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梅糰子本】《MIRROR》試閱三

※CP:小路德X小梅倫

※小艾依依舊搶戲,傑多颯爽登場(X)

 

第三章


  那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至少挺適合梅倫繼續在下課之後黏到路德身邊。在上次受傷之後,梅倫一點都沒有學到教訓(實際上也沒有什麼教訓可言),反而更想要知道路德為什麼如此喜歡獨自一人。
  於是每一節下課,光光幼稚園的小菜圃旁邊總是站著兩個小蘿蔔頭。
  「路德,這邊這邊、有雜草喔。」自以為在幫忙的梅倫通常都是這樣說。
  「吵。」這是路德最常給梅倫的一個字,動手,然後繼續照料其他花苗。
  從他轉來這所幼稚園開始,他幾乎每天都要把這個字說上十幾遍,但是梅倫還是像扒不下來的牛皮糖,死黏著他不放。
  --不,這應該是那個三秒膠才對,黏著就摳不下來。路德這樣想著,手上動作不停。
  眼尖的他看到梅倫伸手想要動他的花,啪的一聲打了對方的手背。
  「不要用你的髒手碰我的花。」
  「不然我去洗手。」咚一聲跳起來,梅倫還真的要如他所言照做,跑到了一旁的水龍頭下乖乖洗手。路德冷眼望著,既不阻止也不反對。
  --想當然,就算洗一萬次梅倫也沒可能碰到路德的花。
  梅倫好好用著肥皂並且按照尼西老師教的正確洗手方式,花了三十秒鐘搓搓指尖和指縫。原本他是很認真的,直到伸手前不小心碰掉了可能是路德暫放的澆花器,他才停下動作愣愣看著。
  一個念頭閃過腦海,這不是他第一次做了,不過還是有再三嘗試的價值。
  「路德!」帶著洗乾淨的雙手,梅倫謹慎提著裝滿水的澆花器回來,揚著笑容把東西舉到對方面前,雖然這實在重的令他還算纖細的小手臂抖啊抖。
  「這個讓你澆花。」聰明的沒說他要幫忙。
  「……放著。」路德瞟了一眼,冷淡的要他放在腳邊就好,轉身從另一邊的肥料袋裡鏟出一鏟子鋪在小花旁邊,梅倫看到這步驟知道接下來路德一定是要去把早上掃的落葉拿來堆在旁邊,於是他勤快的跑向落葉堆,用畚箕裝了一些落葉回來。
  「路德,落葉我幫你倒進去喔。」在小菜圃後頭喊著,殊不知路德在前頭專心到根本沒聽到他的聲音,梅倫見路德沒有反對的聲音,反轉畚箕,嘩啦的將落葉通通倒下去。
  路德拍實了肥料,確認這一塊已經完成照料,準備移動區塊時,回身剛好撞見梅倫一臉要討賞的模樣。再看看他腳前的菜圃堆滿一小叢落葉......
  「滾。」乾脆俐落,路德的動作有些粗暴,這區塊他才剛種下新種子,需要的不是過多的養分而是自然的生長,結果梅倫餅個只會模仿他的小混蛋就這樣破壞了計畫。
  說實在,有時候或許不是路德不近人情,是梅倫有些不懂得情況了。


