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BL】《Silence02

 02.婚與非婚

 

「這次是老夫人的80大壽,你非得回來不可。記得備好禮物。」

就在賽壬將訊息發出去不久,母親難得的直播電話給他,前後交談不出十秒,他明白,這完全只是出自於母親高傲的自尊心與處處都須妥善處理的完美主義,才會有這通叮囑的電話。

如他所料。

要不然,他們互有彼此的電話已數十載,通話記錄卻寥寥無幾,這是最難得亦是最長的交談了,就連回到大宅邸裡他與母親的互動也近趨於零。

或許在對方眼裡,他是個背叛者吧?背叛她的期望,無法為她贏得那位擁有父親之名的人的青睞、無法成為獎盃令她能強壓大媽的氣焰;背叛她的希望,與大哥的人更為親近。

所以才會放生他,將所有的一切投注在弟弟身上,放任他夾在中心兩邊都不疼不愛。

母親、母親,這兩個字咀嚼在口中像嚼不爛的塑膠片,只能硬生生再吐出來,他連母親的臉孔也幾乎記不得,甚至於他名義上的弟弟連名字也未存檔於腦海。

但他曾在電視螢幕裡看過母親主持會議的身影,身為女強人的母親好勝心強、總是不願居於人後,究竟為什麼會願意成為第三者,一直是個難解的謎。

因為卓家擁有的,母親也有,身為全球股票上市的大公司總裁,錢與權都不缺,假若真是為了愛,那還真是令賽壬意外。

賽壬不會忘記母親盯著大媽的表情,笑意燦燦、眼神卻如冰刃般要剮下大媽的血肉,嫉妒從勾勒的長型眼線如飛箭蹦射而出。活生生、赤裸裸的。

那時的他在做什麼呢?似乎是在吃著管家給予的軟綿綿布丁吧。他順著母親視線回頭看著身穿改良式旗袍、挽著貴婦髮髻正招呼著客人的大媽,那一個在大媽身旁跟前跟後的人又是誰?

「__,快來!」是了,是他同父異母的大哥,卓家的嫡長子,所有人心中的寶。

放下布丁正想過去時,母親的聲音如鬼魅舔舐著他的耳膜,瞬間化為一張網緊緊縛住他的手腳,令他動彈不得。

眨眨眼,賽壬發現自己眼前貌似浮上一層紅霧,猛然間吸吐新鮮的空氣,這才發現自己又習慣性的停止呼吸,彷彿這樣就能不被殭屍找到般,愚蠢。

說來諷刺,明明該是最相熟的母子卻如不相識的陌生人。

這樣也好,誰都是孤單來去,而世界上所有人都不可盡信,他用自己的身體狠狠體會過這個事實。

只不過冷靜下來後,回家這一詞還是令他心生恐懼,卓老夫人的80大壽恐怕是政商界一件大事,想必當天名流政客會擠滿卓家祖厝的大廳吧?想當然爾,他若回去必定會與大哥以及……大嫂碰面。

大嫂,這一詞說出來連他也感到好笑。他不曉得該可憐的是自己還是大哥,曾經他也想把一切都捅出來,來個同歸於盡算了。

為什麼只有他深陷地獄裡呢?

為什麼只有他得不到幸福呢?

為什麼這世界上的人還笑得出來?

他認真思考過,但看見不知情的大哥眉眼間的擔憂以及眼底藏不住的幸福,那些黑暗的、負面的、暴戾的念頭彷彿像被針戳了個洞的氣球,悄悄卸氣後乾扁成一塊。

於是他撐起兩頰露出笑容,那是他這輩子最苦澀卻也是最有笑意的笑容,只為那雙眸底洋溢的幸福,還有那雙拍在他肩頭的大手。

不幸並不會因為轉嫁他人而讓自己幸福。

那一天他體會到這件事,縱然內心千瘡百孔、縱然眼前的人都拿著無形的刀刃以不知情的愉悅切割了他的靈魂,粉碎賽壬求救的希望。

 

賽壬刻苦艱難的搭著臥鋪火車回到華都,離他居住的佛格列特三個時區的地方,卓家在此處是個名門望族,就算迷路也只需要詢問一下卓家大宅就有當地民眾熱心的幫忙指引。

壯觀的中國式宅邸、高聳的圍牆遮去遊客好奇的眼神,儼然成為華都的地標之一,賽壬扛著自己的畫作從後門按下門鈴,新來的守衛並不認識他,只納悶怎麼會有人熟門熟路的知道要從此處按鈴──門口的門鈴不過是個華美的裝飾品罷了,那扇大門也只有特定時刻才會開啟,比方說今晚卓老夫人的壽宴。

