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里斯生日快樂啊XD

※源自 FLOW 小自太太的美圖>>>

里斯ㄉㄉ的生日企劃 

 

 

心跳如擂鼓,砰然作響。

這一刻我們不再是個活死人,

我相信,我們活著。

 

 

湖面在冬季來臨時凍結成廣袤冰原,低寒的氣溫凍入人心,隨口都能呼出一串白氣,八月天理應是個太陽炙烤大地的季節,然而星幽界的一切並不能以常理判斷,這場雪下得又大又急,甚至在一夜之間令異世界全結了冰,連門窗都冰凍得結實,還得靠里斯的火焰解凍。

忙了一整天,里斯終於得以清閒,天空還飄著雪一點一滴的掩蓋他行走的痕跡,對於宅邸附近的環境里斯已經很熟悉了,信步閒逛著感受不該在八月天裡出現的寒冷。

其他戰士與聖女之子都擠在屋內,互相蹭著彼此體溫、憑藉著火爐內燃燒的熱氣溫暖身體,孤身到外的里斯還遇見正在搶救珍貴花草的侍僧,對方柔聲叮嚀晚間還有慶祝活動,請他別太晚回來。

慶祝啊……是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呢。里斯搔搔頭,在這個世界裡晃盪太久,每天過得斬殺怪物的生活,日復一日,老早就忘記這節日。

里斯踏上冰原靴底傳來一陣涼,沒敢動用能力,他可不想凍死在冰湖裡頭,輕輕坐下後,他仰首凝望星空,璀璨星子閃爍盡收眼眸。

喀啦喀啦的聲音響起,於空曠之原更顯沉重,回過頭,馬庫斯那襲紅披風隨步伐晃動,藍眸與紫眸相接,里斯揚起微笑向對方招手,馬庫斯從善如流的走到他身旁。

「坐吧。」拍拍身邊,說實在話坐冰面足以令人一蹦而起,不過都是死人了,倒也不用擔心這種事。「怎麼跑出來了?」

「……」不會說話的馬庫斯轉過頭盯著他,彷彿里斯就是他出現於此的理由。

「我等等就回去了,不會迷路的。」里斯拍馬庫斯的肩膀,不過對方顯然不把這當成「可以離開了」的信號,依舊坐在原地肩併著肩。

想起久遠之前也是這樣無言的陪伴,有那麼一個人只要看見對方就能心安,像一場能壓制所有浮塵的雨,澆灌過他的心田與歲月。

只可惜前塵太遠追不回,里斯幾乎都要忘記生前的人事物──準確來說,他現在奪回的記憶不過是冰山一角,同期的人幾乎都死絕了,宅邸裡的戰士在生前都算是他的後輩,唯一不同的只有馬庫斯。

藏在金屬面具下的臉龐是異世界裡唯一可供里斯的人,馬庫斯,馬庫西瑪斯,都好,畢竟里斯沒有說不好的資格,縱使除了這臉龐之外一切都不一樣了也無妨,這人還對他有所反應,足以讓里斯栽植希望的種子等待未來茁壯的日子。

雖然他也曾經妄想過,若能回到生前

「走吧。」算算時間也該走回去了,里斯站起身來褲底都濕了一半,現在才後知後覺的想到機械似乎不能碰水,究竟要不要點個火幫馬庫斯烘乾呢?

顯然馬庫斯並沒有這麼多的想法,見里斯起身他也跟著站起來,猛然間前方里斯靴底一個打滑,伸出的手因對方掙扎而猛力一扯的下場便是雙雙跌倒,兩個大男人的體重可不輕,剎那間兩人都靜默不已擔心身下的冰面會不會因此龜裂。

身為墊背的里斯摔得夠嗆,八十公斤的人直接倒在他身上,差點連食物也吐出來,好不容易緩過氣見馬庫斯正撐著要起身,他握住對方手腕制止離開的動作。

彷彿可以看見馬庫斯眼底的問號,里斯將人拉得極近,原本跨坐在他身上的馬庫斯幾乎是要與他胸貼胸了。

豔紅披風滑落於兩人之間,平躺在冰面上的里斯一把揮開,剎時夜風接力撩起像燄火漫天燎燒著彼此,抬手另隻手解開馬庫斯的面罩,熟悉臉龐勾起的回憶歷歷在目,這人究竟是不是他認識的馬庫西瑪斯,這問題里斯已經放棄在這個世界裡逼問眼前人。

有時候無知也是一種幸福。在時間真正轉動之前,能夠幸運的無知下去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蔚藍雙眸裡輝映著紫色流光,里斯忍不住撫摸那張臉,對方伏在他胸前如同以往靜靜等待著下一步、等待他說話,沉穩的氛圍宛如一張網網住了里斯,令他跳心砰然作響,能吸引他注目的總是這個人,他心甘情願。

「祝我生日快樂,馬庫斯。」

抬臂壓下對方,四唇相接,恰如記憶中那抹蜻蜓點水。

於是什麼也不說了,千言萬語也不過一吻。

 

 

就算回不了過去、甚至於也摸不清未來。

但眼下這一秒這一刻,他們都在。

 

 

(完)

***

我又被小自太太的里馬圖炸到了啊啊啊該死啊啊啊

每次在我覺得「啊~可以脫出了」就會看見美圖啊啊啊啊

然後我又……又撸了一發(望天

呃反正就是,看圖腦補故事(?)

雖然太太說他設定的是水面,但是我稍微改了一下──因為水面沒辦法……嘛(?

大家快來祝福里斯大大生日快樂吧!

 

 

 

 

 

小後續:

「咦你們怎麼濕成這樣?」聖女之子看著兩隻落湯雞,探頭看外面,明明沒下雨啊。

「沒什麼,意外而已。」里斯打哈哈。

──怎麼好意思說出,因為吻到一發不可收拾不小心發動了火焰異能,結果融化了冰面雙雙跌進去差點溺死這種蠢事呢……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