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大隻叫艾依查庫,小隻叫(小)艾依
※算是之前那幾篇大小狗的後續吧
※聽話的小狗勾(?)不忍說
※仙O說衣服要裝在同一個衣櫃比較好(欸
 

 
「艾依查庫,你拿走我的外套嗎?」艾伯李斯特看著衣櫃裡明顯少一件的衣服,不禁思索著衣服是被誰偷走了,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在浴室裡刷牙的傢伙。
「嗯?沒有啊!」艾依查庫穿著一件白襯衫走出來,五指為梳般耙抓自己的金髮,「我拿走外套幹麻?」
「因為少了一件。」艾伯李斯特關上衣櫃門,轉身搜尋另一個應該存在的傢伙。「艾依呢?」
指的當然不是眼前這大隻的,而是另一個小隻的艾依查庫。
「不知道,不是昨天被大小姐拉去睡覺了嗎?」艾依查庫拉開另一邊的衣櫃門抓出軍服開始著裝,「不用擔心啦,好歹也是我啊。」
「......」就因為是你才令人擔心。艾伯李斯特把話吞了回去,某人完全忘記自己小時候可沒現在這麼勇敢。
「走啦,去吃飯,好餓啊!」艾依查庫率先走出門,空氣對流掀起了落地窗前的窗簾,艾伯李斯特隨後順手關上門。
 
不過一到大廳便發現聖女之子苦著一張臉,在看見艾伯李斯特之後便奔過來。
「艾伯艾伯,怎麼辦,小艾依不見了!」
「不是昨晚跟您一起睡嗎?」艾伯李斯特皺起眉頭,怎麼人會不見。
「是沒錯啊,可是我醒來的時候就沒看到他了啊!」聖女之子抱頭,弄丟了小隻的艾依查庫怎麼辦?該派大家去森林裡尋找嗎?「怎麼辦,他會不會亂跑結果被伯恩的烏波斯捲去吃掉?」
「大小姐,烏波斯的手還在老哥身上怎麼可能會吃掉小狗嘛!」弗雷特里西爽朗的吐嘈著,無視於伯恩哈德的殺人視線,「烏波斯應該比較喜歡吃成熟入味的--嗚喔--」
弗雷特里西承受來自伯恩哈德的重擊,倒地抽搐,伯恩哈德拿起掛在腰間劍眼看就要使出攻擊,一旁的利恩趕緊撲上去制止。
「大家還要吃飯你們要打出去外面打--」
「老、老哥好狠啊我的心口--噗喔--」
 
對那廂的鬧劇充耳不聞,艾伯李斯特開始思考有哪些地方是小艾依查庫可能會去的地方。
「會不會跑去森林了?還是要叫艾依查庫聞一下自己的味道把人找出來?」
「大小姐我可不是真的狗啊!」艾依查庫聽到大小姐的提議後,忍不住出聲抗議,「反正肚子餓就會自己出來了啦!」
艾依查庫對另外一個自己,不知道是太有自信還是覺得太過麻煩,完全沒在擔心的,頗有事不關己、管它去死的味道。
「艾依應該不會自己跑出去,他沒那麼大膽。」艾伯李斯特否決這項可能性,小時候的艾依查庫不但怕黑還會怕鬼,叫他自己一個人跑去烏漆抹黑的森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不過......」
「盯著我幹麻?我絕對不會像條狗去聞味道的!」艾依查庫嚴正拒絕。
「誰跟你說這件事。」艾伯李斯特沒好氣的睨他一眼,「我只是在思考,如果是你的話,會怎麼做而已。」
「你說在陌生環境喔?當然是跑回熟悉的地方啊。」艾依查庫想也沒想的丟出回答,基本上昨晚房門沒被敲響才奇怪好不。
經艾依查庫一說,艾伯李斯特才想起今早衣櫃門是打開的,而陽台門也是微開......老天,不會吧?
艾伯李斯特快速往房間走去,後頭跟著不明所以的艾依查庫及大小姐,艾伯李斯特這麼急匆匆的,莫非是知道消失的小艾依查庫在哪裡了嗎?
 
推開房門,陽台的窗簾正微微飄動著,艾伯李斯特快步拉開落地窗門,只見小艾依查庫裹著他的軍裝外套縮成一團,睡得還算安穩。
「果然是在這裡。」艾伯李斯特把在外頭睡了一夜的人抱進室內,不太懂為什麼明明落地窗沒鎖、人都已經可以偷偷進來摸走外套,為什麼不在裡面睡覺。
「真是個笨蛋,居然在外頭睡。」艾依查庫大步上前,一手抱過艾伯李斯特懷中的自己往浴室走去。「洗完澡才能上床睡覺!」
「啊!我知道為什麼小艾依查庫會不見了。」聖女之子靈光一閃,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嗯?」艾伯李斯特聽著浴室裡,大隻小隻正在喊叫。「怎麼說?」
「小艾依昨天跟我一起睡的時候,就說他想睡你旁邊可是被趕出來啦,想回去可是你說不行呢!」
經聖女之子一說,他才想起自己似乎真的講過這樣的話,因為大小兩個為了一張床吵個不停,最後他叫艾依查庫去睡沙發,剛好聖女之子想跟小艾依查庫一起睡,也就順便讓小隻的過去了。
吵鬧中好像的確說了這樣的話。
傻孩子。艾伯李斯特搖搖頭,笑看被艾依查庫抱出來的人。
「艾伯早......哈啾!」小艾依查庫揉揉鼻子,還是忍不住對艾伯李斯特展露一個微笑。
「早。」
 
(完)
***
嘛啊小狗勾小狗勾,裹大衣睡覺的小狗勾最可愛了,耶
實話說我也不知道這個會寫多長的說,大概就是有靈感就寫吧XDDDDD
嘛,請無視最初的BUG,我還沒打算修稿(挺(理直氣壯個P)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