  梅倫一頭霧水,不曉得路德又在生什麼氣,他明明就照著路德的步驟來。
  「路德你在生氣什麼?」秉持著不懂就要問到懂,不可以囫圇吞棗的精神,梅倫不恥下問。
  「滾開。」路德想到要趕快移走落葉堆,好讓種子有存活的空間,剩下的下課時間大概不夠用,他急躁的繞過梅倫,挽起袖子不想跟梅倫廢話。
  梅倫亦步亦趨,路德常常生悶氣又不說原因,實在很奇怪,有什麼不舒服的事,說出來不是比較好嗎?眼見路德把他剛才鋪的落葉堆又掃進畚箕,他思考著到底要不要跟著把落葉掃走。
  路德連瞪梅倫的力氣都懶,用腳把落葉推到畚箕裡,他比較想把梅倫埋到垃圾場裡!
  梅倫不懂,不過總歸是得補救,扯著自己衣角差點沒把整齊的襯衫都揉皺,看著路德不斷掃落葉的樣子,忽然靈機一動--路德不是最喜歡種花了嗎?這次直接請教他怎麼種花的話,會不會路德就會高興一點了呢?
  被問到喜歡的事情,人都會比較開心,至少梅倫他平常被問到怎麼玩撲克牌的時候都會很大方的指導同學。
  不過梅倫還是有點發窘,因為想要開口這麼說卻不知道該種什麼花才好,難道可以直接說他想要小白花嗎?
  這不大對,思索了一下,梅倫又絞緊手中的衣服下擺,「路德路德,不然你教我怎麼種哈密瓜好不好?」
  路德想拿畚箕砸梅倫,沒看到他在忙嗎!是瞎了眼還是聾了耳,感覺不出來別人在生氣嗎?混蛋!
  梅倫等了老半天只怕都要上課了,路德還是不理會人,一顆小腦袋平時能變出好多戲法,現下的思緒卻是亂成一團糾做一結。再進一步靠近,又擔心路德討厭別人碰他的性子又起,所以只是往前探了探,「路德,教我啦?」
  「教你是吧?好。」路德怒極反笑,放下手中的畚箕,指指地面要梅倫蹲下來。
  開開心心還不忘撩一下小燕尾服下襬,蹲得像個小紳士,眨眨雙眼等路德教他。
  路德將澆花器提過來,嘴角上揚的弧度非常明顯,帶著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的惡意,手一傾從梅倫當頭淋下,直到最後一滴水也倒出為止。
  「欸......?」微愣,梅倫已經閉上眼,幾滴水不慎落入眼中惹得他難受,但是更讓他不舒服的是路德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他又不是需要澆水的哈密瓜。
  「離我遠一點。」路德在離開之前還拍拍梅倫的臉,把手上的髒污擦到對方臉頰。



  庫勒尼西接到梅倫不在教室的消息後,便到幼稚園裡四處尋找,梅倫這個孩子平常不會翹課,不管怎樣總是乖乖的坐在教室裡專心聽講,所以當他聽到米利安說梅倫不見時,自己也嚇一跳,連忙出來找人。
  而此時讓庫勒尼西驚慌的主角,正站在男廁的隔間裡把滾筒衛生紙拆為一小截,再拿來擦拭上身同樣濕淋淋的衣服。燕尾服有些厚度所以裡邊濕透了其實無法擦乾,但梅倫還是很有耐性的,一次又一次擦過表面。
  可惜,這只是多了一層又一層的白毛屑,越清越是手忙腳亂。
  梅倫心裡多少還是有點急,上課沒有乖乖回到教室本來就不對,但是如果讓自己一身濕的又可能給路德招來麻煩--這是他非常不樂意的。
  「嗚、快點乾......」又一截衛生紙,很努力的開始下一輪清潔。
  「梅倫,你在做什麼?」庫勒尼西聽到廁所裡傳來滾輪的聲響,進來一看才發現失蹤的梅倫正在裡頭,渾身都是白屑屑,猛然一看像在棉花裡滾過一圈。
  庫勒尼西上前撥開衛生紙屑,卻發現梅倫全身都濕透了,就算他很努力的想擦乾,但是溼成這種地步,只能換一件然後烘乾才行。
  「怎麼會搞成這副模樣?」把自己的外衣解下來披在梅倫身上,庫勒尼西把人包好後將人抱起,疾步往辦公室走去。
  梅倫不敢說,只把自己縮成小小一團偎在庫勒尼西懷裡,對方急奔的動作不只使他有些晃動,一顆心也加速跳動而緊張著。
  怎麼辦?該怎麼不讓尼西老師知道這是路德澆他水的關係呢?
  梅倫生平第一次如此認真的想要說個毫無破綻的謊。
  「快把衣服換下來。」庫勒尼西沒先逼問他,而是要梅倫把濕衣換下來,僅接著跑去跟艾伯李斯特借衣服--身為好動的艾依查庫的監護人兼老師,艾伯李斯特總是在辦公室裡預備幾件小朋友的衣物,以備不時之需--然後讓梅倫穿上。
  至於他拿來吹風機吹乾梅倫的濕髮,這期間梅倫一直很安靜,以往庫勒尼西的問話,對方總是有問必答,這次卻不發一語,讓他感到事情不對勁。


