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里斯馬庫斯】〈握同一把劍〉

 

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點文者:阿冽

TAG:握同一把劍

 

握同一把劍。

這在什麼情況下才會發生?

 

天災、人禍,哪個才致命?

戰火沖天,砲彈從大口徑的槍口不斷發射,敵與敵、艦與艦、士兵與士兵各執信念為國而戰,隘口處短兵相接鏗鏘震天,倏地一發砲彈轟來,觸地瞬間炸出一牆火焰燒灼眾人,外圍的士兵則因衝擊波而朝四周震開。

 

里斯因此跌落在不遠處的山坳裡,混著血味與煙硝的泥土污了他的臉,耳鳴嗡嗡作響,整個世界像台收訊不良的電視機,蒙上一層雜訊無法正常播映。

身為軍人的使命促使里斯顫抖抖的撐起身,滿山焰火刺目猩紅,他得重回戰場、他的同袍正在等待他的回歸、他的國家還需要他揮劍殺敵、奪得勝利。

凱旋哪,多美妙的名詞,殘酷的是必須先從這刀劍無情、水火無眼中的戰場存活下來。

而他的劍呢?

里斯尋不著自己的武器,驅前尋找慣用的那把利劍,然而已不知所蹤,突地前方衝來一敵軍小隊,里斯在敵方射擊前迅速滾到一旁坡堤,思考著現在該找何種武器替代,他不想死在這裡。誰想孤伶伶的與敵軍亡魂相伴踏上黃泉路!

瞥見不遠處的泥土插著一把劍,里斯趕緊跑過去,拔起的卻是一把斷劍,刀口缺角幾乎不能使用,然而這是視線所及裡所能使用的了。

他衝上前奮力揮砍著,斷劍的不足便以能力補足,無論這柄斷劍是誰的,至少他繼承的是,活下去的使命。

在最後一刻,都要盡其所能的,活下去!

 

馬庫西瑪斯無法判斷此時的情勢有多險峻,敵軍數量還有多少、我軍何時才會增援,這些離他都過於遙遠了。

那一顆襲來的砲彈落在前方幾排,飛散的砲彈碎片破開了他的腹部,直直往後跌落的他,紫紅色的眼眸瞧見的是漫天硝煙不去、硫磺氣味不散,然後血液從腰腹如退潮般急湧而去,與哪個不知名的戰士混合,滋潤了這片飽受戰火肆虐的貧瘠之地。

視野逐漸縮小、力氣被人悄然偷走,因殺敵無數早已缺口、斷裂的劍,再也握不住了,鬆開五指讓武器順著山坡滾落。或許那一柄劍能夠讓誰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與動力,在戰場上放開武器的人已喪失存活的資格;或許誰可以為他們收拾軍牌昭告天下他們曾經參與這場殘無人道的人禍,盡力奮戰的他不想死,卻也無法存活。這就是終點。

 

而視線一角猛然竄出的火,一如綻開在彼岸的紅花,搖曳生姿。

 (完)

***

嗚呼呼終於還完了!!!

這篇沒有設定是什麼時間,反正就是里馬兩人去參戰這樣(艸)

阿冽點的TAG,髒髒(欸)

 


 

【UNLIGHT/梅倫偵探】交換禮物


在茫茫人海中,能夠遇到與自己同月同日生的人,機率微乎其微。

然而在星幽界裡,布朗寧就遇到了這樣的一個人──一個外表風度翩翩、骨子裡劣根性嚴重的魔術師梅倫。實話說,那是布朗寧最不會應付的角色之一。

每個月聖女之子都會挑一天為當月份生日的戰士慶生並送上禮物,布朗寧自然也得到一份,不過他懷中還揣著另一份禮物,上次打牌輸給梅倫答應對方,要在生日這天交換禮物。專屬於他們兩人的小活動。

聽起來相當簡單,不過就是額外選份禮物包裝一下、送給梅倫即可,事實上並沒有那麼簡單,要選什麼禮物送給魔術師就是個大問題。好不容易買了覺得適合的東西,又覺得可能入不了對方的眼,啊啊,這真是麻煩。

「偵探先生,我的禮物呢?」梅倫在夜晚十點鐘準時來到布朗寧房間,一手拿出一個包裝相當精美的大禮物,另一手攤開掌心意圖明顯。

布朗寧小聲道謝後與對方交換禮物,在梅倫殷殷期盼的眼神示意下,偵探硬著頭皮當場拆開禮物,是一枝漂亮的鋼筆,寶藍色的筆身宛如濃縮了一片深遂海洋。

另一方面,梅倫也當眾拆開,握在掌中那輕軟的重量已讓他心下有譜,打開來看果然是條圍巾,忍不住勾起唇角調侃。

「這是偵探先生的手藝嗎?看來還不錯,只是有點過長。」梅倫拉開圍巾,發現總長度超乎他意料;布朗寧摸摸鼻子,不曉得該怎麼跟魔術師坦白,那其實出自於聖女之子熱心幫忙的傑作。

「嗯……應該還可以吧?」

翠綠色的圍巾襯著梅倫的眸子,只見對方倏地將圍巾繞過布朗寧的脖子,順勢將人拉到懷中,而魔術師笑意深染,親暱的額靠著額、吻上布朗寧沾著煙味的唇。

「一個人圍是過長了、兩個人倒是剛剛好。生日快樂,偵探先生。」

(FIN)

***

這是小藍點的梅寧,甜甜苦手所以比較短OTL

也一併收錄這樣,希望小藍喜歡W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