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其實通篇都是王子啦,威廉是最後一段才有(欸)

※第一次寫王子個性O<<

 

閉上眼就能夠睡著 別來打擾了 為什麼 你憑什麼問為什麼呢

 

銳劍橫過頸項,猩紅血液從割斷的血管噴灑,活體的血帶著溫暖的熱度如久降的甘霖落於大地,戰場上刀劍相擊奏出一首存亡的樂曲,喧鬧到極致將化為真空般的寧靜,他聽見別人聽不見的聲音,血液、心跳、氣息順著刀刃傳遞,他用他的刀感受著生命活著的力度與死亡的寂靜。

越是喧嘩、越是孤寂、越能專注。

他追求死亡的安寧,分派到戰場背後的用意是惡是善無須在意;站在第一線是為了承擔使命或是因為一己之私,也全然不重要,死亡才能真正撫平他無來由的躁動,從靈魂深處的吶喊鎖在人形的框架中,唯有此時此刻此地才真正的放縱自我、揮舞的兵器如旋舞般他自得其樂,抿緊的唇瓣旁是旁人無法察覺的笑意。

活著是追求死亡的過程,血腥是裝飾品,哀鳴是樂曲,恭迎死亡之刻的來臨。

最後的最後究竟是死是活並非重點,他本該葬生在戰場上,有數以千計的屍骨陪葬並不寂寞。是誰拚盡一切將他送回國,又裝上義肢鎧甲偽裝成平安無事的模樣,這一戳即破的假象多麼可笑,他寧可流放也不願成為被人操縱隱形絲線的木偶,他擁有的不少、失去的也不多,追求的只有一個。

讓他閉上眼沉睡,安安靜靜的睡去,誰也別再問為什麼。

母親,妳又何必假意詢問。

因為誰也不理解他為了什麼   。

 

我不是失敗者 僥倖的唱著歌 我生命也有幾分飢渴 值得大聲的被歌頌著

 

睜眼的世界一片灰濛濛,天空永遠放不晴般陰霾大地,無生命的人偶、偶有交際的戰士、眾多的魔物,人偶說,他們是有執念的人死後才會到星幽界,只要完成任務、蒐集完記憶他們就能復活回到現世。

他的執念是什麼?現世裡還有什麼值得留戀?這些重要嗎?他的劍、他的身體、他的靈魂尋求的恐怕並非如此。

盡情斬殺叫不出名號的魔物,投入戰鬥裡撫慰自身的煩躁,得到碎片換取多少記憶,眾家戰士汲汲營營的事對他而言只是更加深他對自己的認識,他的血渴求更多鮮血、他的生命追尋著死亡的終點。

而記憶中如失敗品般摔落在地,爾後被母親一刀刀刺殺的景象偶爾重現,過去像齣鬧劇他在裡頭扮演丑角,最後如蟲被踐踏後丟棄。

若要問他為國家做哪些貢獻,或許站在戰場前線會成為他唯一的偉業,他對死亡的渴望與鮮血的饑渴成就戰功,這多麼諷刺且可笑,總令他聲帶振動發出輕微的笑聲,牽動支著頰的手臂甚或蔓延至全身。

但這些都無妨、無礙,他想要的從來只有一個。

而在這安靜的恰如墓園安寧的世界,他所尋求的事物似乎就在這裡。

 

我不是勝利者 驕傲的在高歌 我不稀罕那昂貴的資格

 

「殿下,屬下打擾。」輕扣門扉的聲音將他從追溯過往中喚回現實,橘髮的男人進房朝他行禮,過去的記憶裡這個人的存在若有似無,淺淡的如一朵浮雲無法確實的烙刻於心,但在星幽界裡朝夕相處倒也記得幾分。

或許該歸功於對方三不五時的出現在視野裡,又是那一頭鮮艷的髮色與一具已死亡的身軀。

「殿下,請著裝。」對方手中拿著一套嶄新的衣物,深紫色的外罩、長褲、腰帶、反折軍靴、鑲著寶石的領巾,他在對方的服侍下一一著裝,直到最後一件披風釦在肩胛處才算完成,配件不少只是徒增形式,戰場上只需要有身軀跟武器,這些都是累贅。

「殿下,恭喜您要復活了,有您的帶領相信隆茲布魯王國必定興盛!」的確是即將復活卻沒有真實感,眼前人發自內心的喜悅顯而易見,祝賀也是誠心誠意,掌心撫上對方臉頰惹來圓睜的雙眸透露不解,連帶對他的敬稱也蒙上一層疑惑。「殿下?」

「你很期待復活嗎?」

「當然,殿下的復活必定──」

「我在問,你。」擺手截斷對方的話,他要聽的不是這種為他祝賀的話語。

「是的,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復活,繼續追隨殿下。」

「原因,庫魯托少佐。」

「……只有成為活人才能得到真正的死亡,這是我所期望的。」

「是嗎?」收回手,對方冰涼無溫的臉頰殘留在掌心,他退後一步拉開距離,披風劃出俐落的圓弧,轉身邁開追尋死於戰場的下一步。

 

「那麼,我不再需要你了,威廉。」

 

(完)

 

***

 

嗚嗚嗚王子復活後也太帥了整個是菜,昨晚跟朋友萌到根本失智失語(痛哭)

艾伯閣下當然也是菜但我還沒想到要寫什麼為他祝賀我想等狗勾出來再一起好了_(┐「﹃゚。)_

第一次寫王子清醒著啊……以前都只有寫他在睡覺(喂)所以是第一次抓王子的個性,超擔心的,大家要鞭我的話請小力一點_(┐「﹃゚。)_

至於文中的標楷字是出自於劉思涵的《僥倖者》,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適合,是有點激昂的歌曲,歡迎大家也去聽聽喔W

然後偷渡了一點點的王子威廉,嗯……為什麼會是這個END呢?大概是覺得對王子來說還是,不會死可以任他剖的威廉比較有實用性吧(欸)原本要讓王子做一些血腥事但我想還是算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_(┐「﹃゚。)_

那麼就到這裡,感謝鍵閱,我要頂鍋蓋去工作了我絕不會說我一早開工都在衝這篇_(┐「﹃゚。)_(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六月
  • 喔我看到王子整個就是......恩、發癲
    天啊現在的男人都要穿這麼騷包才能當國王嘛!!?
    王子你跟瑪爾一樣嘛啊啊啊!!!((鼻血
    總之就是帥到天怒人怨
    看這篇王子的個性總覺得就是...狂氣吧?
    就是那種...蔑視眾生的感覺
    如果沒有看後記,我還真不知道最後一句的意思哈哈
    殿下的心思揣摩不到啊(望天
  • 王子進化(?)後根本帥氣又優雅啊啊啊啊啊啊啊
    都快要帶著艾ㄅ跟狗轉職了啊啊啊啊啊
    帥到人神共憤沒天理啊啊啊啊
    這篇會狂氣嗎WWW
    其實我不知道耶,就只是這樣寫(爆)
    我現在覺得應該把後記那句砍掉XDDDDDDD
    我比較希望你們自己腦補呢WWWW

    襲音 於 2013/12/12 19: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