  「梅倫,你不說話的話,老師不知道要怎麼幫你。」
  「我只是要沖馬桶啊,尼西老師你說上完廁所要沖水的。」梅倫無辜的扁著嘴,「結果不小心就、就......」
  話沒說完,梅倫便低下頭似乎是在懺悔。
  「真的嗎?」庫勒尼西非常懷疑,雖然說教師守則裡寫到不能懷疑孩子,但是這種情況也太荒唐。
  「嗚、對、對不起......」梅倫舉起手背抹了抹眼角。
  「你去偷用老師的廁所?」艾伯李斯特突然出聲,語氣聽來十分嚴厲。
  微頓一下,梅倫輕輕點點頭,「對不起、因為、因為好急......」
  噢,某種層面上來說確實很急--急著怕被發現自己一身濕。
  「之前就告訴過你們不能跑去偷用老師們的廁所,明知故犯就是不對。」艾伯李斯特踱步過來,感覺下一秒就會吐出懲罰,只是他下一秒轉頭對著阿貝爾訓話。「阿貝你為什麼沒有阻止梅倫?還是說你根本沒去掃廁所?」
  「我當然有去掃,可是梅倫根本沒去用啊!」阿貝爾只覺得自己中槍,趕緊大聲反駁--其實他真的沒有去掃,可是他有去巡視過,廁所很乾淨,也沒看到有人跑進去。
  糟了!
  「我有去啊,可是濕濕地把地板弄髒會被發現,只好回去廁所擦乾......」梅倫現在幾乎是要把臉都埋入雙掌,非哭得淒慘不可,好扳回快被發現的局面。
  「你去掃廁所的時候地板有濕嗎?」艾伯李斯特瞇眼詢問。
  「沒有啊!」阿貝爾趕緊澄清。
  「我在阿貝爾老師之後進去的!」梅倫如此反駁。
  「那阿貝爾老師是什麼時候進去的?」艾伯李斯特又問。
  「在、在......就在我之前進去的啊。」
  「你根本沒進去。」艾伯李斯特看著梅倫冷汗涔涔掰不下去,慢悠悠的開口,「因為你不可能見到阿貝爾,他根本沒去掃廁所。」
  阿貝爾驚了一跳,脫口說出,「你怎麼知道我沒去掃!」
  「因為我在裡頭待了十分鐘。」
  換言之,某人在廁所裡腹洩十分鐘不止。


