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9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CP:王子 X 威廉

  ※三人接龍肉文大放送,專有名詞有

  ※接龍人(?):阿冽、踏雪無痕跟襲音

 

  「嗯啊……」
  身處強勁律動之下的威廉上氣不接下氣,像隻被逼急的兔子抬腿想踹開古魯瓦爾多,不過踢中之前就被人撥開。意識到自己做了何事,他反射性想護住自己的頭。

  貼著冷硬地板的頭部是與環境溫度反差的熾熱,晃蕩的視線投射而出的盡是花白。威廉幾乎無法進行思考,只剩下身體仍在憑著本能似的動作,甚至產生方才那種失敬得連他自己都不敢置信的誇張舉止。
  雖然要說是誇張的話,如今眼前的這一切才真的是最為衝擊的。
  做出防衛姿勢的手臂遮擋住來自古魯瓦爾多的銳利目光,同時也掩蓋住威廉流於失態的神情,這對後者而言可以說得上是短暫的恩賜──即使要不了多久便被一聲指令強行抹殺。

  「站起來。」
  冰冷無機。威廉雜亂的大腦只能得出這個結論,儘管身軀在嘶吼著別輕舉妄動,身為軍人而不得不聽從命令的本能卻率先一步出賣了他。威廉仍然掩著自己看不見的丟人神情緩緩站起,血肉之軀叫囂著疼痛卻無法滯緩他的動作。戴著手套的指掌擒住他的手腕,橘髮男人有有點失焦的雙眸便於頃刻間暴露於腥紅之中。
  威廉反射性地想退後,低涼的雙唇吐出的卻是帶點燥熱的文字。
  「呼嗯、殿下……請您放手……」
  
  「遮什麼。」單手將人扯進,古魯瓦爾多紅眸如刃盯著威廉那抵按於他胸前、象徵著拒絕的手,幾秒後,打直的手臂緩緩彎曲,示弱般的順著他的力量靠攏。
  「殿下……」濕熱的音節吐在古魯瓦爾多頰邊,赤身裸體的威廉沐浴在露骨的注視下惴惴不安,他想抽回手卻又覺得氣氛不對,極有可能會遭至反效果,但更令他不舒服的是進行到一半的性事被強制中止,慾火堆積無法舒解。

  從一開始的難以適應和窘迫不堪,到現在他的身體在面對這種應當無比羞恥而且不被接受的行為卻會擅自有所反應,並非用來承受異物侵入的肉壁被拓展得柔軟,在進犯的性器因為自己起身的動作而被迫抽離之際,熱燙的內裡甚至恬不知恥地收縮著仿若挽留。威廉簡直不敢想像這樣丟人的自己在古魯瓦爾多眼中會是什麼模樣,他迴避那雙幾乎要將他穿透的銳利血眸,猶疑不定地望著下方,瞥到的卻是男人堅挺腫脹的陰莖,前端沾著少許黏液而濡著濕潤的光澤,筋絡分明而蠢蠢欲動得有如兇器。
  飽受調教的私處早已食髓知味,僅是這一望就眷戀似的微縮,從不為人知的深處泛起甜美的痛楚。強烈的羞恥心和自責感打擊著威廉,被古魯瓦爾多強硬攬住的手卻遲遲不見任何反抗,連他都要分辨不出究竟是絕不違逆王威還是壓根兒不想拒絕。
  明明一絲不掛的樣態被看個精光更令人羞赧,威廉則是在瞧見古魯瓦爾多充血筆挺的性器後才反而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不管哪一樣都不是無所謂的……
  思路越來越混亂,威廉抿緊乾澀的唇瓣等待古魯瓦爾多的回應,或者說,是下一個指令。如果是遵從命令的話似乎就比較能原諒這種道德淪喪的行徑──就算只是自欺欺人──偏偏他的殿下忽然間一語不發。
  
