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拍打,可以餵食


→→→CWT46已報名←←←







然後《易碎品》後五章有掛密碼,不用留言問我,因為我不會回覆的XD
一是因為《易》已出本,二是這密碼跟之前某篇一樣,不用想得太難,直覺填單字就對了owo!


密碼部分,請先在記事本上打好解答,接著使用複製貼上,即可在密碼處輸入中文字唷!
但綾音違及《易碎品》依舊是舊式的英文密碼唷!

CP:艾伯X艾依(眼鏡犬)

※嗯……大概是復活後的時間點回到艾依查庫R5前(?)

 

 

「艾依查庫,你為什麼要站在我面前!」

艾伯李斯特執劍低吼,本該衣著整齊、儀容潔淨的帝國元帥現在竟顯得有些狼狽,方正的軍帽已落在一旁與車伕的屍體堆疊一塊,血液染紅了白手套,那是他左臂受傷淌落的血珠被布料吸收。

雙眸直瞪著站在面前、那曾經是他最熟悉的夥伴,如今扛著銳劍立於前方,銀劍上的殘血收割於他的臂膀,藍眸中的輕佻與沉重混雜成一團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那是憎恨、是哀傷還有一絲落寞。

艾伯李斯特從來都能分辨艾依查庫的神情,一如艾依查庫總該知曉艾伯李斯特的舉動所求為何者。

他們太過熟悉彼此以至於將雙方看得太重,當某一日平衡成失衡,所有的一切都亂了套,目標、要求、過往如亂轉的齒輪越來越亂,失速的奔向無法共同理解支持的境地。

於是誰走了,又剩下誰孤獨的留在原地。

沒有對方自己也能活下去。這是他們共同的信念卻成為一道跨不過的鴻溝,若理解過於困難,不如執劍相對。

艾依查庫的銀劍扛在肩膀,由他設計的這一場伏擊無懈可擊,他帶領的傭兵團在城郊的產業道路圍攻艾伯李斯特的座駕,車伕來不及反應便被抹了脖子倒在一旁,壓後的士兵也被團員剿殺,順利的令人感到不可置信。

就算爬到了元帥這個位置,身旁的衛兵倒也沒多幾個。

艾伯李斯特的劍是鈍了,眼力倒是還沒廢去,瞬間衝出馬車外頭殺傷團員,艾依查庫就是在這一刻偷襲成功,暗殺者的本能是磨得越來越銳利且準確。

聽見艾伯李斯特的質問,艾依查庫晒笑一聲。這一場對質只有他們,其他團員做壁上觀的圍成圓圈,他早交待過了,只有自己能夠成為艾伯李斯特的對手。

「艾依查庫。」低沉的聲從喉間吐出,啊,這是不悅吧?艾依查庫判斷出對方正在逼問自己。一如既往。

輕蔑的投去一眼,他拒答這個問題,理由他清楚但有說明的必要嗎?

「擅組傭兵團妨礙帝國作業。艾依查庫,逃兵身份還敢出現在我面前,想去蹲帝國大牢嗎?」艾伯李斯特拋棄第一個疑問,直接詢問第二個問題,艾依查庫的一舉一動都有

探子定時回報,但這些他全壓在公文最下方。

「傭兵團不隸屬政府機關,妨礙?我只是賺錢養活自己罷了。」艾依查庫嗤笑,艾伯李斯特要不要剿滅傭兵團不過是時間問題,當哪一天必須解決掉他們的話,想必也不會手軟的,最多最多也只是招安而已。

「所以你現在是要與我為敵了?」

「是你覺得我擋了你的路吧?」

「那是誰一聲不吭的擅自離去。」

「我的假單貌似是閣下親自批准,」艾依查庫沉下臉色,倏地衝向艾伯李斯特揮劍。「不就是你要我走的嗎!」

抽劍格擋,艾伯李斯特周身泛起銀白色的熾雷瞬間構成一張電網,沿著劍身竄流到艾依查庫的劍,麻與痛襲擊指尖到掌心,這技能他看過太多次卻沒想到這次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急忙後退要退開這個攻擊範圍。