  庫勒尼西也終於明白情況,蹲下身扶著梅倫的雙肩,迫使他非抬起頭不可。
  而這一抬頭,眾老師也見到梅倫根本沒有一點淚痕,但眼眶還是泛紅一片--給急出來的。
  「梅倫,說實話。」庫勒尼西還算溫言相勸,恐怕這次再不說就要換艾伯李斯特冷著臉問出同樣一句了。
  無法支吾,梅倫最終還是默默扭著借來的衣服下襬,直到庫勒尼西乾脆抬起他的下巴,這才張開口。而這一說,眼淚倒真的掉下來了,滑過臉頰濕了庫勒尼西的掌側。
  「路德叫我滾遠一點、嗚、我有乖乖蹲下,為什麼路德還要澆我水?我只是、只是想要和路德學怎麼種哈密瓜啊嗚嗚嗚--」好了,後頭全化作咽嗚不得解,梅倫說不上現在哭的是被拒絕的委屈還是沒能隱瞞住兇手的自責。
  「怎麼這麼小的年紀就會霸凌同學啊......」阿貝爾搖頭,新的轉學生特立獨行他也有耳聞,只是不曉得這麼嚴重。
  「......艾伯,麻煩你幫我把路德帶過來辦公室,謝謝。」庫勒尼西嘆口氣,決定要好好開導兩個小蘿蔔頭。
  艾伯李斯特速度很快,一下子便將路德帶到辦公室,意外的,他原以為會遇到什麼小孩子鬧脾氣,沒想到對方相當配合,二話不說的跟他走。
  「啊、路德。」原本還流著淚的梅倫竟在看到路德的第一秒鐘又露出笑容,這淚中帶笑的技巧神奇得不像一個幼稚園孩子所有,不只是讓庫勒尼西訝異,連原本抱臂看戲的阿貝爾老師也差點以為自己眼花看錯。
  「路德,你可以告訴老師你對梅倫做了甚麼嗎?不可以說謊喔。」庫勒尼西直接切入重點,只是這樣的溫婉路德似乎完全不買帳。
  「澆他水。」路德沒打算說謊,依然是那張冷冷酷酷的臉。
  「梅倫有做錯了什麼嗎?」庫勒尼西稍停,又連忙補充,「可是你要記住,在別人頭上澆水是不對的,你應該知道只可以澆花。」
  「他很吵,一直黏在我身邊,趕也趕不走,打擾我做事情又自作聰明,煩。」路德連珠炮似的把對梅倫的不滿通通說出來,話語組織流暢的不像五歲小孩,讓一旁看戲的阿貝爾及艾伯李斯特嘖嘖稱奇。
  「你可以告訴老師,而不是澆水。」說到底這也是路德的個性,他不喜歡也罷,庫勒尼西也不覺得梅倫真是一個這麼煩人的孩子,可是最終的結果是錯誤的就必須糾正。
  「路德,老師處罰你是因為澆水這件事,如果你讓梅倫感冒了怎麼辦?」
  「活該。」
  這讓庫勒尼西原本沒說完的話硬生生停在口裡--這孩子到底怎麼一回事?於是原本溫和的處罰倏地加重,「路德,接下來一個禮拜你都要待在教室,下課不能去菜圃。而且,水不該拿來澆人,而是用來清潔的,所以你必須在下課的時候擦桌子、整理教室,知道嗎?」
  「......」路德聽到每節下課不能去護衛他的小花--畢竟之前就有不長眼的艾依查庫踩過他辛苦種的花--的確受到蠻大的打擊,但是倔強的他又不肯向老師或向梅倫示弱,於是閉著嘴不作聲。
  庫勒尼西再三確認路德會照做之後,自然就再次轉向梅倫,「那麼,監督路德的工作就交給你好嗎?不過路德不喜歡別人太接近,梅倫你也要學著尊重同學,知道嗎?」

