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午後時光,商店裡播放悅耳的輕音樂,風從敞開的落地窗拂過店面,一身紅裝大禮服的路德坐在工作桌旁低頭處理手頭信件,桌面東西雖多但不紊亂,左前方寶藍色的玻璃筆插在黑色墨水玻璃瓶中,透著陽光美麗的顏色灑落在木頭桌面;右手邊則是一疊空白紙卡及潔白信封。

 

低垂著頭在紙卡上流暢且俐落寫出優雅的草寫體,書寫著大小姐的指定聚會地點及時間,這是大小姐臨時交派的事項,希望他能夠在今天把邀請函都處理完畢並送給各戰士,真是會指派人哪。

嘀咕全鎖在心中,路德面部表情一如往常笑意燦燦,將書寫完的紙卡插在架上晾乾,仰起上身活動筋骨,順手把溜到前肩的銀髮絲撩到耳後,從抽屜摸出髮飾將長髮綁成高馬尾避免妨礙工作,那一疊紙卡剩下最後一張,想到是要給誰的商店之主便忍不住勾起笑容。

在紙卡上半部寫下制式內容,於署名之前附註其他事項,笑意從藍綠眸中傾洩而出,他萬分期待對方看見時的模樣。

把所有的邀請函裝入信封及袋中,彈個響指叫來養在後院的烏波斯,被馴獸師調教得相當有靈性的烏波斯穿著能吸收體液的特殊服裝,自動自發的伸出觸手穿過提繩,另隻手則繞過路德臀下將人抬起來放在自身上。

路德像個王者指揮著「座騎」往各個戰士據點前進,腦袋裡謹記著各個戰士的活動範圍,順利找到所有人並轉交大小姐指定送出的邀請函,又一路驅趕著烏波斯往聖女之子的宅邸趕路。

來到梅倫房外,路德姿態優雅的溜下烏波斯的身體,整整衣裝與儀容後抬手敲門,梅倫不疑有他的請他入內,只見對方正在訓練穩定度的排撲克牌塔。

「有何貴事?」梅倫抬起綠眸,路德無事不登三寶殿哪。

「喏,大小姐託我送的邀請函。」將邀請函挾在指間遞給梅倫。「請務必出席。」

「謝啦。」梅倫騰出一隻手接過,然而對方並沒有離開的打算,那雙漂亮的藍綠眸直盯著他,眸中別有另番意味。「……你看起來相當期待我打開它。」

「是啊,難得我親自、特地拿來給你,不當場拆封嗎?」眨眨眼,路德擺出無辜的表情,見此狀,梅倫背脊竄過一陣涼,手中這封信感覺是一個不定時炸彈,可以不拆嗎?「請拆信吧,梅倫。」

迫於路德期待的壓力,梅倫只好拆開信封,潔白的紙卡的確相當美,手工書寫的草寫字體如同印刷般烙於紙面,不過空白處的附註事項令他不禁沉默。

「路德,你能解釋一下這附註事項嗎?」

「我記得我寫的字相當端正,你若看不懂的話,恐怕要請沃肯幫忙調整了。」

路德以一種惋惜的口吻談論,令梅倫抿起嘴唇,勒令自己不能被路德牽著走。

「我是說,我什麼時候欠你這些東西啦?」梅倫舉起紙卡,指指上頭的欠帳款項,「若是真的的話,我這輩子拆了都還不了吧?」

「從一開始就欠了,因為你得到的東西遠比這還多。」路德輕笑,前傾彎身勾起梅倫下顎,迫使對方抬高臉龐。「放心,我不拆你,拆了你誰來陪我玩?」

「是給你玩,不是陪你玩吧?」梅倫挑眉,揚手扯掉路德綁著高馬尾的髮飾,瞬間銀髮如瀑包圍了他。「說吧,我得到你什麼,得把我自己賠給你?」

「馴獸師的心,所以,你必須等價交換。」

「那,可以退貨嗎?」梅倫眨了眨眼,忍不住勾起唇角。「我怕我付不起。」

「我都送貨到府了,你說呢?」

──當然是,不可能的啊。因為那也是梅倫急欲想得到的東西哪。


那廂兩人熱烈而甜蜜的親吻著,梅倫鬆開握著紙卡的手得以擁抱彼此,輕飄飄落在地面的邀請函註明魔術師的欠帳內容。


親愛的梅倫先生:
您於近日得到本商店的鎮店之寶,請擇日付清款項。
您誠摯的朋友‧路德

 

(完)

***

其實當時只有負責威廉的部分,然而副摧阿涵跑來詢問能否臨時接路德,最後想想還是決接了XD

為了跟威廉的分開,所以這篇是甜甜唷>U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