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白庶X楊聰

R15注意、咬咬注意

※沒頭沒尾注意、英文文法如果錯誤實在是太正常的(O

 

平均二十來歲的男性,只要有正常的受過教育大多都能知道所謂的SEX,再不濟,同儕也會一起尋求各項管道試圖摸清楚。

那一群打榮耀的職業電競選手,都幾歲的大男孩了,自然不會漏掉這種事,只是平時都被訓練塞滿時間表,連交個女友都是件困難重重的事--再次體現輪迴已婚的方明華真是榮耀之光、榮耀宅男界的奇葩--所以每臺電腦或多或少都載了幾部「愛情動作片:腰部及手部限定」交流、觀摩、學習。

晨起慾望只能靠黃金左右手幫忙一下,想找個女生來個美妙的一夜情實在是想想而已,先別論那幾個有頭有臉上過全明星的男生,其他選手或多或少也是有上過電視,甚至在地主隊的城市裡怎樣都認得出來,這種情況下還敢出去一夜情,被認出事小、被抓包事大,到時可不是跪個268針的主機板可以解決的事,說不定還會因此斷送前途。

所以啊,還是想想就好了。

不過暗自互相幫忙的,其實也不在少數,反正該做的措施做好,講求公平、合理、舒服,誰也別虧欠誰就行。

外向的白庶玩得不小,人長得帥、會打扮又是有亞洲血統看來能溫柔對待女性的潮男,在異鄉英國豔遇不少,但多數時間待在戰隊裡頭依舊是POCKY一族。

反正都是成年人了,性自主是很重要的課題,圖個新鮮有趣也無嚐不可。

所以回到國內,不小心深夜聽見奇妙的呻吟倒也不大驚小怪,翻個身還能好好睡一覺。

只是暗自決定下次送張搖滾樂給隔壁的,辦事時可以放。

直到有天skype上,前隊友的群聊小窗閃啊閃,白庶擦著頭髮點開視窗。

 

Seed : hey , Bough. I sent a gift for you.Have fun J

Bough : What kind of gift ?

Seed : You’ll need it J

Bough :Ok,thanks.wait……

 

白庶聊到一半門響起,跑去開門時發現楊聰拎著一個小盒子,是門衛今早收到的,方才楊聰去買宵夜時順手幫對方拿上來。

「謝啦,坐一下。」白庶大方的請楊聰進房,低頭查看盒子正是從英國寄來的,沒想到還能收到前隊友給的禮物,令他心中暖洋洋的,友情不管千山萬水都能長存啊,要知道從英國寄來的郵資貴得要命!

楊聰還提著香噴噴的燒烤,原想說聲不用了回房大嗑宵,但見白庶抬頭射出的疑惑眼神,實在也不好婉拒邀請,只好將宵夜放到桌面撕開包裝忍痛分給對方。

Gosh!」白庶拆開禮物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後,笑罵一句後轉頭回去電腦前大爆手速,一連串英文行雲流水的刷屏,而那被扔到小桌几上的盒子,不偏不倚的砸中燒烤,楊聰只好無奈的盒子拿起來,不過那個包裝……怎麼看怎麼熟悉。

那,不是,保險套的包裝嗎。

果然是國外回來的這麼開放,保險套用盒裝的,這裡頭至少有兩打吧。

楊聰真心佩服自己如此淡定,腦袋的刷屏也超淡定的,直到他不小心瞥見保險套上的onion rings……對於跟自己名字有關的諧音,要不認識這個英文單字真心難。

大英帝國的保險套居然有洋蔥……次奧!別想別想,楊聰把莫名其妙的念頭踢出腦袋,他才不會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名堂!

那廂白庶終於「交流」完畢,原來是前隊友某日逛街竟然看到所謂的「洋蔥圈保險套」,又想起白庶回國總提到一個叫洋蔥的人,所以集資買了兩打遠渡重洋的送給他,對於前隊友們的好意,白庶是既好氣又好笑。

洋蔥圈保險套,一打開就喪失「性」致了吧!味道也太嗆鼻啦!

 

「隊長……啊,抱歉。」見隊長一臉震驚憔悴,白庶趕緊將那兩打堪稱搞笑情趣用品的保險套收下,不過當他瞟見包裝上的onion rings,瞬間誤會了楊聰視線內包含的深意,秉持著必須拓展人際關係的原則、戰隊感情必須鞏固的原則下,白庶抓了幾個塞進楊聰手裡。「這幾個送你。」

「呃,不用了,你留著就好。」楊聰一點也不想知道那裡面是尛!

「沒關係,反正也用不完。」白庶不接受拒絕的!