  路德作弄梅倫被處罰不能下課這件事情,被隔壁班的八卦大王傑多知道後,以迅雷不及掩耳、放屁來不及阻止的速度擴散到全幼稚園,只差沒拿大聲公坐在圍牆上大喊--其實是被阿貝爾快手腳的搶回來,否則真的會被傑多拿去廣播。
  而傑多也不是嘴上通知而已,看看,這不過才第一節下課,一桶水和一條抹布都給相當熱心的準備好了,連同隔壁班的孩子都這麼關注,路德這下子是插翅也難飛。
  梅倫這個人嘛,在意的是路德這傢伙可不是在意他去的地方,所以既然兩個人都得乖乖待在班上的話,他還是打算就這麼樣繼續跟在人家屁股後頭,只是這個想法很快便被忽然出現且擋在前頭的薩爾卡多和艾依查庫完全打消。
  「坐下,眼睛看著野蠻人有沒有打掃就好,你跟什麼。」薩爾卡多顯然對梅倫被他以外的人欺負了有非常大的意見。
  「傑多說,路德不顧小花花、梅倫不當跟屁屁,可以陪我玩!」隔壁班也來湊熱鬧的艾依查庫咬著甜甜圈,站在梅倫旁邊吃得又看得津津有味。「梅倫一起玩!」
  「沒空,東西沒吃完前不要講話。」梅倫嫌惡的盯著隔壁班的小白癡,好想毒啞對方可是不行,艾伯李斯特老師很恐怖。
  「喔,」艾依查庫前一聲應完、下一秒還是邊吃邊講話。「那為什麼路德不去顧小花花?」他記得上次不小心踩踩結果自己就被打了,痛痛!害他現在都不敢靠近。
  「當然是因為路德做錯事,被尼西老師處罰啦!」傑多一臉賊笑,路德那傢伙害他被艾伯李斯特老師捏臉,整不到老師來整路德消氣也好!
  「那為什麼你沒有被阿貝爾老師處罰?我有看到你把阿貝老師衣服剪兩個大洞洞!」艾依查庫十分疑惑,明明傑多壞事做更多為什麼都沒看到對方被處罰。「你還大喊著ㄋㄟㄋㄟ讚。」
  面對其他人吱吱喳喳的看好戲,路德臭著一張臉擦黑板,粉筆灰飛揚著,紛紛定居在他的紅色小西外上頭,讓他拍了又拍,煩死。
  接著得拿抹布擦過一遍,每節下課都得做一次實在麻煩,一想到此路德足以夾死蚊子的眉頭又更緊一點,只是這才一轉身竟然就撞見原本遠遠在一旁嘲笑的傑多,不知道哪時候已經潛到他身邊,手裡還抓著路德原本的目標物。


  「嘿嘿、來拿啊?」傑多明明也沒有多高,卻還是拉長了手讓抹布在半空晃著,還不忘吐個舌頭,「欺負梅倫還被抓到,你很遜欸。」
  「是他吵。」根本懶得解釋,路德瞇細了眼,看起來是做好搶奪的準備。
  「路德沒有欺負我!」艾依查庫還咬著甜甜圈在前頭擋路,梅倫只好揚聲抓回大家的注意力。
  這一次會引起全園的轟動,畢竟還是因為主角是路德和梅倫的關係,和任何一個人都能相處甚歡的小紳士梅倫,竟然被一個外來的新同學欺負,大家可是同仇敵愾。再怎麼樣,對方可不是傑多這種惡作劇的等級,拿著水管打人、澆水,簡直是惡霸了!
  「梅倫,你幹嘛那麼替路德說話?」傑多還抓著抹布,這回已經手腳俐落的爬上長桌,仍然相當惡質的欺負目前矮上很多截的路德,也不怕對方一個發狠就脫他褲子,「他是像這、樣、朝你頭上澆水耶?」
  配合著斷句,傑多把抹布狠狠往對方銀白長髮上一摔,濕淋淋的髒布就這樣蓋在原本還意圖一次奪回的路德頭頂。
  山大王一樣的跳下桌,傑多向已經有些暴躁的梅倫努嘴示意,「你不要理他啦,只會跟花講話的人,都快跟這隻狗一樣蠢了啦。」
  剛吃完甜甜圈還在舔手指的艾依查庫相當配合的歪個頭。
  傑多趾高氣昂的打算走人,但是一隻手橫過面前,然後是髒髒濕濕的抹布直接擦過他的臉,甚至在他張嘴要叫時塞進他嘴裡。
  「呸呸呸--幹你做什麼--」傑多一把拉出髒抹布,轉過身直接扔向路德,被對方一把接住。
  「擦你不乾淨的嘴跟臉啊。」路德劃開一邊的唇角,刻意揚揚手中的抹布,「老師叫我整理教室,不乾淨的東西要擦乾淨,不過在我看來你就算沖水也不會乾淨了。」
  「媽的!」傑多人就要衝上去打路德,但是被趕來抓人回教室上課的利恩架住。「放開我,老子要揍扁他!」
  「別鬧了你!艾依查庫你還在吮手指,快來幫忙!」
  「好喔!」
  艾依查庫跟利恩一人一邊把傑多拖回隔壁班,路德還很故意的揮手,然後用唇語說了一個字。
  「滾。」


