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背景放在生前,文中有私設、R卡劇透與捏造(修稿中所以最後實體書會再增刪一些)

※試閱跳著放,不連貫

 

隆茲布魯王國悠久的歷史中,從未有任何一位王族遭到放逐,唯有古魯瓦爾多一人因品行不良兼犯下重大惡行,因此國王與眾大臣決議將三王子流放。

舉國嘩然,眾人紛紛猜測三王子究竟犯了什麼罪行、又將流放到何處,憐憫全無、譏諷不少,最歡欣鼓舞的莫過於一幫負責伺候古魯瓦爾多的僕人們,總算可以不用提心吊膽了!

至於事件中心者,那位千夫所指、慘遭放逐的王子殿下正在寢室更衣,房裡屬於他的物品早已打包裝箱,隨他一同流放,剩下帶不走的全鋪上白布巾防塵。

穿衣鏡映照出挺拔身影,也照出另個忙碌的傢伙,橘髮的衛官跟平日一樣,仔仔細細的替三王子扣上每顆鈕釦、順過衣物每道皺折,繁複的飾品一樣樣別在合適位置。

兩人貼得緊密,屬於藥草的清香竄入鼻間,紅眸慵懶的從鏡面追蹤對方的舉動,這傢伙是個奇妙的人,明明怕他怕得要命卻又死撐著身體與恐懼,像塊牛皮糖牢牢的跟在後頭。

但這些在今日都要告一段落,往後他便自由了,無須束縛於此。

「殿下,您該啟程了。」威廉瞥一眼時鐘,回過神確定三王子穿戴無遺後,拉門恭送殿下。

踏出房門之前,古魯瓦爾多難得回首,即將離開住了十四年的寢室,有生之年怕是不會再踏進來了。

哀傷如白雲飄過一秒不停,古魯瓦爾便將之扔棄於腦後,勾起唇角,他大步流星走過長廊、踏過螺旋梯來到王宮後方的廣場。

晨霧如穿著白衣的女孩緊貼皮膚,帶來微涼的觸感瀰漫在廣場之中,至於隨行的行李及分派來護送王子的一路騎兵早整裝以待。

縱使貴為王子遭到流放時,也只有洛斐恩一人替古魯瓦爾多送行,名義上的父王母后及兩位兄長連影子也未曾出現。

「王子,一路小心。」洛斐恩簡單送上祝福,年輕的王子即將外出歷練,體會這世界的險惡與美好,離開限制的宮殿與身份束縛,才能真正擁有屬於自己的未來。「這個就麻煩你幫我送去了。」

老者遞上的籠子裡裝著紫色皮毛的活貓,如今正喵嗚喵嗚的看著洛斐恩,似乎非常不想跟對方分開。

「嗯。」古魯瓦爾多拎過籠子,拿到眼前直視時活貓往後邊靠去,以肉眼可見的模樣全身豎毛的抖了起來。

嗤笑一聲,威廉已經接過籠子放到堆放行李的馬車中。

「再見。」

「別再見比較好。」

古魯瓦爾多明顯不贊同洛斐恩的話,但就在他策馬轉身時,威廉也已踩蹬上馬默默歸入隊伍中。

見狀,古魯瓦爾多挑眉,在父王詢問他流放要帶誰時,第一時間就是把這個傢伙踢出名單──事實是,他一個人也不想帶──但終究事與願違。

「有何問題嗎?」洛斐恩上前詢問。

「沒。」雖然不解父王將威廉繼續安插在身邊的原因,但古魯瓦爾多並不打算花心思探討這問題,反正出了國門一切都有答案。

「走了。」

雙腿輕夾馬腹,古魯瓦爾多一騎率先衝出,黑紫色的披風迎風颯颯飛揚,身後負責護送王子的騎兵駕著馬匹跟上,塵土因馬蹄踩踏而漫天,洛斐恩站在原地目送,直到那身影消失在視線盡頭,天光破開晨霧灑落大地。

 

策馬奔馳於蓊鬱林間,陽光從縫隙隨著馬身帶起的風搖曳瀉地,一路十來騎的隊伍護送身處正中央的古魯瓦爾多,走在林間小道要翻過這座山,想從山後的關口進入魯比歐那共和國。

一路縱隊行進的速度媲美急行軍,威廉騎在古魯瓦爾多前方兩個馬身的位置,全神貫注警戒著,偶爾用眼角掃一下騎在後方的王子──那投來的視線令威廉背脊發涼,好似被蟒蛇纏住的青蛙──不解自己又做了什麼令對方那麼好奇。

