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白庶X楊聰

※有一點點R18但是沒寫得很明白,不過為了安全後半段就外連了

上篇​在此~有私設

 

 

「『onion rings』……還蠻好吃的喔。」

 

白庶的話猶言在耳,濕熱的氣息包圍著自身,像盛夏溽暑舔吻著每寸皮膚,黏膩的燥熱。

楊聰還沉浸在高潮的餘韻當中,一波波的碎浪襲擊四肢百骸,方才的接吻裡彷彿還能聞見腥膩的濁液氣味,黧黑的眼珠因生理上的衝擊而微濕,眼眸裡倒映著白庶的臉龐,笑意燦燦,像星子一樣。

國外回來的人都這麼開放嗎?楊聰不禁想問,但實際上是他根本沒時間也沒體力問,只見白庶像個接吻魔,一下又一下啄吻自己的唇瓣,柔軟的唇與唇廝磨著。

「糟糕,我想我要食言了。」白庶突然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摻著一絲困擾、無奈與歡喜,然後探手解開楊聰襯衫鈕釦,大爆手速堪比蒼鷹快狠準,楊聰剛回過神抬手制止前早解開大半。

「等、等等住手。」楊聰撐起身體,這姿勢太危險,根本是躺著給人襲擊,然而白庶以挑眉的動作代替話語的詢問,手還抓著楊聰的衣擺。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剛剛不就說--」,身為一個儒家守禮教育出身的人,楊聰還是沒把白庶的話原文吐出。

「你說,『做到你開心』這句?是沒錯,可是,這樣換我有點麻煩呢,隊長。」經白庶這麼一說,楊聰才看見對方鼓起的褲襠,這代表什麼涵義,同是身為男人的他再清楚不過了。

你自己解決?我幫你解決?靠,兩句話好像都不是正解啊。

「你自己去廁所解決。」楊聰喘著氣,試圖用理性的方式制止現在壓在他上方的人。

「我自己解決嗎?但我需要……你的幫忙呢。」白庶俯下身,在楊聰耳邊低喃。

楊聰覺得自己像被逼到懸崖邊一樣,但更悲哀的是,他對白庶這種.......扮可憐的舉動還真的,蠻無抵抗力的。

大概是老家帶來的習慣,小時候一堆堂表兄弟姊妹總是繞著他,吵著要他陪著玩,一扳起臉一個個開始扮可憐裝無辜,總是會不小心心軟啊。

「你......」當了301隊長後隊友倒是不會這樣,楊聰的死穴也就沒人發現,哪曉得白庶居然像個賴皮鬼一樣......忍不住將手臂橫過眼睛,都多少歲了啊他。

「嗯?」白庶當然不曉得自己一不小心戳中榮耀第一刺客的死穴,那些複雜的情緒與思考他哪知道呢,楊聰乖乖沒反抗他也就樂得繼續點火了,埋在對方頸肩一次次吸吮著,開綻朵朵吻痕。「幫我。」

「......」楊聰在想自己應該先把自己砍掉重練還是把白庶砍掉重練好!

默默嘆口氣,楊聰探手拉下對方褲襠的拉鍊,熱燙的慾望令他想抽回手,只是聽見擴散在耳邊的喘息,心一橫拉開內褲開始上下套弄。

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楊聰勒令自己平常心看待,不過就是互相幫忙嘛,男生宿舍裡應該蠻正常的,吧?雖然他從沒幫其他隊友這樣做過就是了......

「嗯......」見白庶像隻大貓般窩在頸邊,楊聰弄到手痠時不禁感嘆年輕人果然忍耐度不同凡響啊--此時的他還沒發現自己脖子被種了一堆草莓,甚至已經蔓延到胸前,緊接著白庶柔軟的舌尖刷過胸前紅點時換他忍不住發出一聲短暫的呻吟。

「楊聰,讓我上好不好?」

「嗯......什麼!?」就算氣氛再旖旎楊聰也全醒了,靠靠靠死小孩也太得寸進尺了啊,單手抵住白庶湊來的頭,「等等這個太超過了......」

老子是男的為什麼要給你上啊!

「我會很溫柔的,有品質保證的。」白庶拍拍胸脯,至少他曾經的床伴沒嫌棄過他的技巧。

「不是那個問題,我為什麼要給你上?為什麼不是你趴著給我上?」

「你上過別人?」白庶驚訝挑眉,哇喔,看不出來!

「呃、沒有。」楊聰額上一滴汗,誠實以對。

「喔,那還是我來比較保險吧,至少能把受傷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白庶在此時展現了他留英多年學習到的風度,沒當場讓楊聰覺得無地自容,一派彬彬有禮的說完後就繼續動作了,留下腦袋還成半漿糊的楊聰,覺得那邏輯似乎不太對。

送上一個又一個的吻迷亂對方的大腦,白庶心情好的在心底哼小調,好不容易摸來保險套後戴上,又摸摸摸摸來一罐擦手的乳液,倒在掌心順著指尖開始做前置作業。

很難說明那突破自身的感覺,說不痛.......肉體張到極限還有個東西往內推進,是種緊繃到痠澀的鈍痛,火熱的慾望漲滿身體內部一進一出都逼出他的汗;伏在自身上方的人與他四目相對時,眉眼總帶著彎彎的笑,楊聰很難隱藏自己的表情尤其是在這愉悅的時刻。

 

 

楊聰怎也沒想過居然會被一個比自己年齡小的人給辦了。

重點是那人還是自家戰隊從國外聘任回國的隊友,認識.......一個月,吧。

到底為什麼會搞成這樣,楊聰就算把洋蔥一圈圈剝完也想不出來,只能說男人發情起來跟野獸一樣,而且跟T病毒一樣感染力超強。

其實也沒什麼嘛,套句粗俗的話來說彼此也是有爽到的,白庶還蠻衛生的,嗯,如果下次能把用完的保險套扔進馬桶沖掉,楊聰會更感激他的。

結果只是吃個宵夜送個包裹卻把自己也變成宵夜讓人吃掉,這真是始料未及......其實這是夢吧。

不得不說,白庶的確會是個好床伴......半夜三點,楊聰坐在床的內側腦袋不斷刷屏,半是逃避半是說服自己,最後決定先去洗掉一身黏膩......

「Onion,你要去哪裡啊--哈啊--」

輕手輕腳下床卻被人拉住手,白庶半瞇著眼眸詢問,染金的髮絲散落頰邊,睡意濃重的鼻音那姿態......一瞬間楊聰好像中了暈眩一樣。

「洗澡,然後,叫我隊長。」

用力一敲對方額頭,楊聰火速掙脫閃進浴室,比風景殺看中目標捨身一擊還快。

由於進門太快以至於忘記落鎖,所以當白庶迷迷糊糊的聽從楊聰意見叫他去洗澡後,也跟著晃進來浴室,最後這澡到底洗了多久還真沒人知道。

 

--而隔壁房的隊友在幾日後送了白庶一張搖滾樂CD。

 

(完)

***

不要問我怎麼會補完又沒補完,我不知道!!!別問我!!!

隨興所至,懂嗎?

中間R18心有餘而力不足......再見了世界

唉,這一對真的好甜喔~~~~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