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背景放在生前,文中有私設、R卡劇透與捏造(修稿中所以最後實體書會再增刪一些)

※試閱跳著放,不連貫

 

 

 

布隆海德城的議事殿,挑高的天花板鑲嵌著彩繪玻璃,一座巨型水晶吊燈懸掛其上,當第一縷陽光傾灑議事殿,特殊角度的折射將此處照耀得明亮無比。

兩扇雕花大門緩緩開啟,紅地毯一路鋪設拾級而上,橫過那張象徵權力的王座延伸到內部,僕人將垂地的簾幕以金絲窗繩束緊,花園裡剪下猶沾露水的鮮花佈置,窗明几淨,等候國王與眾大臣的來臨。

隆茲布魯的國王陛下總在七時一刻準時抵達議事殿,在眾大臣的恭迎目光下以堅定步伐走到王座前落座,靠著高椅背炯炯有神的聆聽大臣們彙報。

而國王身旁站的分別是大王子及二王子,從幼年時期便在國王左右學習並輔佐,未來不管是外派封疆或是繼任都是萬中選一的人材,對於這兩位繼承人國王感到相當滿意,但對於古魯瓦爾多卻只能嘆氣。

這個最小的王子,國王搞不懂究竟哪裡出了差錯,血統優良的王室怎麼會出現一個怪胎。

前頭有兩個能幹的兄長,的確是輪不到第三順位的古魯瓦爾多繼承王位,但這不代表他就能放棄王室責任。

之前,古魯瓦爾多幾乎不曾踏足議事殿,寢室或是訓練場反而能找到對方的身影,今日的出現著實出人意料,或許是終於意識身份不同於常人了?

大臣們跟兩位王子間的眼色傳遞,從三王子進門以來不斷往來於彼此,人人揣測著古魯瓦爾多行為背後的意義,詭譎氣氛頓時瀰漫於廳內。

事件中心的銀髮王子如無事人般坐在離臺階三步遠的座位,慵懶的支著頰、蛇般冰冷的紅眸半斂掩去眼底的無聊,輪番上臺報告的聲音混雜一片,宛若一首催眠樂曲。

全身細胞吶喊著無聊的古魯瓦爾多,提不起勁參加對他而言將是「意義非凡」的晨會,這裡的空氣太過污濁,分不清這幾股的香氣融合成一股異味,令他昏昏欲睡。

直到嘈雜的背景倏然消音,寂靜令古魯瓦爾多回過神,視線聚焦於前方,一頭鮮艷橘髮襯著蒼白臉色的傢伙正跪在他跟前,那雙燦燦的綠眸宛若上等祖母綠,讓這個議事殿像點了燈光般熠熠生輝。

這誰?

「殿下。」輕啟唇吐出恭敬的稱謂,古魯瓦爾多抬眸難得正視一個人,但並非是因為對方的呼喚,而是因為那雙對比之下顯得異常鮮紅唇瓣,像是劃破頸項流出的鮮血塗抹其上,紅得令人注目。

「嗯?」喉間顫動,發出代表疑問的混濁喉音,不解在他走神期間發生何種變故,眼前這傢伙既面生又面熟,曾在哪裡見過?

古魯瓦爾多難得願意花腦力回想,他通常不做這種費神而且無意義的事情。

鮮艷的髮色宛若悠游魚缸裡小丑魚,無法遮掩的顯眼體色容易成為獵物──

他想起這人了,某次他從密道上來時撞見的傢伙。

「那就這樣吧,往後就由威廉‧庫魯托擔任古魯瓦爾多的貼身衛官。」國王敲定決議後宣告散會,從頭到尾並未徵詢過古魯瓦爾多的意見,想必是已預見拒絕的回答,又何必多此一舉。

古魯瓦爾多從小特立獨行,最常用那雙冷焰般的赤眸直直盯人,彷彿從虛空中看穿一個人的靈魂,無所遁形。偶爾會對人露出奇妙的詭譎笑容,問什麼也不應答,乳母、兄長乃至於國王王后全然不解古魯瓦爾多的行為舉止。

倘若只有這些,倒也還好。

偏偏古魯瓦爾多喜歡的事物與常人迥然不同……骨頭、標本、鮮血都是三王子的愛好,平日慵懶的他一碰到這些事便神采煥發,精神奕奕,甚至將死去的動物,如貓、狗、兔子、鳥兒等屍體取出骨頭,拿著小刷子細心清洗,最後像珍寶般擺在臥房作為奇特的裝飾品。

違背常人理解的舉動令服侍古魯瓦爾多的人如臨大敵,對他們而言,古魯瓦爾多本身便是「怪異」的代名詞,畢竟誰能神色如常的跟這些死物共處一室?於是僕役間口耳相傳「三王子是死神」、「三王子根本是惡魔」這類無稽之談,幾乎沒有僕人願意服侍。