  看著眼前的鬧劇,梅倫原本還打算上去支持路德的,但是被薩爾卡多一個反手拍在額頭上,跌回座位後就聽到薩爾卡多哼了一聲,「別害他懲罰加重,還是你們乾脆都不要再去菜圃了?」
  至此,梅倫都冷靜的不像一個幼齡孩子,只是安安靜靜坐在位置上,執行所謂監督路德打掃的這個權利。
  他只是好想跟路德有共同的話題,因為路德不喜歡談到花以外的東西。梅倫努力配合他,因為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先和對方培養共同興趣,那麼不是更容易讓對方也喜歡自己嗎?
  所以他在尼西老師面前做個好孩子;他在雪莉面前當一個什麼都會的魔術師,專門玩些新奇的把戲;來到了路德面前--唉,怎麼就不奏效了呢?
  幫個忙也錯,問個話也錯,說不定連蹲在那邊都錯了......究竟怎麼樣才能得到路德的注意力?梅倫晃晃腳,心裡又開始覺得憋屈了。如果被淋得滿頭濕會讓對方高興,這至少表示自己知道路德想要什麼,偏偏對方還是趕著自己走,所以是不是自己本身太差勁呢?
  但是小朋友都好喜歡自己,連傑多開個玩笑之後都還會讓他三分,薩爾卡多就算討厭他,偶爾也還是會讓他陪著玩花繩。
  梅倫現在最大的人生難題,大概就是弄懂路德的思維。
  「路德路德,下禮拜你會不會教我種哈密瓜呢?」在路德艱難提著大水桶走過時,梅倫低低問了句。
  上課鐘聲,響起。

  聽到有整整一星期的時間都無法照顧小花,路德非常生氣也非常不甘願,因為梅倫的緣故打亂了他的計畫,要是這段時間小花被拔走或踩扁怎麼辦?他的心血就泡湯了。
  明明是梅倫自己跑來纏他煩他,口頭也趕不走對方,他當然只能用更激烈的手段試圖趕跑對方。
  認了這個處罰,路德既然答應了還是會做到,其實也還好,這時候就很慶幸下課只有十分鐘,一群小白癡應該不會跑到菜圃去。
  不過,隔壁班那個紫髮的傢伙是誰?沒教養的小鬼大聲嚷嚷就算了,居然還用髒抹布丟在他的頭髮上。
  當下路德想直接推對方去撞牆,他現在記起來對方就是偷拔他的花的兇手,要不是剛好有人把對方架開、要不是因為事情鬧大的話可能會延長處罰的時間,他絕對不會善罷干休。
  不過他也小小的報復對方,看對方吃鱉的模樣真是精彩,敢惹他就要付出代價!
  終於清理完畢,提著大水桶要去倒水時,經過的梅倫低聲問他了種哈密瓜的事。
  「......」路德已經不知道該回梅倫什麼話,到底是為什麼一定要纏著他?
  這樣的事以前從來沒有過,他一直都是一個人,沒有辦法理解梅倫的行為,所以最後他也只是不作聲的走過梅倫身邊,打算到廁所好好的整理他的衣著。
  這次沒有梅倫跟前跟後的,總算可以好好的走他的路,而不用聽對方嚷嚷著吵死人。
  就算被所有人排擠也沒關係,最好不要有人打擾,他只想要安靜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朋友之類的東西,他才不要。

 

(續)

***

試閱剩下一章W

充滿滿滿的小糰子(雙手高舉)

\歡迎帶他們回家/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