想想已經許久沒有經歷這般注目禮。威廉待在王子身邊已有一段時間,深深瞭解到但凡令古魯瓦爾多感興趣的,都有可能會倒大楣,現在的他只希望能夠順利護送王子到連隊基地。

行軍的氣氛是沉悶的,無形間被人封上嘴巴似的,突然間,最前方的騎兵拉韁煞住,後方的人反應相當迅速,整齊劃一的停下前行的步伐。

屏氣聆聽,腳步聲偽裝成清風拂過樹葉的沙沙聲,威廉抽劍以待讓馬兒往古魯瓦爾多方向靠近,緊繃的氛圍令額際緩緩滴下汗珠,是武裝強盜還是一般盜賊或者是刺客?

最近隆茲布魯有發生過天災人禍,導致人民必須以強劫為生嗎?

威廉在腦內分析,突地右臂被人輕拍,轉過頭只見王子一臉不滿。

「過去點,別擋路。」劍離鞘,古魯瓦爾多自然知曉眼前發生的與可能會發生的事,總算遇到有趣的事情讓這趟旅程不再無聊。

「殿下,這裡危險,請您往後退。」威廉瞠目,當然是不敢退到一邊,然而就在他們簡短交談時,敵人出現直攻中間的古魯瓦爾多。

冷箭不間斷的嗖嗖嗖射來,山路狹隘且馬匹體積太大,威廉翻身下馬閃過對方攻擊,銀劍一繳削過敵人持斧的手腕,準確而俐落的削斷手筋,對方抱著流血的手大叫一聲。

威廉並未痛下殺手,使了個眼色給同伴要留下活口詢問。

才剛離開國門便引來隱藏身份及劍路的刺客交手,光天化日之下想剷除古魯瓦爾多的意圖如司馬昭之心,這一隊精兵並非烏合之眾。

迅速的解決為數不多的刺客,威廉呼出一口氣卻聽見旁邊傳來慘叫聲,古魯瓦爾多站在其中一名刺客面前,被削斷的四肢露出森森白骨,三王子像貓捉耗子般銀劍隨意劃過那人皮膚帶出血珠,用那雙紅眸似笑非笑的緊盯對方。

癱坐在地上的刺客之首傷痕累累,作夢也沒想到三王子的劍術竟然如此高強,貴族會使的劍術多半華而不實,腰間掛著搞不好還是唬人的空劍鞘,哪曉得撞到大鐵板。

失敗了……就在首領已有赴死的決心時,一道藍色身影倏地插入眼前,遮去三王子的凌厲視線。

「殿下,您沒事吧?」威廉側身擋住身後的人影,硬著頭皮面對眼前亢奮到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三王子,對方看起來就像找到心愛的玩具,只可惜並非將物品好好收藏,而是想血腥暴力的拆卸。

「讓開。」古魯瓦爾多感覺到自身的血液正在沸騰,鮮血的鐵鏽味刺激嗅覺,令他興奮的舔起乾涸嘴唇。

「這些刺客屬下會解決,請您先休息吧。」威廉頂著壓力半步也未動,深怕自己讓開一步,三王子手中的劍便會刺穿身後人的胸膛。

「你在怕什麼?」威廉的舉動古魯瓦爾多看在眼裡,這令他些微不滿,於是刻意湊到最近的距離,讓滿佈彼此身影佈滿對方眸中。

「並沒有,殿……」威廉反射性回答,對方戾氣太重,肩膀潛意識的瑟縮了下的動作,沒能逃過古魯瓦爾多的眼。

「你怕我殺了他。」古魯瓦爾多自問自答,「像地下道的屍體一樣。」

「那不是您動的手。」威廉低聲回應,他知道的,那並非真相。「這些人並不值得您的劍染上鮮血。」

哼一聲,古魯瓦爾多收劍入鞘,拋下眼前的雜事找了棵大樹席地而坐,順手抓過行李堆上的貓籠,原本瞇眼睡覺的小貓因晃動而醒來,開始發出淒厲的貓慘叫。

 

(續)

***

修稿後幫貓刷個存在感,之前都忘記貓也跟著踏上旅途啦XD

可憐的威廉依然是勞碌命,可是勞碌的他真有趣WWWW

王子……老樣子(?)你們懂的:DDD

希望你們喜歡:D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