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x梅倫

※屬性:正劇,BER18

生前架空故事,作者有腦補/私設←←←

※出場角色有點多:馬戲團成員、柯布、導都人

試閱跳著放,不連貫喔!

 

試閱05

 

「梅倫。」在走回房間前,奇恩拉著艾莉堵住梅倫的去路,衣上還有幾滴血跡,「你也管管那傢伙,他剛才又暴走……」

「原來如此,但為什麼是由我來說?」梅倫眨眼,劃開生疏的微笑。

「你們同住一間房,你跟在他屁股後面不由你說由誰來說?管好路德那個瘋子!」奇恩啐了一口,激動的往前站一步。

「要是對路德這麼不滿,你們怎麼不集體跟團長抗議,或是跟路德抗議算了?或者你們根本沒那個膽,所以只好借刀殺人?那我可真不懂……你們到底是想殺路德還是想殺我,或者,兩個都是?」

「……你們兩個手牽手去死一死,皆大歡喜。」奇恩吐出最毒辣的詛咒,只要有路德跟梅倫在的一天,團長所倚重的就不會是其他人,為什麼只有他們可以隨意外出?為什麼團長都把重要事交待給他們?其他人就不足以勝任任務嗎?

奇恩不甘心,他也想要外出、想要得到團長的青睞,或者是像安亞一樣得到更多更多的藥品來增強自己……結果那些藥品只有團長、路德跟梅倫才能碰到那些藥品,他們一定得到許多賞賜!

「呵呵,」梅倫低笑緩步靠近奇恩,戴著白手套的手輕拍奇恩的頭頂卻更像在蔑視對方,輕淺的拋下一句,「我會告知路德。」

只見通道底端的淋浴間外頭擠滿了人,八成是路德在洗,其他人進都不敢進,或者該說,不肯進去。

其實那有什麼嗎?不就是一副肉體,路德平時頭上也沒有長角,怕什麼呢?

晃回房間,門一開就聞到一股血味,往桌上看去路德的鞭子沾染血跡,看來剛才真的發生一場混戰啊。

門再度開啟,只見路德全身水氣、頂著滴水的濕髮進來,慢騰騰的坐在床沿擦髮,梅倫晃過去把毒藥空瓶遞給路德。

「喏,你遺忘的東西,幸好我送貨過去恰巧看見,不要總是讓人幫你擦屁股。」

空瓶上頭陰刻著馬戲團徽章,原本是紫蘭色的藥劑已揮發完畢,剩下一丁半點的殘渣難以辨識。

「嗯?」梅倫再往前遞了遞,路德微瞟他一眼後卻是把濕毛巾扔給對方,翻身躺床準備入睡。「……」

梅倫沉默,有些受不了路德這種悶不吭聲的悶葫蘆個性,完全低氣壓真是令人受不了。

隨手把毛巾扔進洗衣籃裡,至於瓶子則放到櫃上,梅倫躺回自己床舖,待在熟悉的環境裡才能真正思考,他回想著自己看到的圖片,看起來很像是樓層的平面圖,不禁想起被困鎖在這個地方的自己。

若能離開馬戲團,離開魔都的話,他就能重新生活,多好。地面生活應該會不一樣,但至少他不會一直是打手,或許真的可以能好好的愛人、生活直到老死,真真切切的活過一次,為自己而活著。

不過……

側過身注視路德的背影,他說不清對路德的想法是什麼,他比誰都瞭解路德骨子裡的魔性與瘋狂,還有那股一直褪不去的殺戮慾望,哪天要是整個團死在路德手下其實不用意外,但路德最想殺的,除了團長席拉之外應該就是他。

知道彼此的弱點、看過彼此最醜陋的一面,梅倫與路德就像在照鏡子般,表面上看來人模人樣、裡頭卻腐爛不堪。奇恩剛才問,為什麼不手牽手去死一死?

這問題真是犀利,的確他們是不想活,卻沒有獨自尋死的勇氣。

但可笑的是他們也做不到兩人一起踏上那條執意的死亡之路。

真矛盾啊……梅倫輕笑出聲,也許他們都等著上天解決他們,好不容易活著,就算是在地獄底層也要繼續努力活下來,就算無比痛苦仍然為了再多呼吸一口氣而張大嘴巴,虛偽的人類如他們。

這世界醜陋得讓他們不想活,但梅倫拒絕只有自己死去……那太寂寞了,人家說死也要拉個墊背的對吧?

梅倫微微笑睡去。

 

***

呀哈哈請大家把這篇當架空故事來看吧(掩面)

純粹身體不舒服不想理梅倫的店長,還有死了都要愛被打被踹也不離開的梅倫(X)我要說……其實這一篇店長很溫柔了啦你們不要不相信我(痛哭)

然後現在好期待八月場趕快來喔喔喔喔喔──

好想上去玩(欸)

更期待阿羊把封面畫出來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看(吶喊)

不可免俗的來推一下預購……已哭

下次我會記得不要寫R18的(痛)

預購處: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1CLBnt0Zoq3HX3P9n425qXkKrFusKWIpbAd86dTmW0U/viewform

表單有稍微變動,加了一下扉頁跟血棺的封面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