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背景放在生前,文中有私設、R卡劇透與捏造(修稿中所以最後實體書會再增刪一些)

※試閱跳著放,不連貫

 

迷濛間威廉感覺自己渾身痠疼,熱度如蛇般攀爬全身,腦袋正被大火燉煮不自覺的發出囈語,想翻身卻被大掌壓住,微涼的掌心短暫的舒緩了不適。

「嗚……水……」唇瓣因高燒而缺水乾裂,年輕軍官滿身大汗,唇間一陣微涼後又沉沉睡去。

當威廉因為喉頭乾涸而清醒時,只見旁邊有位老醫生正在打瞌睡,想爬起身卻扯到傷口,痛得令他倒抽一口氣又趴回床舖,冷汗涔涔。

「你醒啦……咳咳,」老醫生聽見聲響清醒,清清喉間的痰直起身子替威廉檢查。「高燒退了,傷口恢復的不錯。」

「殿下呢……」威廉掛心的還是同個人,不曉得是不是又跑了,或是被刺客餘黨所害?

「你等等。」老醫生停下檢查的動作離開床邊,走到威廉看不見的地方,雖然想轉頭卻因傷口而無法動彈。

「找我?」古魯瓦爾多從沙發走來,一屁股坐在老醫生剛才的位置,然後他看見年輕軍官在蒼白的病態中露出一朵可稱為安心的微笑,似在慶幸他沒事?

「殿下……您沒事……」威廉總算安下心,隨即又耗光了體力般喘得不行,背部的箭傷並不深,但麻煩的是上頭塗了一層毒藥,幸虧不是難解的劇毒,當時古魯瓦爾多把人帶回城鎮找醫生,毒性中和後救回威廉的小命。

就在威廉昏迷時,古魯瓦爾多也與剩餘的護衛集合,可惜折損了幾位護衛。

「傻子。」古魯瓦爾多偏著頭,難得孩子氣的探前身子戳戳威廉緊皺的眉間,這傢伙根本沒有為他擋那幾箭的必要,甚至一副壯士斷腕的打算留下斷後的打算,一副他伸出援手很不可思議的神情。

就算是隻寵物跟在身邊也好幾個月,雖然他一度想把這傢伙跟其他獵物一樣剖開喉嚨、看對方血液流光後死亡,可是當那雙唇變得如此蒼白後,古魯瓦爾多心頭又有一份難耐的煩躁。

父王將他假定成兇手並沒有錯,他是真的很想要把所見的生物都殺光,讓死亡替眾人慰藉,但他還保有部分良知,那些無辜的人、不對他出手的人是不能殺的。

洛斐恩看出來了,他骨子裡有著苦苦壓抑的殺戮慾望,一天天的茁壯,終有一日會成長到連他自己也無法壓抑,所以建議他去連隊,可以順理成章的排解這份不被世人接受的殺意。

「你到底為什麼要跟來。」古魯瓦爾多低聲念著,因為編派到他身邊,這個像小丑魚的傢伙生命似乎常受到威脅,有機會逃離卻又傻呼呼的跟著,莫名其妙。

「嗯……」威廉瞇起眼,王子似乎在問他問題?「您……要走……?」

橘髮的軍官迷迷濛濛想爬起身,宛若他真的說一聲現在出發,對方也會拋下發高燒的病體強迫自身歸隊。但是這般追隨究竟想要得到什麼?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一國王子了,這傢伙是因為他是他,所以才用盡氣力追隨嗎?

意識到這個可能性,古魯瓦爾多吵雜到不得安寧的靈魂似乎也靜了下來,單手壓下對方欲爬起的身體,拎起滑落的棉被整整齊齊的蓋好,見年輕軍官倔強的半闔半睜眼,他用拇指搓紅了對方的唇,接著往後躺靠在椅上。

「睡吧,庫魯托。」

 

因為威廉受傷的緣故,古魯瓦爾多一行人在魯比歐那多待了幾日,對於拖累王子行進的腳步,年輕軍官十分過不去,幾次嚷著說自己沒事可以繼續旅程,但古魯瓦爾多只是扔來一把劍。

「一分鐘。」

威廉別說一分鐘了,重傷未癒連半分鐘也撐不過,劍被打飛之外好不容易收線的傷口再次迸裂,傷上加傷。

最終還是只能乖乖躺臥,盡早把傷養好才能繼續護送王子,雖然帶來的預算不足以一人一間房,除了古魯瓦爾多之外都是四個人擠一間,照理說古魯瓦爾多應該會待在自己房內……

「喵!喵喵──喵喵!喵!」威廉的房間裡傳來無限驚恐的貓叫聲,只見毛色特殊的小貓死死貼在籠子裡,閃躲古魯瓦爾多探來抓牠的手。

「過來,給妳吃的。」掌心裡放著一把貓糧,古魯瓦爾多瞥見貓咪耷拉著耳,一副餓了幾天肚子奄奄一息的模樣,才把糧時找出來餵貓,只是不曉得是不是還在王國時太常威脅貓咪,導致小貓根本不領情。