要說古魯瓦爾多真是個挑剔的主嗎?恐怕也不盡然,流言加上不顯於色的一號表情,外在的壓力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闢謠亦止不住人心流失,古魯瓦爾多的僕人流動率最高,僕人們寧可去整理庭院、馬廄。然而三王子即將屆滿十四歲,到了該有個貼身衛官的年齡,更為了避免人員流動,最終決定塞個人在古魯瓦爾多身旁,這人也無須太大的能耐,只要能夠忍受三王子行徑詭異、又能被他們掌握的人就好。

這場暗潮洶湧的政治角力於檯面下此消彼長,誰都想推個替死鬼安插到古魯瓦爾多身邊,而威廉‧庫魯托不巧是個犧牲品罷了。

會議散場、人員散去,只剩古魯瓦爾多及半跪於前的威廉,負責清掃議事殿的僕人面面相覷。

沒讓尷尬流竄太久,古魯瓦爾多起身,長披風掠過威廉身側,軍靴踏地鏗鏘有聲,未打任何招呼逕自離去的王子令年輕軍官愣在原地,威廉還在等待對方的命令。

被嫌棄了?愣住幾秒,威廉起身跟上,現在的職務已是貼身衛官的他,不管主子如何嫌棄都得完成任務才行。

古魯瓦爾多信步閒逛似的,踩著不急不徐的腳步,而威廉維持跟在左後方三步,得以聽從指令又不讓對方感到厭煩的距離,仔仔細細的觀察三王子。

兩人安靜走過長廊,一路上遇見的僕人頭垂得不能再低,恭敬的稱呼黏在嘴中囁嚅不敢出聲,唯恐招惹古魯瓦爾多注意。

威廉皺起眉頭,不管王子殿下行為怎麼怪異,這些人未免太沒禮貌!

這必須寫在日報表中上呈給國王陛下才行。

威廉思考如何呈報的同時,驀然發現三王子行進方向錯誤,他記得接下來應該是教師到書房授課的時間,但是這方向並非往書房前進。

「殿、殿下,您上課時間到了。」見古魯瓦爾多越走越遠,威廉只得喊出聲,然而對方卻像沒聽見般,步伐依然故我前行。

要跑到三王子面前嗎?

或者三王子自有一番考量?

威廉不斷揣測卻也不敢超前,左彎右拐竟是來到武器庫,只見古魯瓦爾多熟門熟路的進入,一旁守衛滿臉無奈,他們不敢擋、也擋不住。

古魯瓦爾多的劍術天份比其他兩位王子來得高強,平常慵懶的人握著劍柄氣勢全然不同,像隻蓄勢待發的豹子,不長眼的人將被爪子摑得頭破血流。

狗眼看人低的守衛們曾經阻撓過,誤以為國王不待見的三王子能任憑他們搓圓捏扁,沒料到反被殺得棄甲求饒,若非手下留情他們恐怕成為一具死屍。

──王子殺人擁有豁免權,頂多流放罷了。

至此之後,守衛們再也不敢阻止古魯瓦爾多進武器庫挑把稱手的武器。

威廉不明所以,從未跟三王子多加接觸的他,聽聞這位王子的消息多半是負面的,堆積成一種令他摸不著頭緒的表象。

古魯瓦爾多不發一語拎著一把銀劍及獵槍走出來,未打任何一聲招呼往外頭去。

「殿下,您這是要?」威廉擰眉,他是被無視了吧?

可重點是,三王子到底想做什麼事?

一頭霧水的年輕軍官只能再度跟上,這回卻是來到馬廄外頭牽了匹馬,倘若再看不出三王子是準備外出的話,自己可以把眼睛挖出來了!

「殿下!」情急之下,威廉箭步衝向前抓住韁繩,但究竟攔下對方後要做什麼、說哪些話,自己卻沒個準。

他只知道不能讓人這樣跑了,否則便是失職。

好不容易,古魯瓦爾多紆尊降貴的施捨了一眼,赤眸透著詢問以及半絲被阻撓的不悅。

「殿下,您是要到哪裡?教師正在書房裡等待授課……」威廉努力想把跳脫慣了的三王子勸回書房,可是對方扔出一句話順利堵住他的嘴。

「別對我說教。」

扯過年輕軍官手中的韁繩,古魯瓦爾多並不想在課堂中枯坐,聽教師照本宣科的朗誦課文,倒不如沐浴在獵場中更能學得東西。

王室裡最需要的,保命之計。

 

(續)

***

嗚呼呼呼繼續來放試閱喔喔喔喔喔今天感覺好想放文(艸)

算是第二次相遇吧:D

小丑魚什麼的,不覺得威廉髮橘橘的很適合嗎:DD

王佐本的預購已經開了,歡迎想要的朋友填單喔(艸)

也歡迎跟我說說感想(艸)

 

【王子威廉】《守陵人》預購表單↓

按我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