」反手握著艾伯李斯特的手,艾依查庫乖乖的跟著回房了。

傑多冷眼看著兩人散發著粉紅泡泡的手牽手離開,冷冷的嘖了一聲。

「奸夫淫婦。」

「趁現在補眠吧,昨晚不是沒什麼睡。」阿貝爾啞然失笑,搓搓傑多的頭卻被拍掉。

「我才不累。」話剛說完便打了個呵欠,昨晚開始下大雪,整夜他都心神不寧睡不著覺,一閉眼就有奇怪的影像,卻又模糊不清,最後他是硬把阿貝爾吵起來,聊了一整晚。

「那陪我睡覺好了。」其實沒睡的人他也有份啊。

「不要!」他又睡不著。

哪知道阿貝爾一掌遮住他的眼睛,還把他的頭壓在胸口處,強而有力的心跳聲砰砰砰的響著,規律。

「現在有我在,別擔心。」喃喃細語在傑多耳邊盤旋,強撐了一整晚,說不累是騙人的。「睡吧。」

「......你要叫我......」

「好。」

 

話說路德房裡,又是另一番模樣。

床舖暖呼呼的,上頭還有兩人翻滾過的痕跡,凌亂著,室內還飄著一股混著淫糜的香氣。

微喘的躺在床上,激戰過後全身紅,梅倫聽著浴室裡傳來的水聲,思考著是否要擠進去裡頭,或者是安份的等輪到他再洗。

喀啦,浴室門開啟,水蒸氣從裡頭撲出來,路德赤裸裸的走出,悠然自在的完全不顧梅倫的存在。

「我說,你什麼都不穿不冷嗎?」梅倫支著頰,看路德這樣他都覺得冷了。

「我可不像你這麼虛。」

「可不要到時感冒了,躺在床舖唉唉哼哼。」聞言,梅倫挑眉,反唇相譏。

路德嗤之以鼻,也不穿內褲,拎起一旁寬大的懶人毯睡袍直接罩在身上,赤腳接近猶躺在床的梅倫。

「去洗澡。」單手扯起吸滿汗液的床單,路德把人趕下床後直接換條新床單,至於髒掉的床單則是直接拉開浴室的門丟進去。「洗一洗。」

「喂!」梅倫才剛扭開水龍頭便被床單當頭籠罩,想跟對方理論時發現門又關了,而且他還發現自己忘記帶換洗衣物進來.......算了,頂多就裸著身出去,怕什麼!

等他洗完出來時,發現路德早已側躺在床舖半瞇著眼沉思,棗紅色的懶人毯順著身型勾勒出線條,前襟微露V型露出些許肌理上頭有著紫紅的吻痕,聽到聲音,這才好整以暇的抬眸。

「不冷?」

「廢話!」冷死了!

快速爬上床,他現在哪有心思去隔壁自己房間找衣服,會演變成上床這局面根本是意外。

香氣惹得禍。

把棉被搶過去些,這才暖和起來。

碰到路德微濕的髮尾,忍不住撥開一些,濕淋淋也不擦乾。

「乾脆請里斯來算了。」一秒烘乾。

「請他做什麼?」路德淡然詢問。

「烘乾頭髮,麻煩你下次擦個髮。」順便看能否把眼前的人烤焦算了!

路德沒做聲,卻是故意低頭讓髮尾掃過梅倫的臉。

「別鬧了。」梅倫伸手撥開,下一秒卻雙手被制,路德一個翻身便伏在上方。「想做什麼?」

「上你。」

「你是發情的動物嗎?」

「指你自己吧,」撩起長髮,脖頸出現大片吻痕,「是誰剛才撲在我身上又咬又啃。」

「那是你的榮幸,親愛的店長大人。」

「所以上你也是你的榮幸。」

梅倫哼一聲,仰頭接受路德落下的吻。

 

(完)

***

被親友釣到了OTL

因為親友噗了個懶人毯的連結還說到路德半裸穿著很棒之類的云云.........

我就JUMP了(有志氣點!!)

其實CP不少啊逼逼(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