飛起一腳踹向艾伯李斯特,猛然間一塊黑布籠罩著視線範圍,艾依查庫快劍斬碎對方的軍裝大衣,然而人卻消失不見──往右揮劍,一聲劍與劍交擊的嗡鳴炸響。

右眼是艾依查庫的死角,曾幾何時也成為艾伯李斯特下手的目標。

「這招沒用的,艾伯李斯特──唔!」順勢轉身,只見銀光一閃,他趕緊偏頭卻閃避不及,左太陽穴炸開疼痛眼前倏然黑暗一片,他揮劍的手驀地劇痛,艾伯李斯特趁勝追擊削過手腕迫使銀劍落地。

被人壓在地上猛打,艾依查庫掙動著身體也回以拳頭,待疼痛褪去得以睜眼時銳劍刺在頸邊,森森寒刃帶出頸邊血絲。

「想走的人,是你。」艾伯李斯特的低語像低聲的控訴,他批准假單是看出艾依查庫想要離開,如果離開他身邊艾依查庫能過得比較快活,他又為何不放對方走。

「所以,又是我的錯?」艾依查庫咬牙,若艾伯李斯特要求自己留下的話,他不會搭上那班列車,他們不會分道揚鑣。「是,你沒錯。一直都是我的錯。」

「別再站在我面前了。」揮起的劍並不想斬到對方身上,但繼續下去的話,總有一天,他勢必得親手了結艾依查庫。

「……那我要在哪裡?」藍眸裡一片茫然爾後迸裂的是壓抑不住的怒氣與恐慌,艾依查庫直起身扯住艾伯李斯特的衣領,「你告訴我我站在哪裡你才願意看到我啊!」

「我請求你回到我身後的話,你會答應嗎?」艾伯李斯特詢問,判斷著艾依查庫的神情。

「卑鄙。艾伯李斯特,你他媽的太卑鄙了。」察覺到其言外之意,艾依查庫破口大罵。

「站在我面前,你快樂嗎?」艾伯李斯特不能否認自己打算想要一箭雙鵰,「如果這樣你感到愉快的話,那就這樣吧。」

「你不願放棄,不管怎樣你都不願放棄。」艾依查庫頹然無力,不管他怎麼努力,艾伯李斯特就是不打算放棄名利跟他離開。

「我沒辦法。」艾伯李斯特淡然一笑,他又何嘗不懂艾依查庫的想法。「但你可以。」

 

--選擇留下或離去、並肩或對立。艾依查庫永遠都保有這份權利。

 

(完)

***

其實我是聽到歌之後突然被打中的,好久沒寫眼鏡犬了

歌是這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BibZRHu54

但其實好像沒用的XDDD

 

這一對……說不出來,但我想他們還是最熟悉彼此。

至於旁邊傭兵就,打醬油,你們懂的,他們不重要(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紫璋(眼鏡大好
  • 艾伯艾依~!!超萌的阿!
    可是這篇好像有點虐Q Q
    艾伯我愛你~~~!!!
  • 謝謝喜歡WWW
    這對真是很萌,不否認後面有點虐啦WWWWW
    不過妥妥的,他們還是最瞭解彼此咩~

    襲音 於 2014/03/16 18:18 回覆

  • 訪客
  • 艾伯你這傢伙嗚嗚嗚嗚嗚嗚太過份啦就不能別這麼執著於權力嗎狗狗明明是多麼的愛(?)著你嗚嗚嗚嗚你這個負心漢啊啊啊(/Д`)~゚。
  • 罵艾ㄅ狗狗會跳出來咬你喔(不
    艾ㄅ也是很愛狗的啦真的相信我Q口Q(欸

    襲音 於 2014/04/14 09: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