  白皙近乎沒有血色的臉龐在威廉的視角下看來冶豔不已,赤眸淡漠的注視無度地放大內心藏都藏不住的羞恥感,就算不停地說服自己這一切都只是聽命行事,但顫抖的幅度卻相反地越發強烈。還沒想清楚該如何紓解這些折磨身軀的各種感受,同樣揚起的肉柱便已自動地緊貼、磨蹭古魯瓦爾多昂揚的慾望。
  「請您……唔……」低聲下氣地想表達自己的狼狽與渴望,然而身後的銀髮男人仍舊不為所動。
  冰涼的指尖僅是意味不明地搔刮著威廉赤裸背脊,究竟在等待還是在思考或者兩者亦然?
  威廉試圖遏止喘息將注意力集中到思考上頭保持清醒,方才自己踰越的碰觸讓他重重地吞下唾液,思緒迴轉找尋解釋的餘地,但無法阻止空虛內壁想要被填滿、碰觸的饑渴隨著指尖滑過的地方侵蝕而上,最後頂著喉頭發出破碎呻吟。隆茲布魯的軍人頑強地抵抗著,但他的努力卻於剎那間宣告失敗。
  古魯瓦爾多不知何時騰出的指掌霸道地抵住威廉的下顎,將他逃避的視線與自己相對。
  銀髮的領主帶著輕淺的笑容,反舔唇角的姿態極其曖昧。
  「臣下想要什麼,本王會好好地聽著。」

  眼淚溢出眼眶擦過潮紅的臉龐,在指節處蓄積而後墜落。
  威廉庫魯托一步步被逼向懸崖,腳後跟如站在峭壁突出端搖搖欲墜。殿下的意思再明顯不過,想要的必須由他的嘴親自說出來,就算他希望的事情如此顯而易見。
  他的尊嚴在赤眸盯視下被一層層扯裂,一如最初穿在身上的衣物被簡單的幾句命令卸下,這算是君王特有的獨佔慾嗎?所有人事物都必須如透明薄紗般攤在君王面前,不容半點隱藏。
  游移在背部的指往下摩搓,刻意滑過股間秘穴,惡質地探入濕軟的穴中令威廉從喉間逸出一聲飽含情慾的低吟,腳趾頭忍不住蜷起,所有的反應映入古魯瓦爾多的眼簾之中,年輕的隆茲布魯軍官全然不敢分析其中漫溢而出的情緒。
  「我……嗯……」威廉顫抖抖的,肇因於古魯瓦爾多將修長的兩指鑽進後穴裡括搔著,惹得腿間慾望益發直挺,蹭動著殿下的昂揚。「殿、殿下……」
  「說。」額際因慾火滲出汗滴,古魯瓦爾多以絕佳的自制力克制自己想狠狠插進對方後穴不住搖晃的欲求,他在等、等他的少佐放棄可笑的自尊投降。
  「……我、殿下……」舔舔乾裂的嘴唇,威廉終究臣服於古魯瓦爾多、臣服於慾火之下,緩慢吐出他的請求。「請您幫助我……」

  他不確定在那之後是不是聽見了古魯瓦爾多一聲輕笑。
  四肢是沉重得不聽使喚的,除此之外卻又煙霧一樣輕飄飄的。
  彷彿不是他親愛的殿下正在恣意品味他這副乾瘦的軀體,而是自己不知節制地舉杯飲盡了整瓶高級且名貴的烈酒,直至吞嚥不下的酒液從嘴角不斷滴落才肯罷休,接踵而來的後勁強烈得令人暈眩。
  其實真正迷醉的是他。
  為了方便接續的親暱行為,古魯瓦爾多就著威廉站立的姿勢拉開他的右腿,看得出後者已經盡力配合,那咬著唇顫慄不已的模樣混雜著羞窘和迷亂,一向給人禁慾形象的臉龐此刻只有濃濁汙穢的渴望,而這些都遠比那些清高或者凜然更令古魯瓦爾多來得興奮。
  他一個往前直接讓威廉的背部倚靠在後方的牆上,赤裸的肌理碰到低溫讓威廉整個人猛地緊繃,古魯瓦爾多趁勢摟住他的腰際,讓他拉高的腳呈現懸空的狀態,只有單腳維持著重心以免摔跌,發顫的身子因而傾低壓靠在他身前的男人之上。
  一切都有如幻夢一般。