「你慢慢用,送給其他人──等等不能送給其他人!」突然想到送給其他隊友可能會發生的狀況,楊聰立馬逐出這念頭,諄諄告誡、循循善誘。「這東西,既然是你朋友的好意,那你就好好使用吧。」

「……來這裡,也沒辦法用啊。」白庶歪著頭,低聲說出的話驀然帶了點感嘆似的,國內不比英國啊,那兒開放、這裡封閉。「不如送給大家吧,才不會過期啊。」

「呃,這玩意真的不需要送給別人……」這東西要是流出去,以後大家看到他搞不好都會把保險套三個字套在他身上,這臉他丟不起啊!「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印onion……」

「不曉得,他們說這玩意好像是新產品,拆來看看好了。」

「喂──」

秉持著實驗精神,白庶在楊聰來不及制止下快手腳拆開包裝,沒有想像中的刺鼻味,不過攤開來倒是看出端倪了。

「哦,原來如此,所以才叫『onion rings』啊!」白庶忍不住大笑,一圈一圈的突起大概就像速食店賣的洋蔥圈,其實只是個噱頭罷了。

「研究夠了就扔垃圾桶吧……」見白庶這般開心,楊聰心涼,心跟燒烤一樣都涼了。

「隊長真的不要嗎?」揚揚新的保險套,白庶真心誠意想送禮以便消耗用不完的禮物。

「不用……反正也沒對象。」不如用手比較快。

「你也沒對象啊。」

「嗯。」

榮耀圈裡沒對象的比比皆是啊,又不是每人都有輪迴的方明華那樣好運。

「那,要不要『幫忙』?」白庶劃開燦爛的微笑,瞬間令楊聰愣住,想掏掏耳朵是不是耳屎堵住了所以聽錯了。「反正很久沒處理了,對身體也不好。」

「呃……咦啊!等等!」

 

楊聰剛想判斷到底是真心話還是玩笑話時,白庶敏捷的挪開桌子摸過來,他這輩子除了榮耀裡刺客操作的非常敏捷以外,現實世界裡可沒這等好身手,加上宿舍就這麼大,一下子就背抵牆……靠,四面楚歌啊!

白庶手一抬準確扣住楊聰下顎,低頭就是個直搗黃龍的吻,靈活的舌刷過敏感的上顎黏膜,瞬間令楊聰嗚咽一聲,原本想揍在對方腹部的拳頭下意識的抓住對方衣服。

白庶一邊控制著吻、一邊空出隻手解開楊聰褲頭,慾望被大手撫摸這種事,除了死人之外都有感覺,好不容易才結束這個突如其來的吻,楊聰還來不及質問對方,只見白庶笑著用牙齒咬住邊角、頭一扭撕開包裝……

剎那間楊聰覺得自己像被流氓送了一根麻針麻痺四肢難以動彈──他不會說那動作,別人做來搞不好很猥瑣,但白庶做來卻是俐落的帥氣。

「放心,不做到最後。讓你開心就好。」說著很紳士的話,但白庶的舉動實在大膽到令人臉紅心跳,將保險套用牙齒叼著後他低下頭、並用單手扶住楊聰尚未勃起的慾望,在楊聰的視線下將保險套套進自身的慾望,溫熱的口腔隨之吞吐。

倒抽一口氣,楊聰因對方的技巧忍不住低吟一聲,哪知道這像是鼓勵或獎賞似的,是個滿足的信號彈讓白庶更加肆無忌憚;感覺到楊聰慾望捧場的膨脹、硬挺,而巧妙壓制住對方大腿的他更能感受到對方的顫抖,將笑意藏在心底,他已經很久沒這樣幫人「服務」了啊!

當楊聰情不自禁的扯住埋在胯部的白庶的頭髮時,早已忘記自己身在哪處,沉浸在白庶給予的快感之中,在一個近似真空的吸吮時,楊聰猝不及防的噴射而出,不過因為保險套的關係全溢流於此。

白庶抬起頭,用大姆指擦拭嘴角的液體,眉眼彎彎邀功似的蹭上前,撥開楊聰因微汗而沾黏於額間的髮,再次覆住對方猶在喘息的唇。

「『onion rings』……還蠻好吃的喔。」

 

 

 

Bough : onion rings is very delicious.

Seed : lol.

 

 

 

(全文完)

 

***

原本想在台灣全職翁立出成無料推廣本,後來想想還是算了,超懶惰(翻滾

這安利不知不覺間就掉進去了啊啊啊我深信我掉的都是潛力股的啦!

然後這篇真的不曉得為什麼爆出來,某人說了一下結果我RYYYYYYY

只有R15,所以應該還好吧XDDD

不過這要我以後如何正視這項食物(撐額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