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換季這等事

 

※我要說梅倫崩了,不要打我Q口Q

※架空設定之某人好有錢XDDD

 

 

梅倫知道路德的家境一定不錯,雖然他從沒細問過對方,但是看這更衣間裡每一件衣服都是專櫃貨,就算打腫臉充胖子頂多也只能買一兩件,謬論能買一整間。

 

更何況,這裡不過是路德穿一季的衣服罷了。

 

他強烈懷疑三樓的倉庫搞不好有一半都是堆衣服。

 

將這些高級衣物一件件拿下、折好,放進袋子裡,他可以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都在買高級貨,質感完全不同,比如說他手上這件真絲襯衫好了,既輕又薄且軟,可以服貼於身軀,穿在身上必定十分舒服。

 

像這樣的衣服他也有幾件,不過都是為了一些正式場合的表演而購入,像路德衣櫃裡一買一打十二件的狀況是不會發生的。

 

忍不住用臉蹭了蹭襯衫,乾脆拿一件過季的當睡衣好了,他賭路德不會發現衣服少一件。

 

連過季衣服都不肯自己收起來的傢伙八成連自己買了多少件都忘記了。

 

「你在幹麻?」才剛這樣想著,更衣室門口便傳來路德的聲音,一轉頭便見逆光的門口站著對方,似貓足踏地的腳步聲輕得可怕,完全沒發現對方是什麼時候來的。

 

「收起過季的衣服。」鎮定的把襯衫遠離臉龐並迅速折好,梅倫臉沒紅、心卻噗通噗通狂跳,丟臉。

 

「用好了?」對方梅倫動手處理衣物這件事,路德半點也不害臊,那種天生就覺得別人應該服侍自己的自信不曉得是從何而來。

 

--就像梅倫某一天不小心洗到他的內褲時也一樣,連半邊眉都沒挑,只嗯了一聲。

 

「你覺得呢?你以為你的衣服只有兩三件嗎?」梅倫雙手劃個半圓後往左右一攤,五大衣櫃裡頭只有一櫃他的--其實一個大衣櫃就夠用了--其他四櫃除了兩櫃上衣、一櫃褲子、一櫃大衣,喔還有飾品佔了他半櫃。

 

「走了。」從一旁衣帽架上拿了件大衣扔給梅倫,路德旋個半身又出門,梅倫不明所以但想到對方的陰晴不定,還是跟了出去。

 

 

 

到樓下時聽到車庫的引擎聲,連忙走過去,卻見路德已坐在駕駛座上,不耐的睨了他一眼。

 

手指還在方向盤上輕敲,梅倫繞到駕駛座旁敲敲車窗。

 

「你在拖拉什麼。」

 

「你坐到副座我來開。」

 

「為什麼?」路德撇撇嘴,「你知道我要去哪嗎?知道路嗎?」

 

「我是不知道,但是你可以告訴我;雖然不知道路但是有GPS。」

 

「……」

 

「我會平安到目的地的,OK?」

 

「你是指我開車不會平安到目的地?」

 

「基本上,我覺得你開到天國比開到目的地還要快。」梅倫認真的表示,自從當年年少不懂事搭了路德的車後,他就發誓他寧願開車開到死也不要再讓路德握方向盤。

 

超跑的確是拿來極速飆車才能顯示出其POWER,但是除了F1賽車外,沒有人會真的把油門摧到儀表板底好嗎?

 

偏偏路德就是那個把油門摧到底,把超跑當戰鬥機開的瘋子!

 

「拜託,我來開。」拉開車門,梅倫誇張的半鞠躬,久久,路德才冷著一張臉,緩慢的下車繞到副座,砰的一聲關上門。

 

「謝天謝地。」梅倫坐進駕駛座,今天不會進天國了。

 

鐵門緩緩捲起,車子流暢的駛出,梅倫開車四平八穩,保持在最高限速之內,因為常被路德嫌慢。

 

「要去哪?」梅倫調整後視鏡,剛才被動了一下。

 

「買衣服。」

 

梅倫點頭,路德買衣服只會到百貨公司去,不會有第二個選項。

 

路德坐在車上,速度慢到讓他想睡覺。

 

 

 

到了百貨公司,路德像踏入自家後花園般的熟門熟路,梅倫對於這些精品也是走馬看花,不過入冬了也該為自己添些衣服。

 

隨著路德走進國際專櫃區,雖然他也追求高品質,不過這價錢太高了,他寧願去買中高價位的衣服,還能多買一件。

 

櫃姊笑瞇瞇的迎上來,這個銀髮男人讓所有櫃姊印象深刻,除了外貌之外,出手闊綽也是令人記得的原因。

 

「路德先生、梅倫先生,想找什麼款式的衣服?我們這星期也剛進一批新貨。」

 

