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CP:路德X梅倫

※屬性:正劇,牽涉數張R卡及腦補

※修稿ING,未來會增修

 

梅倫跟著路德來到馬戲團後方,只見維修工數次用電擊棒戳刺倒地的大象人偶,抽搐幾下後也不見更多反應,路德帶來團長的命令要將其扔棄,維修工聳聳肩要他們自己處理。

「現在該怎麼做?」龐大的大象人偶已經沒了意識,梅倫真不知該如何把這巨型物品扛去廢棄場。「要先拆解嗎?」

「運氣好的話,你我不用扛著這傢伙走。」路德找到象耳後的開關長按強制關閉,等了幾秒再次開機,他揮手要梅倫站遠點,在大象因開機而抽動四肢時,路德抽出掛在腰間的鞭子猛然擊地,就像往常上台表演般以長鞭為信號指揮動物們做出各項活動。

梅倫是不太抱希望的,因為大象倒在地上抽搐連站都站不起來,哪可能只靠路德的擊鞭就恢復。

「不要小看路德喔。」耳側突然出現對話,梅倫反射性轉頭,畢雷亞不知何時走到他身旁與他一同觀賞。「動物們很聽他的話。」

「就算是如此,那也是程式設定的,更何況大象已經無法動彈了吧。」

「你好像對路德很有敵意,你在排斥什麼?」畢雷亞側過頭抬眼看他,塗滿顏料的臉孔透著不解。「你們明明很相像。」

「排斥?我並未排斥他。」梅倫一勾唇角,真要說排斥的話是路德在排斥他吧。「還有,我並不覺得我們很相像。」

「如果不是排斥,那你大概很喜歡路德卻又不敢承認吧。」畢雷亞蹦蹦跳跳的,丟下一句讓梅倫難以反駁的話。「喜歡到眼睛都黏在他身上,連我站到你身邊都不曉得。」

梅倫張嘴欲反駁,倏地一聲悠長的象鳴響徹此區,大象在路德的指揮下竟真的站起來,巍峨如山落下一面陰影。路德以鞭擊地引導大象走往廢棄場,梅倫從未聽過路德以如此溫柔的嗓音鼓勵大象前進,明明那只是個壞掉的自動人偶,那態度卻像在對待人類。如海水冰冷的高傲男人理應不懂溫柔為何物才是。

是反差或是他認識的過少,以至於無法看清人事物的全貌?如果連自動人偶也有雙面的話,那麼,席拉呢?溫柔和藹的團長與毫不掩飾嫌惡面貌的團長,哪個更貼近席拉的本質?

梅倫彷彿踩踏在薄冰上頭,冰層底下的真相究竟是洶湧黑潮或是致命漩渦,全然未可知,宛如身處廣袤冰原中誰能夠給予他指引?視線投向前,豔紅的衣擺如旗飄掀,倏然灼傷眼眸般收回視線。停止聯想。

「我就說吧,」畢雷亞咧嘴笑道,「路德很溫柔的。」

「真是大開眼界。」梅倫順應對方話語挑眉,掩去方才走神的自己,依然不敢置信那真的是唇槍舌劍、目中無人的路德嗎?

「嘻嘻嘻,你快追上去吧,迴光返照的大象是撐不久的,你要去幫忙才行。」

梅倫在畢雷亞的提點下趕緊追上,捧著文件的布勞從帳篷內走出,一臉稀鬆平常。

「帶去廢棄場了吧?」

「大概走到半路還是得用扛的。」畢雷亞笑嘻嘻轉頭,「吶、布勞,哪天我們也會像大象一樣壞掉吧?到時會由誰把我們扔掉呢。」

「最好別指望路德,他大概只會拿藥水把我們給融了。」

「也是啊哈哈哈!」

跟上路德腳步的梅倫看他耐心的引導大象一步步走向最終的歸屬,外緣道路彎曲而泥濘,夕陽照耀將世界染成紫紅,向陽的他們影子落在背後拉得好長好長,人煙稀少、景物荒涼,若非鐵蹄踏地的重擊與幾近解體轟轟巨響,這條路安靜的堪逼死寂。

最終大象仍舊無法撐到廢棄場,砰的倒臥於地揚起一陣塵沙,梅倫以眼神詢問接下來該怎麼做,要用那條長鞭拖到廢棄場嗎?只見路德收鞭從內袋掏出藍綠色的藥劑,拔開瓶塞倒在其上頭,緊接著自動人偶的外皮迅速腐爛露出鋼骨,藥劑將填塞其中的人工肌肉全數分解,路德偏頭察看然後加重劑量,最後象型人偶就像掉進熔爐般只剩下鋼材。

