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4|原創小說本】《Tatoo》試閱01

※本篇故事為半架空,地名及事件等皆為虛構

※試閱並未照順序

 

方磊點頭,沿路看著市區塵沙漫天,突吉利斯首都一直被認為是碧海沿岸最美麗的城市之一,白色的建築物沿著一千九百多公里的海岸線綿延,而突吉利斯的政經要地也都集中在此。

相較於北部的富庶,突吉利斯的東部、西部及南部都是三不管的沙漠地帶,除了一些石油井跟綠洲形成聚落或村莊之外,沒有人願意進入,畢竟沙漠日夜溫差大,夏季平均氣溫三、四十度,若是剛好遇到沙漠熱風襲擊,可高達五十度以上;然而冬季只有十幾度,驟變的溫差並不怎麼適合人類居住。

不過現在因為動亂的關係,方磊沒看到旅遊手冊所說的,首都那海天一色的美景,而是看到路邊停靠著一輛輛戰車,大部分的商店都關門逃命深怕被流彈打中。

一手攬著相機包,他想下車拍一下這肅殺前的空曠街道,還有慌亂不知所措的人們,眼底佈滿絕望而坐在路邊的老人,可是他也只是搭著車迅速通過街道,直奔領事館。

巴斯中尉遞出通行證,帶著方磊等人急急步向會議廳,經過層層關卡終於看見其他記者,落座後遞來一份資料,是有關於突吉利斯軍政府的聲明稿,他們這些戰地記者可以隨戰車深入戰場取得第一手資料,但交換條件是撰寫的稿子必須經由軍政府審核過才可發佈。

記者們面上神色不定,有的是擔心自身安危、有的則是不滿文稿被箝制,方磊淡然的掃過後,在意願表上簽署自己的大名,彷彿像撒旦投降般的以靈魂獻祭。

新聞正義?公平?說實在話愛莫能助,既然軍政府敢提出讓他們隨車跟隊的提議,自然是已安排妥當,除非他們自己私下跑去採訪,否則都不是真實的。

方磊撫摸著手腕的刺青,來這裡是好是壞,他也不曉得,只是覺得,沙漠的荒蕪多適合他這麼一個被放逐的人。

如方磊所料的,他們這些簽署意願書的記者們隨即被趕鴨子上架般,搭上另一台軍用車往市郊開去,才剛到首都不久又匆匆的離開,來到東南部瀕臨無人沙漠最近的城鎮。

軍政府安排他們住在一間三星級的飯店,還各配一個中尉聽候差遣,實質上根本是在監視他們的行動,這讓一些記者頗有微辭,不過人在屋簷下,哪能不低頭?

相較於其他人的抱怨,方磊並不介意這些,他本來就不打算亂跑,更何況這裡可是戰亂之地,軍政府跟幾支反叛軍蠢蠢欲動,連飯店業者都告訴他們沒事不要出去。

方磊會坐在飯店房間的陽台,眺望極遠處的沙丘,什麼都沒有的荒蕪地帶,看不見生機與未來,他覺得沙漠是一個令人感到窒息的地方,其實他跟那些飽受戰亂之苦的人沒什麼兩樣,就算逃到地球另一端仍舊逃不出生天。

他們走不開,他走開了卻不算真正走開。

偶爾外出時,巴斯中尉還會兼職地陪,對方磊而言可說是一大幫助,實話說有軍人的陪伴走到哪兒都是可以通行的,於是在軍政府決定帶他們這群記者上戰場前,趁還有命時到市區走走。

有商家將電視機拉到外頭,當地媒體反覆播放軍政府安撫人心的話,軍政府發言人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鎮壓反叛軍等,方磊瞥了幾眼便轉頭繼續謀殺底片。

走往幾個經過零星戰火的頹壞街道,砲彈滿牆轟出如蜂窩般的洞,老人漠然的撿拾可用的東西,眼底一片死寂,方磊蹲在牆角快速按下快門,喀嚓喀嚓的響起,巴斯中尉說明這個城區差點被反叛組織佔領,幸好被他們打了回去才得以留下一方淨土。

其實,哪裡算得上是淨土呢?

被轟炸過的房舍只剩下半面牆,燒焦的房子只剩下鋼骨結構,路面炸出一個個凹凸不平的洞,如果這是成為淨土的代價未免過高,甚至於是死了多少人才得以保有這個街區?

方磊在這個地方真切的感覺到生命無常,人類如同螻蟻般脆弱的要命,天氣炎熱,他停下拍照動作想走進店家歇腳,迎面與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打照面,大概是為了阻擋風沙的緣故,男子纏著遮到鼻間的布巾,琥珀到近乎淺金的眼直直的看進他的黑瞳,一瞬間讓方磊停下腳步。

突然,一聲悠長的嗡鳴劃過天際,在方磊還沒會意過來之前,男子反應靈敏的撲倒他,隨即一陣巨大爆炸聲響徹雲霄,熱浪掀起陣陣飛沙走石蓋得他們灰頭土臉。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