「你是哪位?」

「卓明壬。」久未念出自己的本名,那彷彿是別人的姓名令他感到某種詭異。

大概是看他態度自然,守衛半信半疑的通報,還喃喃念著不知道管家會不會接的話語;賽壬站在原地等待,緊接著守衛請他靠近視訊機,老管家的臉出現其上,然後露出欣慰的微笑。

「明壬少爺,很久沒看見您,歡迎回來。」

後門緩緩向內開啟,賽壬深吸一口氣,邁開步伐跨進睽違許久的卓家大宅。

中國風的小橋流水盡收於卓家偌大的庭園,黑髮黑眸的東方臉孔在華都相當頻繁,這裡還留有古老東方的傳統與技術,從地名、住宅風格及每家姓氏便能窺見一二,卓家在此可說是風生水起,華都,是卓家的根。

這麼久未回來,但賽壬還記得路該怎麼走,在這個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扯著人的步伐要回到過去,緩步走過小橋,幾個僕人端著壽宴的裝飾品從他身旁奔走過,側身讓道,這些人眼中佈滿好奇及疑惑卻也沒人停下詢問,或許是對卓家的守衛相當有信心吧,能放進來的都不會是下九流的人士。可誰也不認得他。

走到內院,這裡是最靠近主屋的地方也是壽宴的主場,張燈結綵、掛滿喜氣洋洋的紅燈籠,站在門口旁指揮的人賽壬很熟悉,是大媽,卓家真正的女主人。

依然是那一襲綴金流邊的復古式旗袍、挽在後腦的髮髻簪著據說是長媳才有資格佩帶的簪花,雍容華貴的態勢仍是不容人忽視,誰在她面前都無形的矮了一截。一如小時記憶裡的大媽。

無意間四目相對,大媽表情絲毫未變,只側過頭向站在身旁的老管家說了些話,隨後老管家邁向他來,仍舊是那彎笑瞇了眉眼的慈祥模樣。

卓家大宅把所有人都凍結在舊時代。

「二少爺,好久不見了。」字正腔圓的東方話才讓賽壬真真切切有回到卓家的實際感,他終於不再是透明人,這聲招呼召他回來現實。「您能回來真是太好了,老夫人也會很開心的。」

「嗯。」吶吶的點了頭,這麼多年過去了,賽壬的說話技巧恐怕是每況愈下,從小看他到大的老管家自然也是明瞭的,親自接過行李將人帶往主屋。

「想必二少爺您也累了,大太太交代我先帶您回房休息。」老管家自來熟般的搭話,賽壬跟在老管家的西裝褲擺後頭,像剛學步的孩童般走向曾經住過的房間,老管家從褲袋拎出一串鑰匙打開房門,現代科技發達,有許多外觀古式的建築在內部已經改成電子系統監控,唯有卓家還是用古式鑰匙。「僕人有定時來打掃,您有任何需要請播內線,馬上就有人替您送來。」

「其他人?」

「老夫人在會客廳會客,老爺跟二太太還在公司,大少爺跟夫人恰巧在國外,晚點才會回來。」老管家倒背如流將所有人的行程說了一遍,賽壬深呼吸點點頭,這樣也好,晚一點碰面就能減少尷尬的刑期。「那麼我先告退了。」

老管家貼心的替賽壬關上房門,視線向後方劃出一道圓弧,賽壬倒在床舖盯著粉刷後潔白的天花板,驀然喉頭湧起一陣噁心幾乎要嘔出來,快手掩住自己的唇瓣,那女人的虛影似乎還存在於此,以居高臨下的態度死盯著他,要他不准洩露對方的秘密。

「你不能毀掉我的幸福!」她撕心裂肺般的嘶吼著。

那麼他的幸福呢?就能夠被誰肆意踐踏後扔棄嗎?他對不起誰了?

……這樣不行。賽壬坐起身,這樣下去連自己都不曉得何時會爆炸,他只想逃開,哪裡才能讓他逃開過去的夢魘、誰來救救他?

緊抓著背包帶子,急切的拉開拉鏈後翻找著被他刻意關機的手機,重新啟動的音樂在幽靜到連呼吸都聽得清楚的室內響起,通訊錄的人寥寥無幾,指頭在按下回播鍵之前倏然停下,爾後又如握了塊烙鐵般迅速扔到一旁。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般懦弱,居然要打電話向人求救?更何況那還是他本來不對盤的傢伙,緊緊抱著頭縮成一團蝦米側倒於床,其實只要打電話就可以了吧,羅不會不接他電話,他或許什麼也不用說對方便會立即排開行程過來帶他走。