「過來。」路德向他招手的同時,也動手將長鞭纏繞在鋼骨上頭。「剩下的撿一撿。」

梅倫低頭查看,大多都是剩下被藥劑融蝕斷裂的殘肢,他一個個撿拾抱了滿懷而路德逕自前進,餘落的只好等等再回來撿。

「你何不考慮拿輛推車或是跟你的鞭子綁一起拖?」鋼材在梅倫能扛動的範圍裡,但他得維持平衡才不會走一步掉三樣。

「等你如牠倒地不能動時,我會記得叫人把你拖到廢棄場。」路德皮笑肉不笑,單臂使勁將鋼骨拖向廢棄場。

說是廢棄場其實也就是座垃圾山,座落在第十二層東南方外緣的廢棄場面積橫跨多個街區,以平面的角度全然看不見盡頭,究竟為何會有這麼多廢棄物堆放、從何時開始堆放的這是個無人知曉前因後果的謎團,只知道沒有利用價值、無法回收再利用的物品便會被堆積於此處。

梅倫一踏進廢棄場幾道目光直射而來,以眼角瞥去竟是一些衣衫襤褸的老人直盯著他,腦袋不斷假設出各種可能性且在內部演練如何因應,路德置若罔聞的將鋼材拖往到垃圾邊緣停下收回鞭子。

「管理費……你們帶來的東西要收管理費……」當梅倫放下懷中物轉過身便是那些老人團團圍住他們,強硬的要跟他們收取金錢,一隻隻手掌攤向他們不斷要求,給、不給?

「路德?」靠近路德,梅倫想知道對方要怎麼做他才好配合。反正別叫他脫下衣物給他們就好了。

「這就給你們吧。」路德笑得都瞇彎了眼,懷中掏出的藥劑令梅倫心驚,不會要將這些人都融了吧?

但拔開塞子時一陣濃郁的花香隨風飄散,濃烈的令梅倫瞬間暈眩,而右臂一緊他被路德拖著踉踉蹌蹌的往前走,為了不摔倒在地他努力想控制腿部肌肉,腦袋的程式全然失去回應般,模模糊糊的聽見身後傳來痛苦的呻吟。

「這是……什麼……」乏力的四肢終是跌倒在地,除了被緊握住的臂膀外沒有其他施力點,地面軟得跟棉花沒兩樣,他清楚明白自己必是中了毒才會導致內部機能當機。

路德沒回應而唇瓣傳來一點冰涼,熱辣藥水灌入喉嚨簡直要灼傷自己,可是乏力的他無法逃離,漸漸的力量恢復且視野清明許多,他跪倒在路德那條紅西褲的腳旁,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紫靄替路德臉龐刷上一層深色,倏地天色全暗再也看不清對方的臉龐。

「……我們不能傷害人類。」梅倫仍在喘氣,但不禁浮現身為自動人偶的規定,那是烙刻在骨子裡的鐵則,不容違背。

「放著不管也不會死的,」路德話音清淺,帶著絕然的冷意比凜冽的冬風更為刺骨。「別撒嬌,站起來。」

不願服輸的梅倫抖著雙腿站起身,路德只是瞥他一眼後轉身疾走,他艱難的跟上腳步,他才不是會向對方撒嬌的人。

他不軟弱。

跌跌撞撞的追上路德,他一把扯住對方衣擺讓路德轉過身,換氣艱難的表達自己的憤怒。

「誰……撒嬌了……你看著……」梅倫幾欲脫力,全靠意志力撐下來,十指抓皺路德的大禮服外套,「我會、比你更傑出……更、受團長……重視……」

「那很好,你就這樣抱持著希望狂奔吧。」路德巧妙的施力雙掌托住梅倫下滑的身軀,「我們都在絕望的深淵等你墜入。」

路德的藍綠眸在無光的黑夜裡被吞噬,餘下的嗓音既魔魅又清冷,梅倫無法判斷這句話究竟是幸災樂禍或是預告他的下場,更甚者聽來像切身之痛,但他想,路德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因為無濟於事。

 

(續)

***

不要懷疑,店長開外掛(O(欸

不要問我到底把罐子藏在哪裡,大概是內袋內衣內褲裡吧(不

嗯……這一對,嗯……你們懂得,我覺得他們,還是,別說話吧(欸

沒說話就是他們最和平的時刻了,哩共丟唔丟!

有任何感想都歡迎跟我說說喔~

老樣子,繼續推推印調~

 CWT36】【UNLIGHT|店長梅倫本】《廢棄場》印量調查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波
  • 啊我放假了終於能來翻試閱了......
    真的欸這兩隻只要一講話就嘴砲wwwww
    最後....最後阿襲你說:老樣子繼續推印調那邊,
    我竟然看成老子繼續推印調.....(掩面)(ㄎㄅ
  • 恭喜放假XDDD
    超嘴砲的啦他們WWWWW
    老子續推印調好像也沒錯(欸

    襲音 於 2014/01/22 19: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