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庫恩 X 店長 ←你沒看錯,不適者往X走

※有一些R18

※阿冽生賀,有問題找她(欸)

 

近來星幽界氣候異常,原本是陰霾遍佈但還算穩定的天氣卻開始下起暴雨,雨下整日讓人都快從骨頭開始發霉,聖女之子因雨而停止征戰,戰士們也得以放個假,有的在房裡睡大覺、有的去外頭走走逛逛,庫恩就是後面這一種。

編著湖綠長髮辮的庫恩如常穿著他那一襲有釦等於沒釦、釦也了準備隨時脫的白襯衫,腰間那柄西洋劍隨著步伐微晃,緊身長褲包裹著修長的腿,在褲襠及大腿各綁著護具,反折的靴子發出叩叩的聲響,慢騰騰的走過走廊直到盡頭那扇緊閉的紅門前才站定。

抬手輕撫著門板,庫恩低低的笑了起來,笑聲藏在喉間發出輕微的震動,緩緩推開門,商店裡的擺設一如往常的整齊像時間被禁止一般,左手邊有一扇大落地窗,天鵝絨的窗簾被金色絲帶扣在兩旁,外頭的狂風暴雨讓室內的小燈顯得幽亮,明明該是如此吵雜的環境卻帶著一絲微妙的靜謐,讓庫恩的腳步潛意識的放輕怕是驚擾了什麼。

庫恩一眼就看見日日忙碌的商店主路德,正斜躺在窗旁那張鋪著酒紅套布的貴妃椅上頭,閉著眼落入沉睡的海洋中,真難得在打瞌睡啊,或者該說是浮生偷得半日閒?庫恩的微笑擴大,紅舌磨著自身尖銳的犬齒,他是需要一點點的疼痛讓自己不要那麼亢奮。

天曉得,路德這副毫無防備的模式簡直誘人摘取,縱使是有毒的罌粟也無法阻撓庫恩。

死就死吧,越鮮艷的花越毒,後勁也越強,能死在美麗的花下也是一種幸福,死了也甘願。

庫恩越接近路德就忍不住屏住呼吸,他就像個要抓美麗蝴蝶的人,為了避免驚醒蝴蝶而小心翼翼的前進,甚至最後一段路是膝行前進,直到抵達貴妃椅旁。

他真的,很喜歡這樣安靜而有氣質的男人,明明就跟女孩子一樣的美卻又不容人忽視其是男子的身份,跟宅第裡另一位中性美人庫勒尼西不一樣。至少庫恩從未把路德錯認為女子過,但能勾起身為「征服者」的他的興趣,從來也不侷限在性別之上。

路德胸膛微微起伏,紅唇豔豔誘得庫恩輕輕貼上吻著,就算會吵醒人也管不著了,感受到底下人的掙動,庫恩變換著角度唇瓣碾壓著唇瓣,直到對方因喘息而雙唇微張時,靈舌勾著對方將這個吻慢慢升溫變成一個法式熱吻,水聲嘖嘖、唇角因著角度溢出一點濕潤。

良久才退開的庫恩人早已坐上貴妃椅的椅沿,半身伏在路德上頭遮去微光,前額的綠髮流洩更像綠簾幕包圍了路德,他舔著上唇,犬齒下意識咬著下唇內部,直勾勾盯著路德眼神散發熱烈的情慾,鼻息漸重。

「有事嗎?」路德面不改色,藍綠色的眸子半清明半迷濛,倒也沒什麼不悅,早在門板被推開時已意識到有人進來,但他難得休息便也不想理會來者是誰,至於被奪走一個吻而吵醒......

「這麼美麗的人就躺在眼前,不有些動作來膜拜這份美麗實在太說不過去了啊。」庫恩不是沒看見路德眼中的清冷與一絲不屑,只是他更期待那雙眼染上情慾的時刻,一定比現在更為耀眼,像燦燦的藍寶石折射出美麗的光一般。

「那膜拜完的你可以滾了。」路德感覺自己的身體還不算饑渴,口有點渴,可能睡了一小段時間,而外頭風雨未停歇也就不用去澆花,而商品他一大早便整理好了。

「可是我想更深入的......瞭解一下你,也讓你瞭解一下我。」庫恩低低的笑著,指尖從路德臉龐輕劃到下巴、頸側,順勢拉鬆路德的領巾,一個個挑開襯衫鈕釦,直到露出底下的肌膚為止,他是很想整個扯開襯衫與背心,想像著崩落的鈕釦彈飛的畫面使庫恩身體的燥熱度再次上升。

