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肖時欽X孫翔

※題目:A先寫出一篇短文,B以自己的風格寫A一樣的故事來玩XD

A:襲音 BA

 

 

從雷霆戰隊轉到嘉世戰隊,肖時欽努力融入新團體的同時也發現嘉世俱樂部與蘇沐橙間的暗潮洶湧。

不過他只是個局外人,還未擁有過問的資格。葉秋的存在對於嘉世而言就像一座繞不過的大山,更像斷去的一臂,原以為得以擁有一片安寧,卻發現幻痛三不五時的發作,但現在想把臂膀接回去?

很抱歉,臂膀早已成了另一隻戰隊的肩膀,回不去了。

肖時欽暗暗觀察,影響最嚴重的,恐怕是孫翔跟原本葉秋的隊員。

說到孫翔,肖時欽頓時覺得這果然是個年輕人,心高氣傲卻也像個大孩子,尤其是幫他取綽號時的神來一筆……搞得現在一些人也用「小事情」叫自己。

「小事情,在外頭?幫我買宵夜。」嗶嗶,手機接收簡訊,沒想到孫翔拿了自己手機號碼第一條訊息竟是叫他買食物。

「要什麼?」

「炸雞兩塊。」

宵夜吃這麼油?肖時欽皺眉,以往在雷霆要是買宵夜的話,大多都是買黑輪、米血之類的關東煮,誰叫他們隊裡有個女孩特別注意身材呢。

閉眼把以前的戰友拋到腦後,自己都放棄了雷霆,又有什麼資格回想呢?

特意跑了趟把炸雞買一買,趕在門禁前回嘉世,四溢的香氣的確是勾人食慾,來到孫翔門前敲兩下等待對方開門。

「謝啦!」接過炸雞袋子,孫翔這時候就像個青春的大孩子,看不見那盛氣凌人的模樣。「多少?」

「不用了。」沒多少錢,肖時欽不打算斤斤計較。

「好吧,謝啦。」孫翔聳肩,還真的大言不慚的讓對方請客。

「那我回房了,孫隊晚安。」肖時欽心底苦笑,揮揮手後回隔壁房,但還沒換衣服,門卻被敲響了。「怎麼了?」

「這塊給你,」把香噴噴的炸雞塞到肖時欽懷中,孫翔臨走還丟下一句話。「不過雞腿是我的。」

看著炸雞,肖時欽可真的是哭笑不得了。

但是偶爾吃一下,似乎也是不錯的。

 

***

 

A子改寫:

 

 

  肖時欽初踏入嘉世俱樂部大門,迎向鎂光燈的同時也自認將被光輝籠罩。但幾分鐘之後他就從悶不吭聲的蘇沐橙那兒,發現了事情並非如此。

  第二次踏入嘉世俱樂部,是同一天的晚間,飯後沒有繼續在技術開發部待著,而是被陶軒帶著去對門的興欣走了一圈……極為慘烈的收尾。肖時欽瞬間覺得此處還是挺讓人心安的,甚至不這麼認為都不行,因為這已經是他的新東家、新未來。

  他拋棄雷霆,而雷霆也不再有他的容身之處。他肖時欽的大名或許在戰隊歷史中能夠恆久站住腳,但是空缺下來的時光,那就是空缺的。

  所以他必然要讓嘉世的選手們站起,然後所有人一同大步向前。

  偏偏,就是有人的步伐特別大、特別快,跑到前面終於一個回頭,卻不是笑著要人趕緊跟上,而是嗤笑一聲要人別拖後腿。有些可惡,卻又有自傲的能力,肖時欽就是這樣看著孫翔,一個如坐虛位徒有意圖的隊長。

  「麻煩……」嘆氣,飯後的散步一直是他拿來善加利用的思考時間。肖時欽踱步要回去,但是口袋裡頭隱約的震動感,密密麻麻的不間斷,惱人的啃嚙上相當疲憊的心頭。

 

  「小事情,在外頭?幫我買宵夜。」

 

  用小事情來稱呼自己,姑且還能當作是隊友間開始親密起來的象徵,但幫人帶消夜雖不是大事,肖時欽還是不住搖頭。

  動動手指,這種舉手之勞他還真沒有理由拒絕。也不應該拒絕。

 

  「要什麼?」

  「炸雞兩塊。」回訊同樣飛快。

 

  肖時欽對於那傢伙的飲食習慣不予置評,再說彼此本就不同鄉,口味不盡相同。但是轉個方向繞路買到炸雞,他還是沒能遏止鼻尖纏繞油香之後,本能的反應。

  「吃這麼油不要緊嗎?」他趁著還沒走回宿舍,低低地說了。

 

  當孫翔開門隨口說著「謝啦」,肖時欽也像是完成任務一樣迅速將食物交出去,可是他卻不能走,因著這眼前的大男孩還算有良心,記得買東西是要付錢交易的。

  「多少?」

  肖時欽搖頭,「不必了,孫隊吃完早點睡就是了。晚上吃這麼油膩的東西,還是要多注意身體,別影響訓練了。」

  「囉嗦,謝啦!」孫翔沒把那看似好心的叮嚀放在心上,更重要的是這傢伙大方請客,那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肖時欽看著對方關門,也只是笑笑,走向對門的房間便是自己的居地,走進去想換下沾上香氣的衣服,可是後頭又是「碰碰」兩響。

  真是不得安寧,從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開始。

  「還有事?」肖時欽看著自己開門探頭的孫翔。

  「這塊給你。」仍冒著熱煙的炸雞套在塑料袋內,被孫翔隨手擱在一邊的桌子,「你自己吃了就知道會不會影響訓練啦!」

  這算哪門子的理由,再者,你這反應也太慢了吧──肖時欽險些要喊出來,可是孫翔也不給他機會,最後又放了一槍,徹底讓機械師繳械投降。

  「不過雞腿還是我的,小事情,下次聰明點買兩隻雞腿,你就也有一隻了!」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