  「嗚、啊──!」

  即便是男人硬燙的陰莖取代擴張的手指長驅直入他瑟縮的私處的現在,威廉依然感覺不到多少真實。
  顫巍巍的肉柱像要在那脆弱的內壁銘上並無二致的突紋而強悍地在淺處頂弄著,飽滿的傘狀頂端強而有力地貼著軟肉抽動,卻沒有立刻探入最深處。威廉左手攀緊古魯瓦爾多的肩膀,不敢施勁的指尖都在肉莖一上一下地戳刺間被逼得奮力彎起。從頭到腳都被一種難以言喻的飄忽感圍繞。
  
  威廉不停地試圖挽回飄散遠去的意識,他知道脫口而出的話語已如覆盆之水無法收回。礙於身為男人的自尊以及軍人身分的忠誠心,威廉怎麼也拉不下臉改口要求對方放輕動作抑或放他一馬。儘管那兩個空泛的名詞在這時早已毫無用武之地,被侵犯的男人仍舊沒法放手──他無能為力──彷彿每次臨死之際的僵硬,但炙熱的體溫卻是生者不折不扣的證明。
  「殿下……呃、啊……!」半是緊貼、半是推拒的情狀以及搔刮著對方頰畔的鼻息呼氣都好比欲拒還迎,連淌落的淚液都帶著煽情的溫度。
  察覺這點的銀髮男人順著這姿態將抵住牆面的手臂向上抬升,威廉被架於其上的腿同時被拉高,鼠蹊部頓時發出劇烈的疼痛,和被貫穿的內裡一同發熱、發麻,迫使他拉高聲調溢出聽似抗議的破碎文字。身軀本能性地想蜷縮的瞬間,胸口敏感的乳尖被惡意地啃咬,突如其來的不適感讓他想退後逃離。
  堅硬牆垣的感受霎時清晰起來,無情地告訴威廉,他根本就毫無通路可逃、也毫無轉圜餘地。
  古魯瓦爾多的手指接著頂替唇齒的位置,指尖在留有齒痕的地帶加以揉捏。挺立的乳尖泛出蜜色的光暈,下體的欲望因而不著痕跡地充血腫脹。血液的流動在體內失控地爆衝,撞得他渾身疼痛難耐。
  威廉仰頸試圖吸取空氣以緩解這讓人恐懼的熾熱,古魯瓦爾多卻是見獵心喜而蠻橫地啃咬著他光滑的頸項、舔吻他紅腫的嘴角、吸吮他燙熱的舌尖,用盡全力侵蝕著理智早已潰堤的威廉。
  被封死的雙唇與過度進犯的距離讓威廉的心跳與呼吸不約而同地失速,更別提古魯瓦爾多還變本加厲地汲取他僅剩的空氣,缺氧的感覺使四肢發軟加劇,勉強扣著對方的身軀幾乎要陷入其中,偶爾分開而牽出銀絲的喘息也毫無緩和作用,反而因為不知何時能夠獲得足夠的氧氣,每一次的急喘都像是將要溺斃。
  威廉再也無法兼顧蠢動進出體內的慾望,於是逆來順受地放鬆下身與發疼的腿根,任由古魯瓦爾多被淫液潤濕的性器隨心所欲地進出。
  塞滿腸壁的慾望仍舊炙熱得不可忽視,黏稠體液滑過腿根,隨著威廉的傘頂一下下地刷弄在對方下腹,畫面淫迷狂亂讓人難以直視……
  感受到抽撤的阻力減少,粗壯肉柱甚至還被迎合似的吞吐,古魯瓦爾多細瞇狹長的紅眼,嘴角微彎,而後沉重有力地往上頂入威廉體內直達手指無法碰觸到的地方。

