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x梅倫

※屬性:正劇,BER18

生前故事,作者有腦補/私設←←←

※出場角色有點多:馬戲團成員、柯布、導都人

試閱跳著放,不連貫喔!

 

試閱07

 

梅倫可沒忘記之前路德總是下手不知輕重的把襯衫撕爛了,或許是因為疼痛讓路德無法做出其他舉動,但至少仍舊是順利的讓梅倫把兩人的衣服都脫光。

路德並不覺得冷,相反的他全身發燙,每一寸皮膚每一個細胞像要衝破些什麼而叫囂著,他知道身旁的人是梅倫,但也僅是知道,在這種時刻其實身旁是梅倫或是其他人其實沒有太大差別。

都只是失去理智之下的受害者罷了。

緊鎖著聲音的唇間迎來一點溫熱,梅倫跨坐在他腰腹間俯下身親吻著,綠棕眸笑意點點拋來無聲的邀請,褪去襯衫的肩頭缺了一塊肉,傷口四周結疤扭曲。

「很痛?」

「……」

「死了也是種解脫。」梅倫喉間低笑幾聲,指尖從腰腹一路往上揉轉著,直到最後與路德十指交握,「所以,你還要忍耐什麼?」

路德緊閉著眼後猛然睜眼,藍眸染上一層血紅倒豎著,和著喉間一聲低沉的嘶吼惡魔角竄出頭頂,掙脫交握的十指路德直起身掐住梅倫往反方向倒去,一把拉開對方的大腿,腿間的慾望直直的撞到甬道深處。

頸動脈被路德掐住,梅倫用力吸氣卻不敵截斷他呼吸的掌,下身脹滿的感覺如剛從火爐抽出來的滾燙鐵杵在身體裡四處翻攪,他聞到路德聞不到的血味,伸出手扯住路德披散的長髮,就算死也要再得一個吻。

交纏的雙唇除了舌甚至還有齒,鼻間的悶哼入不了兩人的耳,梅倫只覺得自己被頂得移位,又忍不住抬起腿費盡最後一絲力氣勾著路德,直到放開頸間的手他猛然大吸一口氣不斷嗆咳著,彷彿連心肺都要咳出來的用力。

他們隔三差五的總要上演著試圖掐死對方的戲碼,不管是在睡夢中或性愛中都好,巴不得對方先死一死,死在自己的掌下吧,只是最終仍舊鬼使神差的鬆手,每一次每一次都重覆著這個步驟,膩煩、厭惡卻又相容彼此。

掌下的是溫熱的身體,隨著律動節節升高的體溫,在路德掌下如一朵盛開的花,引誘著他下手摘取然後蹂躪,讓掌心都佈滿花瓣的殘液,沾染了滿手的花香直到埋葬。

突地梅倫直起身張嘴在路德鎖骨處狠狠咬上一口,路德吃痛的低吼一聲,竟是將梅倫整個攬到腰際,由下而上的貫穿對方,雙方都在彼此的背部以指甲劃下一道道抓痕,由於體位的關係進得很深,過多的歡愉與激烈的律動讓梅倫很人類的想要逃離,只是路德攬在腰際的手在察覺到他的意圖時,緊緊勒住並猛然往下一壓,瞬間讓梅倫大叫出來。

梅倫說不出來那種感覺,不是他認知上的疼痛,只知道莫名的感覺漲滿整個身體整個心窩整個腦袋與四肢百骸,呼吸有些跟不上律動的節奏,路德的眉頭卻仍緊皺成一個川字,是還再忍耐什麼嗎?或是痛楚真的這麼難以忍受?

輕輕的笑出聲,他很想告訴路德,會痛很好、能感受到痛楚該是一件令人雀躍的事情。梅倫從不知痛為何物、不懂為何因痛而哭泣,他從來就被訓練得只會微笑,他的世界就跟撲克牌裡的小丑一般,戴著笑容面具演出服從的滑稽戲。

聽到梅倫詭譎的笑聲,路德在喘息之間探舌,輕輕的舔過對方額際滾落的熱汗,沒有味覺嚐不出滋味,對方脖間青筋突起頸動脈汩汩跳動,用鼻尖磨蹭著齒間輕咬著,路德很想、很想要咬破血管綻放一朵朵血花,讓對方頹倒在他臂間,一如他不愛的花在衰敗之時仍會親手埋葬。

路德不愛這個世界,但存在的理由有時連自己都找不出,或許是因為遭遇這麼大的苦痛都沒有死去,殘喘的存活下來要尋死也顯得困難;又或者,他終究捨不得也不願意只有自己孤身踏上這條死亡之路。

「路、路德……」微張的唇吐出潮濕的氣息,梅倫緊攬著路德的肩膀,輕啄著對方的唇瓣向下延伸到鎖骨,那上頭有他咬出的傷口,一下又一下舔舐著,然後找到彼此的唇再次交換著津液。

只有這一剎那,他們不再若即若離如此親密,真真切切的,誰也不虛假、不冷漠,所有的嘲諷與唇槍舌劍通通消失。

路德與梅倫的存在也許就奠定在擁抱的時候。在每一個真實的令人感到窒息的擁抱之中。

 

***

最後一篇試閱!

嗚嗚嗚後天就要收預購單囉,一起集氣希望可以看到美美的封面圖達陣XD

其實這本也就三處H,並不多……但是阿襲是好寶寶,所以得含淚寫上R18警告標語Q^Q

不管如何,CWT34都歡迎來玩喔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