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背景放在生前,文中有私設、R卡劇透與捏造(修稿中所以最後實體書會再增刪一些)

※試閱跳著放,不連貫

 

 

硝煙、戰火、砲聲隆隆,硫磺與血腥襲捲戰場上的活人與死者,人們的叫聲與呼喚顯得異常渺小且緩慢,不及鋼鐵與火光的迅捷。

殺掉敵人活下來。成為士兵們唯一奉行的教條與信念,在死亡面前眾生一律平等,有所畏懼、十分畏懼,所以懦弱的人變得強大、至於無畏的人則勇往直前。

戰火侵略國土的同時,亦侵蝕著士兵的思想。

托雷依德永久要塞,古朗德利尼亞與魯比歐那聯合王國的交界,更是兩軍交戰地點,古魯瓦爾多統領的援兵便是從隆茲布魯一路行軍到此處支援,與九年前流放到連隊的旅程不同,這一次是急行軍帶兵作戰。

隆茲布魯士兵終於抵達要塞後,休整三日後便開始投戰爭中,支援魯比歐那的軍隊;當然,其中百名精兵直屬古魯瓦爾多麾下,只聽令於古魯瓦爾多的命令,主要任務是保護身為隆茲布魯王室最後一條血脈。

古魯瓦爾多是援軍主帥,完全可以躲在後方帳篷中指揮即可,但三王子顯然不能以常理理解其行動,身為此戰場身份最尊貴的人,古魯瓦爾多親自帶隊出擊,衝得比誰都快、都猛,勢如破竹般擊殺所有膽敢在前方阻撓的敵人。

刀劍化身成死神鐮刀銀光一抹劃過沙場,他如死神收割敵軍性命,敵軍的哀鳴與斷肢都化為對古魯瓦爾多的恭迎,飛濺的血霧下,銀髮王子仰著臉、唇角沁著笑,好似迎來了人生中的喜事得意而滿足。

那雙赤眸彷彿醉於戰場中,帶著微醺般的迷茫又帶著如鋼似鐵的冰冷理智,跟在旁的威廉不禁膽戰心驚,他看著三王子陶醉的模樣,那笑容雖淺卻是一抹發自內心的微笑,訴說著身處屍橫遍地的沙場上,古魯瓦爾多是多麼的樂在其中。

「求求你,別殺我、我願意做俘虜──」此區域裡最後一位帝國軍,斷了一條腿跟一隻手臂,早已喪失戰鬥意志的跪在古魯瓦爾多面前,請求饒他不死。「請別殺我──」

古魯瓦爾多穿著蒙上泥沙與血腥的冑甲,手中銀劍佈滿血污與肉屑已不復燦亮,王子噙著笑容揮劍削過帝國軍頸項,首級向後仰倒噴出血花,替王子胸前的血跡更添密集。

「殿下,此區已清空,請您先回帳休息吧。」威廉策馬擋在三王子面前,一手還牽著古魯瓦爾多半路翻身跳下後置之不理的馬兒,對方煞氣深重掃來的赤眸無聲詢問。

「都沒了嗎?」古魯瓦爾多沉吟一陣子,隨後說出的話像是感嘆。

「是的,請您先回帳休息。」威廉下馬將另一頭馬兒牽到對方手邊,腳下泥沙沾滿血液踩來沉重難行,技巧性的擋在古魯瓦爾多面前。

最終對方如他所願的接過韁繩策馬回帳,威廉跟在後面心頭惴惴不安。

行軍途中,身為少佐亦是輔佐官的威廉,敏銳察覺身為主帥的古魯瓦爾多的變化,像頭被關在動物園多年,最終出柵回到原生地的豹子,沉浸在殺戮之中不可自拔,越危險的地方越能激起古魯瓦爾多的精神與鬥志。

正常人畏懼戰爭,威廉回營時總看見一個個面上迷惑、精神委靡的軍人。

唯有沙場狂人才放逐自己耽溺於此。不巧,古魯瓦爾多正是這樣的人,那是他在王室裡未曾見過的狀況,皇宮裡關於古魯瓦爾多的流言滿天飛,說三王子喜愛死物、喜歡鮮血……知道歸知道,威廉當年待在古魯瓦爾多身旁時,這些行為只是偶爾為之。

那時感受不深,但現在威廉卻覺得莫名悲哀,古魯瓦爾多追求的不是鮮血、不是他人的畏懼,而是死亡能為他帶來平靜,三王子的厭世藏在扭曲行為之下,眾人只看見表面卻未曾深思舉止背後所追求的究竟為何物。

或許這個世界的不認同對於古魯瓦爾多來說就像噪音,吵得他日日不得安寧。

回到營帳,威廉處理王子的吃食,這場戰役比想像中的艱難,就算有隆茲布魯的援軍也不過是將場面維持在一個「不會一面倒」的情況,魯比歐那聯合王國可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縱有精兵但敗在數量,而且王室內部與各王國也有嫌隙,既無法完全統合又無力讓帝國軍吃敗仗,戰況不上不下的懸著,更別說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全無談和的意願。

至於隆茲布魯隨著戰時與戰線的拉長,問題逐漸浮上檯面。

戰爭從來不是兒戲,更不是玩過家家酒,兵力的折損、糧草的補給、彈藥的供給……每一項都是金錢,打一場仗得傾家財產,誰不想儘快完結戰爭?

威廉看著糧草一天天減少,而後勤支援又遲遲未到顯得憂心忡忡,士兵吃不飽要怎麼上場打仗?士氣一但低迷便容易喪失鬥志,容易死亡、容易崩潰,到時他們要如何扛得住?

端著食物要進入營帳前,參謀長鐵青著臉挫敗的從主帳中匆匆離去,威廉擰眉,依然不敢怠慢的將食物端進去。

「殿下,請您用餐。」

古魯瓦爾多一臉平靜的擦拭劍身,一點一滴的恢復其銀亮,隨後拿起磨刀石將微鈍的刀鋒磨回原有的銳利,最後上油歸劍入鞘。

「以後就跟其他人吃同樣的。」迅速而俐落的將食物吞進肚,古魯瓦爾多下達的命令讓威廉頓了一下,王子也知道糧食補給出了問題嗎?

「是。」威廉將命令記起後準備等等跟伙夫說,三王子依然有在關心軍隊,這令威廉倏地安下心來。

「之後要支援何處?」古魯瓦爾多率領的這支精兵沒有確切的作戰地點,哪裡需要支援──或者該說,哪裡戰況最慘烈──便往哪裡去。

「目前尚未確定。」威廉想了下,最後還是說出諫言,古魯瓦爾多根本無須如此拚命,雖然威廉知道對方所追求的根本不是戰功。「殿下,您無須如此奔波。」

「庫魯托,別剝奪我的樂趣。」用餐完畢正閉眼假寐的古魯瓦爾多唇角拉出一弧笑容,聞言,威廉只能閉緊嘴巴將煩惱鎖於腦中。

 

 

***

依然是個被吃死死的節奏,可憐的威廉(擦擦淚

轉眼間就要七月啦!之後就要送印了……依然等小自太太畫好封面!

不曉得這個故事大家目前感覺如何,有點擔心Orz

 

【王子威廉】《守陵人》預購表單

按我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