「嘖。」籠子這麼大一個而已,躲來躲去只是白白浪費時間,但似乎是被逼急了,貓咪用牠許久未修剪的利爪抓傷古魯瓦爾多,幾道血痕滲出血珠。

「喵!喵!喵!」貓咪揮舞著爪子,眼中似乎含著淚光,喵嗚聲彷彿在呼喚以往會照顧牠的人。

「爪子該剁了啊。」古魯瓦爾多垂眸審視傷口,喃喃的打算讓貓咪警戒度更上一層樓,紫毛全部豎起只差沒撲上去咬人。

「殿、殿下,請別威脅牠……洛斐恩先生請您將牠帶到連隊。」要帶去的絕對不是屍體而是活體貓咪啊!

威廉撐起身體制止古魯瓦爾多的行為,雖然想把貓咪抱到懷中以方便逃開三王子魔掌,奈何箭傷正在痊癒中無法使力。

古魯瓦爾多盯著威廉、威廉盯著貓再回眸看三王子,視線一陣角力後,銀髮王子收回手讓仍在微燒的年輕軍官帶走,他撐頰看向因鼻塞而張嘴呼吸的威廉,感嘆對方身體實在虛弱。

威廉先將貓籠放到玄關處,倒了些水跟貓糧到籠中的小碟子,隨後挖出醫藥箱走回古魯瓦爾多身旁,半蹲於對方膝前將棉籤沾上紅藥水,在古魯瓦爾多的默許下上藥。

紅色的藥水於傷處抹開,將蒼白的手背染上一層紅,藥水滲進傷處令手指突地抽動,威廉下意識的低頭吹出一口氣,涼涼的舒緩了抽痛,最後覆蓋紗布保護傷口。

赤眸若有所思,接著翻掌為上撫過年輕軍官呼吸的嘴唇,指尖的溫度驀然竄高,對方愣在原地宛若遭到雷擊。

「殿、殿下,屬下先……」威廉腦袋一片空白,全然不曉得為何會有這般親暱的舉動,總覺得不趕緊擠出話打破現狀的話,恐怕會發生恐怖的事情,催動四肢離開現場,威廉幾乎是同手同腳的走去玄關。「先去幫貓修指甲……」

三王子一臉沒事樣,好似只是他唇瓣沾染異物,對方抬手替他撥去罷了。

眼角偷偷瞥向支頰坐在單人沙發上的古魯瓦爾多,威廉暗吞一口口水,拿起剪刀開始幫貓咪修剪爪子,連小動物的反抗導致手背被狠狠抓了幾把都沒能讓他回神。

自己似乎反應過度了,大驚小怪的說不定又給三王子壞印象,等等是否該向對方道歉呢?喀嚓喀嚓聲規律響起,放棄掙扎的小貓乖順的讓他剪去太長的貓爪,突地與古魯瓦爾多四目相對,讓他心臟幾乎漏跳一拍,手中的剪刀差點刺中貓。

「喵!」

「啊,抱歉。」年輕軍官低頭處理幸好沒傷到貓兒,此時古魯瓦爾多轉過頭去,隱隱約約的,威廉感受到三王子似乎不怎麼開心,果然還是因為閃避的太明顯了吧?將貓放回貓籠,威廉以一種壯士斷腕的決心走到古魯瓦爾多面前低頭。

「怎麼?」古魯瓦爾多挑眉,這傢伙站他面前擋光做什麼?

「請殿下恕罪,剛剛若讓您不悅實在抱歉……」威廉都想打自己腦門,一段話沒頭沒尾的哪知道他在說什麼,但明講又很奇怪,因為根本沒發生什麼大事。

「嗯。」古魯瓦爾多輕點頭,隨後又把人叫住。「庫魯托。」

「殿下?」威廉詫異回眸,只見古魯瓦爾多指指他猶在滴血的手背。

「去擦藥。」

「是,謝謝殿下關心。」渾然不覺手背被貓抓到滲血,威廉翻出醫藥箱為自己消毒、塗藥,果然只是自己反應過度吧!

古魯瓦爾多垂視被包紮的手,果然是個愛大驚小怪的傢伙。

無意識的摩搓指尖,蒼白的唇瓣像把雪白刀刃橫在心頭,怎麼看都不順眼,濕熱的吐息彷彿仍留在指尖,人類有這般柔軟過嗎?他幾乎記不得了。

……橫豎也不重要了。

 

***

嗚呼呼~~~來發試閱啦~~~~

王佐本的預購已經開了,歡迎想要的朋友填單喔(艸)

也歡迎跟我說說感想(艸)

 

【王子威廉】《守陵人》預購表單↓

按我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