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50(微H)

※星際未來

※強攻誘受

 

「笨蛋。」

晨曦射入臥房,琛躺在床舖摟著熟睡的冀,看那渴睡的模樣,實在是個小笨蛋。

離在病房的聊天已經很久了,如他們所說的,維持著朋友的關係。

會上床的朋友。

冀在想什麼其實他也知道,只是吃了悶虧的自己,逮著機會也想作弄作弄對方。

原以為是自己得不到的關係,所以才念念不忘,但『吃』了好幾次,卻沒有膩煩的感覺。

冀就像一道他最想吃的甜點,讓他獲得滿足,覺得幸福,甚至想再來一次。

琛可以想見之後冀的暴怒,不過一報還一報,冤冤相報完才能進入正題。

「唔……」迷迷濛濛的醒來,冀動一下覺得腰快散了。

陽光真是刺眼哪……

「早。」琛輕快的嗓音伴隨著一個早安吻,從床頭櫃的水壺倒了一杯水,刻意的以嘴對嘴的方式餵冀,渡過的水讓發乾喉嚨的冀,忍不住想要更多。

「還要喝嗎?」一吻完畢,仍舊意猶未盡,琛輕輕啄吻著冀那張渴睡的臉,下腹部的慾望再次升起。

「嗯……腰痠……」比起喝水,冀更想要琛幫忙按摩一下腰部,他的腰快斷成兩半。

輕輕將冀翻過身,琛溫暖的大掌往下延伸,為冀按摩著腰部,得來一聲又一聲低淺的呻吟。

卻像火星落入油桶,琛的晨間慾望一發不可收拾。

低頭舔吻著冀的脊柱,得來冀的輕顫與白眼,下一秒冀硬是翻過身,扯著琛的髮絲深吻。

囓咬著彼此的唇瓣,腥甜擴散,大有下戰帖的意味。

得到『鼓勵』的戰帖,琛笑意更深,攬臂將人抱到膝上,接著發現冀的慾望同他一般,直挺挺的。

「沒想到剛睡醒,這裡這麼有精神呢。」彈了下柱端,得到冀掐著他臂膀。

「哼……」剛睡醒的冀其實脾氣不好,起床氣相當嚴重,不是呆蠢的不理人、就是很容易受到挑釁,而這時候的他探向琛的慾望使勁擼動著。「你慾求不滿啊?昨晚還吃不夠。」

「是啊,吃你吃不膩。」

抓開冀的手,琛一挺身將慾望送進冀的體內,昨晚殘留的愛液成為今早情事的潤滑劑,感覺到冀還在起床氣的狀況,半點也不肯放鬆似的較勁。

「唔……啊啊啊……」仰頭喘息著,琛忍不住在那伸直的脖頸上烙下一個個吻痕。

腰部的擺動進深得淺,彷彿要將所有都撞進冀體內的用力,攬在冀的腰後不讓他有退後的餘地。

「不……琛……琛!琛!」

指甲刮著琛的背,滲出一滴滴的血珠,冀忍不住緊緊抱著琛,最後在腹部濺出一攤白濁。

喘息未停,琛的衝刺持續撞擊,直到釋放在冀體內為止。

「呼……呼……」軟軟的趴在琛的肩頭,剛睡醒的冀又回去睡回籠覺。

琛將人抱向浴室,暖洋洋的熱水加深他想睡覺的慾望,放心的靠在琛的肩頭沉沉睡去。

「傻瓜。」攬著冀不讓人滑入浴缸裡,親吻著冀的鬢角,琛覺得自己很滿足。

還有一些時間,剛好拿來利用冀無聊的愧疚感,惡作劇般,小小的懲罰一下。

「慢慢睡吧。」

 

清洗完將冀放在床舖,琛伸伸懶腰,整裝完朝羅爭辦公室出發。

辦公室裡人人忙碌著,琛一人進到最裡頭的辦公室,羅爭只瞟了他一眼,語氣揶揄的說。

「看你春風滿面,吃夠本了?」

「不,沒吃飽。」意猶未盡,想再吃幾次。

「撐得過多久,三天?一個月?」羅爭隨口說著,手中動作未停。

「不知道。」琛聳肩,說出今天的來意,「冀可以幫什麼忙?」

「你想要讓他恢復之前的身份?」戳破琛包裝的假話,羅爭直搗黃龍。「可以,但他能做什麼?」他不養無用之人。

「你說呢?」冀的能力就那兩種,難道還能憑空升出第三種嗎?

「那種預言能力我可不敢恭維。」一年用不到幾次,何必。

「不一定是預言,你忘記他還有另一種更容易發揮的能力,讀心。」琛敲敲桌面,吸引羅爭的視線。「跟你一起出使外交的話,只要發揮讀心的能力,就能避免踏入陷阱。」

「這也是個好方法。」以前都把重點放在預言身上,其實如琛所說的,讀心能力更有用處才對,不過……「你以為那老不死沒這樣幹過?」

「怎麼說?」

「最早冀的能力顯現的時候,老不死就想將人當作外交官,但有次冀就是趁出使的時候偷溜,老不死才把人關起來。」

「原來如此,但這次不會了。」食指輕點下顎,琛胸有成竹的說道,「那時候冀會想逃就是因為處在囚禁的狀態,這次可沒有囚禁他,我覺得你可以不用擔心那麼多。」

「那麼你大費唇舌的提出這項建議的代價是什麼?」羅爭停下動作,雙手交握在下顎上,「想回去當他護衛?」

「如果你願意的話。」

「倘若我不願意呢?」

「我只好偷溜了。」

「嘖!」羅爭擺擺手,要不要放人走,再說。「你先顧好你自己,惹火上身可得小心了。」

對於羅爭,琛有自信他會放人,但目前更重要的是,得先解開冀的心結。

「自作孽啊……」

──玩過頭的話,還是得自己收拾後果啊。

 

(續)

***

呀哈哈終於來到最後一章O<<

喔有一點點肉肉,好害羞(羞扭)

草稿OVER在有點奇怪(?)有點機車(?)有點萌芽(?)的地方,還請不要打我TUT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