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里瑪】嚴正拒絕

※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就是個傻逼的腦洞


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有性慾是很正常的,非常正常,更何況是身處於男女比9.9:0.1的連隊裡,看看小黃片、開開小黃腔、玩玩小黃瓜......呃不對,反正有想要SEX的想法念頭與行動都是正常的。
於是幾乎不開黃腔不看黃片的馬庫西瑪斯就成為眾人眼中的異類。
「一定是把A漫跟A片藏在床墊底下!」E中隊隊員一號猜測。
「沒有,馬庫西瑪斯不睡床墊,直接睡木板床。」同為A中隊隊員之一打槍。
「那說不定是藏在衣櫃裡!」E中隊隊員二號換個地點猜。
「馬庫西瑪斯的衣櫃裡東西也很少,休閒服也很少。」
「搞不好是藏在書桌抽屜裡!」E中隊隊員三號再換,他就不信身為一個正常男人居然連本A字頭的書籍影片都沒有。
「你白癡嗎?你的書桌有抽屜嗎?」忍不住射出鄙視的眼神,全連隊的書桌都是統一的,就張ㄇ字型的木頭桌連個小抽屜都沒有,還妄想藏東西咧!
「也是......」E中隊隊員汗顏,後來想想不對,「你們為什麼都知道馬庫西瑪斯房間的擺設?」
「喔,因為我們之前去他房裡玩國王遊戲啊!」他們老早就猜測過這種事情,之前大家起鬨玩國王遊戲時就趁機擠到馬庫西瑪斯房裡玩,結果什麼都沒有!沒有!這還是個男人嗎!

馬庫西瑪斯真的沒有性慾嗎?怎麼可能,又不是自動人偶!
只是他不太注重這種事情,每天都是高強度的訓練,回來只想好好洗個澡躺床睡覺,偶爾休假只想好好放鬆看個書或是戲劇欣賞。
另一方面,對於SEX這事......也不用他多加煩惱。
全連隊都知道,馬庫西瑪斯有個能與他「好好交談」的朋友,連隊王牌里斯,一個在連隊裡發光發熱跟他完全相反的人。
里斯在申請宿舍時就申請與馬庫西瑪斯同一間,而且順利的通過了審核。
於是SEX部分......他常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把里斯打暈,尤其是在對方老是蹭著他的時候。
但,不喜歡的是次數過於頻繁,倒不是討厭里斯。
不過里斯有時也會吵著要他主動點,不答應就會露出一種失望的眼神,馬庫西瑪斯為難的捏捏眉心,被動慣了,要主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重要的是--他覺得主動的話里斯可能會停不下來,會影響隔天的訓練。
里斯每次都說會注意會注意,每次都精蟲衝腦像失控的火車頭煞都煞不住。
馬庫西瑪斯瞥了一眼正在耍自閉的傢伙,在拳頭與糖果間抉擇。

挪椅起身,馬庫西瑪斯拍拍坐在床沿的里斯的肩,帥氣的臉龐帶著一絲不悅的轉過頭來,他彎下腰啄了對方的唇,這帶著默許與鼓勵的淺嚐即止,卻足以燃成一片燎原大火。
里斯伸手勾住馬庫西瑪斯的脖頸,在換氣時把人扯入懷中並舔過對方的唇,馬庫西瑪斯在對方鼓勵期待的眼神下,探手解開里斯扣得完整的釦子,像玩模仿遊戲似的,馬庫西瑪斯解到哪裡、里斯的手也解到哪裡,而且探進內衣裡頭熱燙的掌心撫摸著胸膛,揉搓著他胸前的乳點。
凡事起頭難,萬丈高樓也得平地起,里斯沒說什麼破壞氣氛的話讓馬庫西瑪斯撒手不幹真是萬幸,甚至極度配合的抬腰抬腿好讓褲子脫離身體,湊上前在馬庫西瑪斯胸前、鎖骨種下吻痕,里斯從床縫掏出潤滑劑開始替對方擴張,而馬庫西瑪斯還是那副一號表情,像個機械一樣用手幫他,神情十分嚴肅。
但里斯知道啊,這人是因為太少做這種事了,整個人尷尬的緊張,誰叫每次都是他主動呢。
只好努力點火了。

好不容易慾火燒到兩人理智都扔到天邊去,里斯判斷應該已經可以「直搗黃龍」了,下一瞬卻發現一件不妙的事。
「西瑪斯......」對方燒紅了眼角抬眸看了他一眼,濕熱的喘息從微啟的唇逸出,發出一聲尾音上揚的單音。「我忘記補貨了。」
「......」
「我會『煞車』的。」里斯拍胸脯擔保,馬庫西瑪斯眼神透露出完全的鄙夷。
--這是天大的鬼話!
「下來。」馬庫西瑪斯決定把身上的人趕下去。
「等等等等我找找看搞不好還有!」里斯完全不想放棄,他翻身下床開始翻箱倒篋,徽章信封領巾紙筆手套,該有的都有就是沒有現在最極需的安全套!
馬庫西瑪斯支著頰看里斯,覺得還是去沖冷水吧。
此時里斯拿著一個東西走回來,薄薄的、半透明的塑料套子,用著可憐兮兮的小狗語氣說。
「能不能先用這個頂?」
「......想都別想。」
--誰要用一次性的手套充當臨時安全套啊!

里斯拿著手中被拒絕的一次性手套,心下思考幾個方案:
1.硬上
2.衝去隔壁房借一個
3.放棄這次福利

到底要哪個好呢?想CALL-OUT求助。


(完)
***
其實這篇文是從 http://titlelist.lofter.com/post/1ecf0a_f60bfa  裡面的第四題發想而來的
題目就叫:4就算没買安全套也不能用一次性手套凑合!
這超北七的啊這題目XDDD
其實就是篇偽H,最後我是不會再寫後續的!但歡迎大家幫里斯選選項XD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