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隨筆。
※小片段。
※阿冽太太這個可以抵債嗎(欸)
 
 
一切都是因為那一劑試管「不小心」的掉落。
從高空落下砸在絨毛地毯的剎那,梅倫心中有著莫名的快意。
縱使必須付出代價,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輕輕的鬆開兩指。
「不小心的,真是,抱歉啊。」梅倫轉過頭,勾起一邊的唇角,全然沒有歉意的口頭抱歉也不過是虛偽的客套。
他們本身就是一種虛假。因此說出口的話也是假的,這也不為過,對吧?
路德側過頭看了梅倫一眼,與其順著對方的意破口大罵,還不如視而不見來得有效果。
反正誰做的,就由誰承受。
「今天是下紅雨嗎?偉大的路德店長、奸商的路德店長,竟然對於自己的物品這麼不上心?」梅倫掛在嘴角的笑意,隨著路德的沉默緩慢凝固,最後他邁步向前,直到膝蓋抵上窗邊的貴妃椅,不經意的觸碰著路德的大腿為止,「這麼好心的不追究我那小小的『不小心』?」
路德的回應是難得輕柔的將指扣在梅倫下顎,緩緩的將對方的臉龐抬起,那雙如海似的雙眸審視著,又輕輕放開,低頭繼續看著書。
「......信不信我回頭砸了你的店?」梅倫覺得自己的理智線被一針針挑著、刺著,活動著手指,他真的考慮這麼做。如果這是唯一能得到回應的方法。
「你已經這麼做了。」路德啪的一聲闔起書,一手推開梅倫試圖以手臂與身體架構出的牢籠,腳步帶著衣擺往商店深處走去。「偶爾你想在這裡撒野,我也不會反對。特別在你已經動手了之下。」
「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的包容啊?」梅倫擺弄著桌几上的花瓶,伸指一推,在路德腳步踏地的同時也在地板砸成片片,清水染深地毯顏色。
「包容?隨你以為。對付你,沉默才是最好的手段,魔術師。」
「......」
「如果我不回應你,你的把戲也就只能淪為自娛,」路德在踏上二樓階梯前,轉過身以一個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著梅倫,看那冰凍在棕眸深處的憤怒緩緩解凍,自此才真正勾出一抹淺淺的笑意,「至於一個沒有觀眾的魔術師,還有存在的必要與價值嗎?」
「你那張嘴怎麼還沒被縫起來?它存在在這世界上的價值只剩下親吻而已。」梅倫不甘示弱的踏前,指與指間已挾住一張撲克牌。「路德店長,枉費你為店長,下次記得先毒啞自己你的生意會更好。」
「我的本業是什麼,你應該最清楚。」路德拋出一朵譏諷感極重的笑意,指指破碎的花瓶後離去,「自理。」
--馴獸師的工作就是馴服所有不服從的生物。
就算是非生物,亦是如此。
 
 
(完)
***
嗯................突如其來想寫,所以很短。
知者恆知這篇生出的理由(撐頰)
不知者就不用問了(撐頰)
感謝鍵閱,可憐的梅倫(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