路德就只是懶洋洋的躺著,全然感受不出他的緊張與憤怒,像正在剝除他衣物的庫恩不過是個幫他更衣的男僕罷了,而庫恩抬起他的手輕輕囓咬著指尖、舔舐著他的掌心,十足十的調情味。

「噯......天氣這麼好,來做點更快樂的事吧。」庫恩發出邀請,並思考著要不要直接扯開這件布料厚實的外套,有些礙事呢。但在他雙手魔化準備施力前,路德橫來的一眼明擺著不准對他的外套施暴,他只好悻悻然的解除魔化狀態。「你不會要穿著衣服做吧?我比較想要......剝光你,讓你赤裸裸的。」

「我為什麼要讓你做?」路德撐起半身與庫恩面對面,語氣不算拒絕但也不熱烈,像是庫恩沒個好回答那就別想有下一步。

庫恩偏頭思考了下。

「嗯......餓了就要吃這是本能,生理慾望想排解也是本能,遇到美麗的事物想追求這也是本能,你問一隻野獸他為什麼要進食這根本毫無意義。」

「所以你是枉為人型的野獸。」路德反唇相譏,「浪費材料。」

「噯......人型好啊,才能夠得到更多的快樂。」庫恩撥開那頭銀捲髮湊上前輕咬著路德脖頸,褪下他的赭紅外套及襯衫,在略顯削瘦的身體留下一個個紅印。「我也可以讓你得到更多快樂啊。」

路德淡然一笑不作聲,只是難得的沒抗拒庫恩過於親蜜的舉動,讓庫恩又驚又恐又喜,想思考到底是為什麼這麼順利的便讓對方接受自己,但又覺得這種事情實在不適合於現在思考,好煞風景。

慢慢的讓路德變得赤裸,庫恩發現對方真的沒帶任何武器在身,這讓他更為訝異,之前在商店裡作怪路德可是拿起鞭子賞他幾鞭,毫不留情的,現在居然沒有任何東西,更令人難以置信。

但美食當前也騰不出腦容量深思,尤其是在路德這麼配合的情況下,還是早點把人吃掉比較實際,不然反悔可就虧大了。

舔濕自己的手指替路德擴張,換來一聲悶哼,庫恩是很想暴力的、草草擴張後就把自身的灼熱挺進路德體內,但是美麗高雅的事物不應該被糟蹋,更何況也許這次完之後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呢!

庫恩全然沒發現自己小心翼翼的想要討好對方。至於有所察覺的人也默不作聲的看著。

「我要進去了。」

一寸寸的推進自己的慾望,就算擴張過也緊得難受,但又讓他更為興奮,路德的鼻息漸重,臉龐與額際也緩緩現出紅暈及汗珠,將人往後壓在椅墊上頭,庫恩從一開始的淺淺的抽插到後來越快越大力的抽送,貴妃椅椅腳也因為庫恩頂送的力量而位移,摩擦在地毯上頭發出鈍音。

卻比兩人的喘息還大聲。

庫恩邊動作邊啃咬著路德的唇與脖子,探手撸動著路德的慾望直到直挺為止,見對方眼神染上一層生理淚霧,庫恩不禁覺得滿足,至少還是有慾望的。

抽送的時間多久沒人實際計數,只知道在風雨稍停時兩人自身的白濁皆釋放出來,庫恩喘著氣異常滿足,見路德臉龐也是微紅正喘息著,俯身想吻卻被一掌抵住,緊接著往後推去又自己坐起來。

「如何,要不要再來一次?」

「爛透了。」那句回應著實讓庫恩有些咋舌,不太能反應過來剛才明明也有射精的人,居然批評他的技巧,然而站起身背對著庫恩拾起地上衣物的路德,一回身伴隨著抽劍出鞘的聲響,將庫恩的西洋劍貫穿對方胸膛,力道大到把人釘在貴妃椅背上。「我最討厭聽不懂人話的瘋狗。更何況--」

路德看著庫恩掙扎著想要拔劍,但血越流越多讓他力不從心,路德終於露出一個真心的微笑。

「誰准你碰我了。」

 

(完)

***

誰再敢給我點店長受我就讓他被車碾被機械馬踩!

好的,先預祝阿冽ㄉㄉ福如東海受比南山萬受無僵~

這篇東西就是他跟我點的庫店R18,對不起我寫不出其他的店長了,我家店長就是這德性(欸)

很遺憾這是個悲劇(被打)但我為阿冽祝福的心是不變的!

我家湊不起這兩隻別逼我(痛臉)

店長就算是受也是S受啦(痛臉)

但我還是寫店長攻比較適合我的手感啊(痛臉)

好啦還是祝阿冽生日快樂然後養傷重要(拍肩)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