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艾伯李斯特 X 艾依查庫

※茶茶跟阿慶的BZ點文請容我放在一起寫變成長一點的文(被打

※屬性.............我是不會告訴你們的!

 

 

黑雲遮蔽了滿月的光華,一抹身影快速的翻越宅邸高牆潛入內部,熟悉的走廊熟悉的巡邏路線,穿著銀灰長外套的金髮男人如入無人之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倒巡邏的士兵。

往最高層的樓梯像在恭迎他一般,等著熟悉的人踏上位於最高處的房間,紅地毯吸收了輕如貓足的腳步聲,左右兩道門其實都是通往相同的地方--從前是艾伯李斯特的房間,而今是通往死亡的深淵。

「晚安,大總統閣下。」艾依查庫語出戲謔,背靠著門與坐在座位上呈辦公姿的艾伯李斯特問好。

對方並無任何回應,就像從前一樣,不曾將他的勸說聽入耳中,喔,還有曾經的、天真的承諾。

「有何貴事?」筆尖唰唰批閱公文,艾伯李斯特手旁待批閱的文件推積如山,手持大權、身坐大位的人總是特別忙碌,壓縮了睡眠及玩樂時間。

「沒什麼事。」艾依查庫聳肩,氣氛在詭譎的輕鬆表面暗潮洶湧,戴著手套的他走走看看,隨意拿起櫃上的裝飾品及文件查看。

「我這裡不是博物館。」艾伯李斯特頭也不抬,明知道對方深夜來訪必是有問題,卻也任憑對方四處走動。

「我也不是來逛博物館的。」艾依查庫哼了聲,重重將手頭的獎盃放下。轉身拔出腰後的槍直指艾伯李斯特。「來取你性命的。」

「那你還在等什麼?」艾伯李斯特傲然回視,筆尖唰過紙面發出刮音。

「等你求饒。」

扣下扳機,子彈從槍口高速飛出,艾依查庫的槍法很準,然而身為曾經的搭檔的艾伯李斯特並沒有閃躲,只是抽出擺放在身旁的銀劍,快狠準的招架這次攻擊,銀色熾雷張掛成網不僅僅是擋下了子彈,還籠罩了整間辦公室。

「嘖。」艾依查庫飛快的往後退去,拔起長劍擋住艾伯李斯特的趁勝追擊,當銀雷消失時刻就是他反擊的開端。

躲過子彈,兩人在房中央真正交手,劍與劍相互交擊、鏗鏘有聲,艾伯李斯特並未因位居高位而疏於鍛鍊自己,更甚者,就是因為手握大權才更要鍛鍊。

更何況,曾經他最親密的戰友,現在已分道揚鑣。

擺脫了束縛的軍犬在現實中舔血磨練,越來越強悍、越來越凌厲,這也未嘗不是個好現象。至少少了一件需要掛心的事。

打鬥與思考皆在電光火石之間,艾伯李斯特一個閃神只見一抹金髮迫到眼睫,下一秒身體傳來劇痛,銳利的長劍刺穿他的腹部,緊接著踹飛了他撞到矮櫃才停下來。

「身手變差了啊。」艾依查庫抹了一把汗,胸口上下起伏著走上前踢開艾伯李斯特的劍,順手將刺在對方身上的劍往內壓,幾乎要將他釘在原處。「你應該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了吧?」

「嗯。」艾伯李斯特點頭,血色漫過傷口濕潤了筆挺的軍服,成為傭兵的艾依查庫當時那麼痛恨他,現在會願意再與他見一面,無非是因為接了暗殺的單。「動手吧。」

「我真痛恨你這張什麼都知道的臉。」艾依查庫舉槍抵住艾伯李斯特腦門,藍眸裡竄過不悅與憤恨,更多的是滿滿的怨懟。「這傷還有的救。」

艾伯李斯特淡然一笑。

「求我。」

「不。」艾伯李斯特全身乏力,視野逐漸限縮,「再不動手......人就要來了......」

「不會有人來救你,除了我。」艾依查庫下最後通諜。「艾伯!說啊!說你要我救你、你需要我啊!我就在這裡,你為什麼拒絕?」

艾伯李斯特閉上眼睛,拒絕順從艾依查庫的意思,不求饒不認輸。他選定好的結果,不容他人與自己更改。

「......掰了,艾伯李斯特。」

--親手了結這份羈絆,才能繼續往前走、不回頭。

 

 

艾伯李斯特的葬禮相當盛大,也算是對得起他這一輩子的努力了。

艾依查庫曾率領的傭兵團從帝國境內銷聲匿跡,像鬆了手的風箏,搖搖晃晃的順風遠去。

 

(完)

***

阿襲累了(欸

原本打算神轉折之類的,但是要鋪陳我覺得好懶喔O<<

寫到後面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犬眼鏡的FUUUU這一定是我的錯覺

然後我現在覺得自己可以從眼鏡犬畢業了真的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