  「啊、哈、哈……」
  被上頂力道狠狠擊中的敏感點令威廉渾身一震,如拉滿弓的弓弦倏地放開般,他無法克制的迸發白濁,射在古魯瓦爾多的小腹之上。
  白濁順著肌理往下流淌,又因挺腰的動作沾染在兩人下腹。
  而威廉整個人還處在射精的餘韻之中,腦袋一片空白,晃動的視線令他對不準焦距,自然也不知曉他早已放鬆牙關。甜膩的、誘使人想進一步從那副身軀中挖掘出更多動人情慾的聲音,宛若弓弦嗡鳴回盪於耳邊。
  完全喪失抵抗能力的少佐在這時刻才真正拋棄所有的禮教與階級。待在這臥室裡、靠在這片牆壁前交纏身軀、交換彼此津液的,只是威廉以及古魯瓦爾多,並非殿下與少佐。
  隻手抬起威廉的臉頰,被強勁律動頂得只能直喘息的唇微啟,古魯瓦爾多再次覆上,舌頭配合下身動作侵略得更狠更深更猛烈,呻吟被紅眸的主人悉數吞嚥,脹大的性器在溫暖緊窒的甬道抽插,頻頻戳刺威廉的易感點,原先只是扶在古魯瓦爾多肩膀那隻不敢用力的手,終究忍不住在其背部抓落十指紅痕,勒印於白皙精壯的肩頭顯得突兀而恐怖。
  然而這十指抓痕正是源於古魯瓦爾多在高潮時直接射在威廉體內,燒燙的濁液使得對方無法克制地全身緊繃,自然也控制不了力道。
  古魯瓦爾多撥開威廉汗濕的橘髮,若非他的性器依然頂著對方,連帶讓下半身發揮支撐的作用,恐怕威廉那雙打顫不已的雙腿早站不住。他從喉間哼了聲,緩緩向後退出的同時對方從喉間逸出短促的啞音。
  偏過頭瞧順著牆壁滑坐在地板,滿臉疲憊不堪的威廉,古魯瓦爾多定了幾秒、見外頭滿天紫靄,難得的彎腰將人扛起,爾後甩上身後那張大床,一起鑽進被窩裡睡去。

 

  次日,銀髮殿下是被橘髮少佐以高八度的尖叫聲伴隨著千百句道歉及「屬下罪該萬死」給吵醒的。
  那一瞬間,古魯瓦爾多深深覺得,昨晚或許應該先姦後殺,今早才能高枕無憂。

 

  END..

***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龍接了好幾天了其實XDDDD

估計威廉會感冒XDDD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康拉德教徒茶一杯
  • 肉肉»»»»»»\ ^ q ^ /(不要兩邊都留言#
    上對下啥的hshshshshshs(欸

    威廉你沒錯,錯在有一群飢餓(?)的大小姐在等文A___Ad(#
  • 肉肉HSHSHSHSHSHHSHSHSHSHSHSHS
    上對下,壓上他!

    威廉超慘的啦XDDDDD

    襲音 於 2014/02/25 19:57 回覆

  • 六月
  • 喔喔最後那屬下罪該萬死真的超好笑啊XDDDD
    先姦後殺神馬的XDD王子上啊~
    感覺這是我看威廉文中比較沒有血的一篇耶XDD
    其他篇多多少少都有臟器啦血啦肉(這一定要的((X)啦
    我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握拳
    來吧威廉!看你要噴血還是噴臟器(?)都行!!大小姐還是超愛你的!!!
    王子可能會更高興
  • 感覺他隔天會上演驚聲尖叫WWWWW
    先奸後殺,再姦再殺(欸
    這篇因為有其他朋友,所以沒有血血WWWWWW
    不要只噴血噴臟器啊XDDD

    襲音 於 2014/02/27 1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