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長梅倫】懲罰

※感謝R子願意讓我補完後面( 艸)補上R子家美圖的前情提要↓

 

雙手被領帶綑綁在背後,明明上衣都被扒光了,下半身卻還穿得整整齊齊,路德的襯衫只解開幾個釦子,卡在他的雙腿間伸手揉捏著他胸前的紅點。
「嗚......」忍不住扭動著身體,胯部隨著挑逗而慢慢硬起,就像路德說的,對象不是他還真的難有反應。
今日向他告白的女生開放的表示可以進一步,但他拒絕了,給予的親吻是應女生要求的禮物。
給了親吻就再也不准向他告白了。
哪曉得會被某人看見。
褲襠撐起曖昧的形狀,因布料及拉鍊的壓迫只能維持在某個角度,卻因刺激持續漲大著,想解開但雙手不自由,但路德明明發現了卻視而不見。


「幫我......解開拉鍊......」忍了一會兒,青春期躁動的情慾如燎原大火燒得他全身上火,燒得他盡力忽視羞慚後輕如蚊蚋的開口。
「你說什麼?」路德反問,惹得梅倫瞪他一眼,室內就這麼大,也就他們兩個人還聽不清楚,不是重聽就是明知故問。
但是想到沒有路德幫忙自己根本無法動彈,還是只能再說一次,大聲點。
「幫我、幫我拉開拉鍊......」
微尖的指甲輕刮過梅倫胸膛,在肚臍邊打轉帶起陣陣顫慄,下腹一緊,梅倫只覺得更難受。
「路德......呃啊!」
梅倫驚叫一聲,因為路德俯下身伸舌舔過肚臍,在腹部用力吮出吻痕。


掙動的雙腿被路德以膝蓋壓制著,彷彿在思考該如何煮出一桌好菜似的偏頭打量著梅倫,有太多太多的方法可以好好治治這個,惹得他吃醋的傢伙。
估且不論梅倫的出軌是有心還是無意,那其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已經做出的動作,比方說這雙唇就曾經印在別人嘴上。
「或許該用消毒水清洗一下。」路德喃喃自語,膝部挪個位置,直接用膝頭蹭著梅倫的褲襠,帶起更澎湃的情慾。
「別--啊啊......啊......」微痛引起的反應是積蓄更多的慾火,拚命想掙脫縛在雙腕上的繩索卻徒勞無功。「路德--」
仰躺著大口呼吸,梅倫像隻被丟上岸的魚不停扭動著,試圖在情慾的催化下努力保持理智跟呼吸節奏,顯而易見的,並不成功。
因生理因素眼眶浮現一層水霧,矇矇矓矓的只覺得路德離他很遠,以前總是任憑四肢交纏著,甚至像要讓對方窒息般較勁的親吻著。
張口想呼喚,腦袋卻跟漿糊差不多,路德知道對方想要什麼,一個親吻,或者是更激烈的挑逗著。
這是他開發的身體,他怎麼可能不曉得。


俯下身,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鼻息,卻停在唇上一吋,不肯乾脆的親吻。
「想我吻你嗎?」
「......想。」潛意識的微啟雙唇,胸腔仍大幅度的起伏著。
「我想不需要吧,」路德輕笑幾聲,緩緩起身,「反正有這麼多女生期待與你接吻。」
「不是那樣--」梅倫腦袋警鈴大作,路德越是雲淡風輕的態度,代表事態越嚴重。
雖然路德才剛大方承認吃醋,不過承認了之後就大禍臨頭了啊。
「壞孩子必須接受懲罰的喔,」路德伸出一根指頭左右晃了晃,阻斷梅倫想說的話。「給你兩條路選,一個是你忍過今晚,或者你想射的話也請便,我不會阻止你,不過--」

「我會要你潤濕整條褲子才准下床。」

看著瞠目結舌的梅倫,路德勾起一邊的唇角。
他最討厭別人亂碰他的東西,也討厭他的東西隨隨便便的被人觸碰。

(完)
***
又是個跟R子討來補完的小東西( 艸)
帶了點調教懲罰意味的肉渣渣(艸 )
希望大家喜歡( 艸 )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