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X梅倫

※屬性:正劇,牽涉數張R卡及腦補

※修稿ING,未來會增修

 

時序推移,歲月如不停歇的齒輪往未來轉動,更如一灘活水流轉逝去而不可追,所謂的年齡對自動人偶而言沒有特別意義,頂多就是硬體須替換、軟體必須更新等狀況,人工皮肉不老不死,人類關心在意的衰老是過於遙遠的想法,他們或許能夠理解,卻無法真正瞭解衰老背後的涵義。那對人類而言是多麼多麼可怕的威脅,大多數的人拚盡全力與歲月搏鬥,這是一場註定有輸無贏的戰爭。

比起人類衰老、死亡、新生、成長,自動人偶沒有內在的崩解因此相對穩定,隨著技術的提升,自動人偶藉著晶片與程式的學習能力從模仿開始,漸漸的與人類同步。新型的自動人偶更為精巧、活潑且生動,學習的時間縮短但吸收速度提升,甚至能夠舉一反三為人類帶來更多便利性。

席拉當然不會放過新型的自動人偶,她陸陸續續購入並加以訓練演出,馬戲團的生意蒸蒸日上,她親暱的要求新人偶與她外出同行,三不五時將人掛在嘴邊。這種狀況馬戲團裡每個自動人偶都曾經歷過,從被人像珍寶般捧在掌心到鬆手跌落地面摔得粉碎,其中的親疏冷淡堪比刀鋒銳利劃過胸膛帶出一道瘡口,深得見骨。

路德還記得那天正好是狂風暴雨的日子,帳篷被風雨吹得嘎嘎作響,令人擔心是否會解體,路德剛加強花棚棚架完的他在回篷的路上淋得半濕,他抽起乾毛巾擦拭長髮,注意到理應在的梅倫不在。

同房幾十年,早清楚彼此作息,晚間若非有急事或團長相找,否則梅倫都在帳篷裡,更何況是這種刮風下雨的日子,怎樣也不會亂跑──不過團長相找這種事是越來越少,人類都是喜新厭舊的,有了新玩具誰會再施捨一眼給舊物。

這麼一來路德倒是想起今天梅倫拿了他的花,似乎是要送給席拉慶祝對方生日。

「路德,這花可否給我一些?」花圃一向是路德的工作範圍,鮮少有其他人踏足馬戲團後方的溫暖,因此當梅倫前來且向他討花時,雖然只是瞳眸縮放但不可否認自身的訝異。

「又要送團長?」路德招牌的銀長髮為了不妨礙工作因此束在腦後,放下花灑詢問,他一點也不想看心愛的花朵被人踐踏,瞥一眼對方掛在臂彎的紙袋,不難想像裡頭放著什麼,不外乎是送團長的生日禮物,至於長條物大概是酒類。

雖然自動人偶喝酒喝不出絕佳的評論也喝不醉,但助興的物品還真非酒類不可。只可惜梅倫要失望了。

「對。」梅倫掛在唇角的笑容半點也沒垮,未注意到路德眸中閃過的譏嘲。「大朵點,要剛開的。」

「別吵。」橫去一眼,路德拿起花剪將盛開的花朵剪下,捧到工作檯開始包裝,梅倫走馬看花的等待,今晚聽說會降下大豪雨,如果水氣足夠的話,說不定還會飄雪。「拿去。」

「謝了,下次需要幫忙就叫我。」意外發現今次的花束包裝得比往年豪華,莫非是大放送?

「不用。」路德清洗花剪,頭也不回的應道,從鏡面反射出梅倫瞠大綠棕眸的不敢置信,緊接著開心不已的捧著花束與禮物去等待團長的模樣,他盡收眼底,嘴裡喃喃的是未吐出的下半句。

──反正你也將面對現實,就當作是送你的「成年禮」。

路德的心思,梅倫自然是猜不透的,他加快腳步來到團長起居的主帳,然而裡頭空無一人──這是正常,團長生日那日總是跟著馬戲團裡的技師及人員大肆慶祝──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然後將禮物交給對方。

等待的時間相當漫長,烏雲漸漸吞噬銀月,空氣中傳來雨的氣息,透明無色的雨珠紛紛墜落將地面染成深色,擊打在堆放的木桶、在塑料篷面、在霓虹的招牌鐵柱上頭奏成一曲不和奏的走調樂章。

梅倫思考著自己究竟先該躲回去自己房間,還是繼續淋雨等待,又或者進團長主帳躲雨?主帳並沒有特別的鎖匙,最大的鎖便是團長的威嚴鎖住他們的輕舉妄動,然而他也並非沒有在未得到准許前進去過的經驗。

於是他掀簾入內,裡頭因雨而潮濕,梅倫熟門熟路的點燃香氛及燃起暖爐驅逐寒意,讓席拉回來時能夠迅速暖和身體。

將花束插在床頭櫃旁的花瓶,淡雅的香氣隨著氣流盈滿房間,旁邊的床舖斜落曖昧的光影,曾經在上頭擁抱多少春光,被誰恰似嬰兒的擁入懷中嗅聞馨香,順著香氣勾起滿室的旖旎。

梅倫微笑,剛想坐回帳篷門旁的椅邊繼續等待時,門口卻撞進一團人影,連忙探頭卻見席拉滿臉通紅的嬌笑著,雙手攀在他知道卻不熟悉的男人頸邊──知道的是那男人同他一般也是自動人偶,不熟悉的是對方是席拉近來剛購買的自動人偶──微醺的神情、迷濛的雙眼透著赤裸裸的情慾,梅倫相當熟稔那代表何種涵義。

「嗯……你怎麼會在這裡?」正當梅倫與對方面面相覷時,席拉似乎發現了不對勁之處,轉頭頭來看見梅倫時,秀眉猛然蹙起,碧綠的眼眸裡有著藏不住的厭煩,甚至於連詢問的口吻也顯得異常不耐。「你為什麼進來?」

「我……」席拉這種像看見垃圾般的神情,他曾經見過就此留在記憶中揮之不去,張口欲言然而他心心念念的團長並沒有聽他解釋的打算。

「出去!誰准你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不懂規矩的東西!」席拉大聲喝斥,揮舞著一手要趕梅倫出去,差點因重心不穩而摔落在地,潛意識的上前要接住人、下一秒卻結實的挨了一巴掌。「誰准你碰我的!」

席拉驚聲尖叫彷彿觸碰到穢物,回身抱著新的自動人偶要對方送她上床,於是便輕然的掠過梅倫身旁,白皙的臉龐上頭紋著一枚暗紅的掌印,低垂的頭令垂落的髮絲遮去他的神情,只有緊握的拳頭悄然洩漏無法宣之以口的情緒。

絲帶急速抽出造成重重簾幕如舞步般滑開,掩藏不住的蜜語及激情從帷幔傳來,宛如鐘響般讓他鬆開拳頭掀簾而去,滂沱大雨掩去他來去的足跡。

 

(續)

***

再過幾個小時就要進入新的一年啦!

所以今明兩天都會貼試閱慶祝一下!

先預祝大家來年都順利!!!

依然推一發的印調

 CWT36】【UNLIGHT|店長梅倫本】《廢棄場》印量調查

&

 CWT36UNLIGHT】里馬本《Pale》二刷意願調查

里馬本意願調查到**13日截止**,有沒有二刷就看這幾天惹

&

依然拜託大家填寫一下 不記名心得單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