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路德X梅倫

※屬性:正劇,牽涉數張R卡及腦補

※修稿ING,未來會增修

 

路德的訂單如期出貨。

這筆貨的品質比之前的都來得更好,重新在羅占布爾克掀起風潮,也為馬戲團帶來巨額收入,團長笑得闔不攏嘴,大力的拍擊路德的背部笑說做得好。

梅倫則感到奇怪,明明有一批原料被畢雷亞壓壞了,照理說量是不足以供應製成香氛,路德到底從何變出原料補齊?但任憑他如何追問,路德仍是淡笑不語,然後將他趕出實驗房。

「路德,你最近好像不太對勁。」在倉庫裡整理物品的梅倫見到難得回來的路德,終是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說出來。

「嗯?」回來拿物品的路德拋去疑惑的眼神。「哪裡不對勁?」

「說不上來,但就是不太對,你要不要回原廠檢查?」就算將路德近來的行為模式套進內部程式演算也得不出異常,但本能的梅倫感到怪異之處,或許該歸功於幾十年來的同床共枕。

「然後被送到廢棄場銷毀。」路德用著看白癡的眼神剮了眼梅倫,「你想太多,我如常運轉,我想是你的機械眼出問題該進場維修了。」

「你的眼神充滿鄙視,路德。」

「真高興你的機械眼還是有運作的,也許是你的腦袋出問題,還是送去維修吧。」

梅倫氣結,嘖了一聲後繼續整理箱子,因此沒看見盯著他背影若有所思的路德,藍綠色的雙眸如海水深不可測,探出的手倏地撫上對方的後頸──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尖銳的笑聲穿透倉庫門板,兩人同時轉身,路德收回輕觸過梅倫臉頰的手,起身邁出倉庫,畢雷亞手舞足蹈的在廣場轉動。

最近畢雷亞的狀態越來越糟,無法順利控制動作的他曾經幾次差點在舞台脫序演出,萬幸沒出大差錯,反而因其滑稽模樣讓觀眾紛紛鼓掌大笑;但下了台,維修工氣呼呼的拿著電擊棍棒猛力毆打畢雷亞,卻只是讓畢雷亞的動作更加不靈活──就像現在,維修工罵罵咧咧的猛然踹向對方膝蓋,砰的一聲揚起塵埃落定,因為無法自控,所以畢雷亞倒在地上如簑蟲般扭動身體。

「媽的,又壞掉,是故意增加我的工作量是吧?」維修工不斷電擊畢雷亞,本來就開始老化彎曲的背脊因疼痛而蜷縮,「像條臭蟲子扭來扭去做什麼,站起來!」

梅倫看著眼前狀況,不僅僅是他,所有路過的自動人偶都看著這一幕:被人類肆意毆打的自動人偶仍因程式發出尖銳的笑聲,聽起來滿佈活力更突顯行為背後的悲哀。

手指抽動,梅倫不由自主的想向前,但還未抬起膝蓋的他被一股重力往旁邊扯去,幾秒後才回神的他被路德腳步不停的扯向實驗房,喧嚷落在身後漸行漸遠。

倒臥在地的畢雷亞終於停止手舞足蹈的舉動,維修工心情恢復了些,往地面啐了口沫叫布勞把人拖進倉庫,只見畢雷亞臉頰的皮肉因外力而掀起,組織液流淌過半邊臉,布勞拎著特殊藥箱前來察看畢雷亞的傷勢,只見他熟練的噴上一層維修液促使傷口儘速收縮,然後剪下一塊人工膚色膠布貼在畢雷亞的傷口,確定貼合後打開第二層,拿出特殊顏料將膚色及膠布間的色差勻平。

每個人偶或多或少都被團員當成出氣筒毆打過,像梅倫常被無來由的甩巴掌、抓著棕髮一下又一下的撞向牆壁,右邊的機械眼甚至因此受損而看不清物品;布勞的腰腹被踹凹過一處,由於零件損傷的關係時,冬季欠缺黑油的潤滑總是隱隱作痛;至於路德那頭長髮則經常被抓扯,然後踢踹背部並在地面拖行,由於傷口不會流血,自然也被忽視了疼痛。

「布、勞呵呵、布……」畢雷亞的猛地睜眼握住布勞的手腕,喊了幾聲他的名字後也不知所云,布勞在對方後腦拍了兩下,沾了滿手套的組織液,只好又將收起的東西拿起來對準傷口噴灑。

時間近了。布勞邊處理傷口冷靜的思考,回想畢雷亞在馬戲團裡也超過八十年的歲月,以人類的年齡計算的話,可說是遲暮的老人家,再這樣下去畢雷亞會報廢的吧?

布勞說不清當自己意識到這件事時的心情,終究是要分道揚鑣,或許對畢雷亞而言也未嘗不是解脫。廢棄場就是他們的終點,他們總要走上這條路。

此外,被路德拖離現場直到拖進實驗房裡才自己的梅倫,不解路德將他帶來此處的用意。

「哪裡需要幫忙嗎?」想來想去也就這個可能性,所以才走得那麼急。他握著自己手腕繞圈活動。

「……去幫我把原料扛過來。」路德指使梅倫搬起角落的重物,其實根本還沒到他預定工作的時間,只是忍不住將人拖過來以免犯蠢──路德從梅倫的動作判斷對方想上前幫畢雷亞說話,這實在是愚蠢至極的舉動,他可不想隔日見到梅倫臉孔有損傷……都只剩下這張臉能看了,還受傷大概準備報廢。

當然,路德沒對梅倫解釋那麼多,過於繁瑣的事而他懶得解釋,橫豎原料也是得搬過來的,順道叫對方搬運也是一舉兩得。

梅倫不疑有他,反正待在現場不過是看維修工發洩怒氣,那些人從來就不能也不可能好好替他們維修,沒有相關技術的傢伙只是三流人員,摸著扳手與螺絲、做點小物就自詡為維修工,簡直要笑掉人家大牙。

不只是維修工將怒氣發洩在他們身上,團長、會計……人類皆是如此,不會反抗的完美奴隸要不將情緒發於其上比登天還難,看見弱者難以不有蹂躪之心,隨意踐踏螻蟻的人比比皆是。

自詡為萬物主宰的人類,自是無可能承認自己的過錯。

「路德,你採收的花量乾燥後這麼少?」沒幾趟便搬完全部的梅倫對於數量感到訝異,之前他也曾幫忙乾製花朵,然而一大片的花圃一季採收後乾製的量也不過十來瓶。「現在不是追加訂單了嗎?」

 

 

(續)

***

修稿繼續爆字數……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我總覺得可能會到八萬字啊(痛臉)

希望星期一能順利收到封面O<<

請求動力及感想支援O<<

 

依然推一發的印調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XciAvKC8ZGg3HIeZtgpGZ3DnEijuU93MjstNjJCRHDw/viewform (CWT36】【UNLIGHT|店長梅倫本】《廢棄場》印量調查)

&

依然拜託大家填寫一下 http://4fun.tw/k2lH (不記名心得單)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