梅倫微笑接過櫃姊遞的茶,笑迎迎的坐在路德落坐的沙發扶手上,一隻手橫過椅背支撐重量,路德默然的沒有拒絕,明明一旁還有一個大沙發。

 

櫃姊見怪不怪,心中默默感嘆果然好男人不是死會就是gay啊……

 

路德靜靜翻閱型錄,手指在哪件衣服上多停留幾秒,一旁的櫃姊便拿起PDA負責記錄下來,後頭的櫃姊趕緊將其掛在行動衣架上推出。

 

見路德翻閱到外套的部分,指頭卻在兩種顏色上點啊點的,似乎是在考慮要哪個顏色,梅倫湊近一瞧,指著左邊那件。

 

「我比較喜歡軍裝綠。」

 

瞟了梅倫一眼,路德便向櫃姊要了這個顏色。

 

接下來對梅倫而言就是非常無聊的等待。

 

路德試裝需要時間,而且衣服太多件,有些要修改的部分都要一一記錄。

 

一位年輕的櫃姊則笑盈盈的跑來搭話。

 

「又跟路德先生一起來,不打算買一件嗎?」

 

「有路德捧場了,我選擇PASS。」摸出不離身的撲克牌練習手指的靈活度,梅倫笑笑的婉拒,眼神仍聚焦在路德身上,衣架子果然穿什麼都好看……不過太瘦了,比他還要瘦,到底是把食物吃到哪裡去?

 

不過他最喜歡路德穿皮草大衣,優雅又華麗。

 

最後路德似乎是買了一架子的衣服,梅倫想的卻是家中還沒整理完的衣服,令人頭痛……他只有今日沒有表演,明天開始便恢復忙碌的生活。

 

「走了。」路德只拎著一袋衣服站在門口等人,梅倫邁步跟上,有些納悶。

 

路德買的衣服通常都是直接請店員修改後寄送到家中,難得有立即自己想帶回去的,想來那件衣服路德一定非常喜歡。

 

「餓了。」梅倫饑腸轆轆,決定等吃完再去買自己的衣服,直接拉著路德往餐廳走。

 

路德被扯著走,看著梅倫興沖沖的模樣,勾起淡淡的笑容。

 

 

 

一頓飯其實吃得安靜,只有梅倫叨念著要他自己把過季衣服收一收云云。

 

最後路德挾了一塊沾滿芥末的生魚片直直塞入梅倫嘴裡。

 

辣得差點連眼淚都噴出來,直到出了餐廳門、買了自己的衣服、開車回家時,梅倫都不跟路德說話,媽的。

 

至於樓上收到一半的衣服他老子也不爽收了,又不是他的衣服!

 

「衣服去收好,亂七八糟。」路德伸腳把躺在床舖裡的梅倫直直踹下地。

 

「那又不是我的衣服,不會自己收嗎?」梅倫怒嗆對方。

 

「今早是你用亂的,現在就該自己去收拾。」路德靠在床頭櫃上不慍不火。

 

「誰理你。」窩回床上,只是下一秒棉被扯走。

 

兩人扯來扯去,路德一把抓住梅倫的頭髮,一個火辣的吻,下一秒揚手扯裂了對方的睡衣。

 

「你扯壞了我的睡衣我要穿什麼?裸睡嗎?」

 

「不是正合你意嗎。」

 

「哪--」來得話。

 

「你不是想要拿我的襯衫當睡衣穿。」

 

雙頰炸開了比因接吻而更深的紅暈,梅倫沒想到早上的舉動被路德識破,他明明表現得很鎮定。

 

「既然睡衣壞了,你就上樓把衣服整理完再穿襯衫睡覺吧。」

 

「……我怎麼覺得我穿了襯衫後就什麼都回不去了。」

 

「你什麼時候有回得去的念頭。」

 

路德嗤之以鼻,他沒放手之前,想都別想。

 

梅倫抹抹臉,把睡衣扔進垃圾桶,把地上的衣服折一折,等有時間再搬上去,穿著襯衫回床上時,路德已經睡著了。

 

「好命鬼啊……」梅倫很想戳醒對方,但是想想還是不要。

 

他可不想明天爬不起來。

 

 

 

隔天晚上,梅倫準備去上工,外頭的風呼呼吹,入冬實在冷啊。

 

「梅倫。」

 

「嗯?」

 

「外套。」拉

 

「啊?這個不是--」

 

凌空拋來一件衣服砸在梅倫頭頂,拉下一看,這不是他那時說喜歡軍裝綠的那件外套嗎?

 

話還沒說完,但是路德已經拐進花店後方了。

 

「謝啦!」喜滋滋的穿上外套,外頭的風現在都變得暖呼呼的了。

 

(完)

***

媽媽好甜(閉眼)

來發個文,店梅本《血棺》預購中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