但他也是個男人。他不希望自己成為懦夫需要別人拯救,就算他真的希望有人可以打破這個僵局讓自己離開這個牢籠。

放置在角落桌面的內線響起,賽壬茫然盯著聲源幾秒鐘才意識到「有人打電話來」這件事,就像跋涉過沙丘之顛的人看見綠洲,賽壬跌下床後用爬得爬過去接。

「喂?」

「你回來了。」母親的聲音冷淡的順著話筒傳遞而來,鎮壓了賽壬方才的混亂,也慶幸自己並未犯蠢的播通電話。

「嗯。」

「你自己一人?羅家的接班人沒跟你一起回來?」

「沒有。」

「是嗎。」雖然疑問詞卻也是以肯定的語調做結,果然什麼事都蠻不過母親,同是商界的成功人士,互相注意是順理成章。「中午過來跟你弟弟吃飯吧。」

「……不了,我已吃過。」賽壬拒絕了,三個陌生人坐在一起吃飯只會消化不良,更何況其中一位他連樣子都不記得。

「嗯。」母親並未多作挽留,從頭到尾只是逢場作戲般,意思意思的問個幾聲罷了。慶幸他從來懂得母親的心思,因此也沒有什麼傷心難過之說。

最後決定蒙頭大睡的他逃避現實般,一路睡到傍晚老管家親自敲門才清醒,在對方的幫忙下換上正式西裝,平日都是襯衫與牛仔褲的他已經許久未曾這麼正式又制式過。

「老夫人、老爺、二太太及大少爺都回來了,請先到餐廳吧。」

按照慣例,先是家宴後才是壽宴,賽壬拎著自己的畫作來到餐廳,一個蘿蔔一個坑,大家都按照長幼順序坐好,踏進去的瞬間歡樂的氣氛驀然凍結般,他趕緊坐到空位。

一些他不瞭解的話題在餐桌流淌,專心低頭挾菜的賽壬與鄰座的大嫂及小弟毫無互動,眾人也見怪不怪逕自說唱笑鬧,歡樂四方包抄即將擠碎他,克制自身握筷的手不能表現顫抖,這場鴻門宴他希望能順利吃完。

「明壬找到工作了?」老夫人將話題一轉,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如鎂光燈打在他身上,挾菜的手停在半空,賽壬抬起頭來後慢慢放下筷子。

「繼續創作中。」

「不是要開畫展了?」老夫人搧下眼睫,什麼小道消息都逃不過卓家眼線。自始至終他還是處在卓家的網絡之下,逃都逃不開。

「還在籌備。」

「有什麼需要就說一聲,別讓外人笑話咱卓家養不起一個畫家。」老夫人淡然的提點兩句,但話下之意相當明白,羅私下贊助他開畫展這事情恐怕在卓家是件公開的秘密。

「是。」

三兩句後,話題又從他身上轉開,賽壬默然的吃完這頓飯,將禮物送給老夫人後便回房休息,他出不出席壽宴都無妨,那是嫡長子應該負責的範疇,不過他沒想到大哥竟然會特地來找他。

「有事?」賽壬納悶,不是再過十幾分鐘就要開場了嗎?

「很久沒看見你,等等要開始忙就沒時間跟你談談了,最近過得還好嗎?」卓明傑拍拍賽壬的肩膀,兩人站在一起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物,一個自信且活力四射、另一個則是畏縮而不善言辭,但也不能說賽壬不好看,至少遺傳自母親貌美的他五官立體、清秀英俊。

「還好。」還算活著。後半句被賽壬自己吞回肚裡,不想再惹出更多風波了。

「那就好,你突然斷了音訊讓大家都很緊張呢。」明傑嘆了一口氣,「父親最近身體似乎不是很好,有時間多回來看看他,他也念著要去你的畫展看看,記得到時寄幾張票回來,若需要出資的話跟大哥說,卓家出個畫家也不錯啊!」

「知道了。」賽壬點點頭,而卓明傑的習慣依舊沒變,小時候摸摸他的頭,明明他們都長那麼大了,還是習慣性搓搓他的髮頂。

「嗯,那我去忙了。」目送著卓明傑下樓,髮心似乎還能感受到掌心的溫度,突然間下樓的腳步聲停止了,隨後又往上移動,他眨眨眼見大哥挾著手機跑回來,笑得一臉燦爛。「他還沒睡,我會把他帶到。」

「怎麼回事?」

「你朋友來了,我想你得下去見見他了。」

──羅?

賽壬被這訊息炸蒙了,恍惚間被拉往會場,賽壬依然無法理解為何羅會出現?就算兩家都在政商立足,的確是有可能代替羅家過來致意,不過對方應該出差洽公,怎麼有時間過來?而且,為什麼大哥會有羅的電話?

直到見到羅之前,賽壬都還是一頭霧水,那修長的身影如夢似幻,但說話的腔調與話語之中的自信心又如此真實,不管站在哪個場合都能穩當的控制場面,是天之驕子、是風雲人物、是所有人目光的焦點,而對方永遠是那般如魚得水、風度翩翩。

一如當年初相遇時,奪去大家的目光。包括他。

 

(續)

***

嗚嗚嗚嗚嗚我還沒爬六分之一喔喔喔喔喔

我努力嗚嗚嗚嗚嗚……

希望有人喜歡(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