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咬算R18嗎?

 

【聯隊論壇求助版】

 

沉默是金:我好像惹我的朋友生氣惹,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跟對方和好。

本大爺最強啦:很簡單就去道歉啊!

\- -/:道歉。

沉默是金:道歉過了,還是不理我。

槍七準頭讚:好像有點嚴重,送禮物?

沉默是金:要送什麼?

槍七準頭讚:問你啊,你是他朋友啊,我的話就送我煙

高額頭亮晶晶:我的話送我酒啊

\- -/:樓上不准再喝了

沉默是金:……這有點困難,他想要的應該都有了……

本大爺最強啦:不然你就做一件他想要你幫忙做的事啊!

沉默是金:……好吧。

 

夜晚,馬庫西瑪斯以一種壯士斷腕的決心──他的確是斷了一隻手,現在還裹著厚厚的石膏,至少還要三個月才能痊癒──走往E中隊的某間宿舍,房門前站定他深吸一口氣後敲門,腳步聲極快的逼近後打開門,兩道疤的迪諾出現了,看見馬庫西瑪斯後吹了聲口哨。

「唷,找里斯嗎?」

馬庫西瑪斯點點頭,「在嗎?」

「在啊,搞自閉很久啦!」迪諾轉頭大喊,「里斯有人找你,見不見?」

「……不見。」裡頭傳來王牌悶聲回答。

迪諾聳肩,一臉「你自己看著辦」的表情,馬庫西瑪斯輕聲請迪諾出去……他有要事要跟里斯好好「討論」一下。

房門緩緩關起,馬庫西瑪斯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瞬間頭皮發麻,但是冷戰的狀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自從上次作戰在千鈞一髮之際替里斯擋了一記攻擊,結果差點被怪物劈死,重傷的他被隊友扛回來搶救,幸好他體質不錯,在經過幾個禮拜的休養及隔壁觀察之後,馬庫西瑪斯終於回到聯隊,可是往往都會跑來問東問西的里斯竟然沒來,緊接著他在路上遇到里斯對方竟然將他當成空氣……

問話也不應答、打招呼也不回他,馬庫西瑪斯一頭霧水,完全不曉得自己是做了什麼事讓里斯生氣。

後來隊友旁敲側擊後才透露給他……原來是他把自己搞傷了讓里斯震怒、尤其還是為了救王牌而受重傷,里斯生氣的點他大概明白,不過身為聯隊隊友本來就該互相幫忙,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什麼,重來一次他依然會挺身而出──當他解釋完自己的想法後,馬庫西瑪斯覺得里斯看起來像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然後?然後就冷戰更嚴重了。

經過共同朋友的搓湯圓解釋,馬庫西瑪斯大概懂了,不過道歉了里斯也不回應,瞬間有種想從里斯頭頂貓一拳的衝動。

一個人吃飯其實也不是沒遇過,但是……長期有個耀眼的人在身旁吵吵鬧鬧的,現在突然空了下來怪不習慣的。

總覺得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馬庫西瑪斯決定在今晚解決這件事,反正有人給了意見就試試看吧!

 

「里斯。」馬庫西瑪斯叫人,對方明明聽見了卻不回應。

但他不氣餒,用唯一能活動的左手拍上里斯的肩,緊接著彎下腰、側過頭準確的銜住里斯的唇,唇瓣廝磨著、馬庫西瑪斯探舌舔過里斯上排齦肉,對方身體一震抬手扣住了他脖頸,終於願意啟唇讓雙舌交纏,越吻越深入。

「嗚。」馬庫西瑪斯被里斯一把撈進懷中,但是動作太大結果撞到了他的打石膏的右手,雖然固定住了可還是有輕微的震蕩,讓他嗚咽一聲。

「你……」好不容易吻個盡興,里斯稍微退開想說話時,卻見馬庫西瑪斯又湊上前,像隻小貓舔了他的唇瓣後順著他下顎、脖子……一路往下親吻。

里斯覺得現在好像開了一個驚奇箱,然後彈出來的拳頭娃娃打到的不是他、是馬庫西瑪斯,所以對方現在的舉動才會如此不正常。

但是,里斯實在不想放過馬庫西瑪斯的主動出擊──雖然他根本不知道對方怎麼突然被雷打到──之後他發現,事情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西、西瑪斯?」里斯難得結巴,因為馬庫西瑪斯順勢滑下他的大腿,半跪於他腿間唰的拉開他的褲襠拉鏈!

這還沒完,馬庫西瑪斯抬眸掃了他一眼的同時,嘴一張,溫暖的口腔內壁輕輕的包覆了他的慾望……這畫面情色的簡直令他難以直視,但瞬間盈滿全身的興奮清楚的表現在某個部位,里斯幾乎不敢相信現在幫他口交的人會是馬庫西瑪斯!

天啊,這是夢還是誰的惡作劇?還是這是披著馬庫西瑪斯皮的妖怪?

里斯腦袋跟漿糊沒兩樣,但是爽度節節攀升,馬庫西瑪斯的技巧不能說好,不過光是「馬庫西瑪斯在幫他口交」這件事就足以掩蓋所有的不足,比如說,牙齒偶爾會磨到柱身等等。

里斯倒抽一口氣,一手蓋著額頭輕聲喊著「天啊」,不自覺的挺腰配合馬庫西瑪斯的吞吐。碩大的慾望要完全含住太過困難,更別提其還在繼續膨脹,馬庫西瑪斯努力找出節奏讓自己下顎別這麼痠,唇角溢出來不及吞嚥的津液沿著下巴線條滴落,突地一隻手按住了他的後腦,強制性的逼迫他加快速度,馬庫西瑪斯因頂到口腔深處,差點反嘔出來。

舌尖嚐到澀味,馬庫西瑪斯還沒來得及反應時,便聽見里斯慌張的喊了聲,慾望緊急抽離卻來不及,濃濁的白液驟然在臉龐迸射開來,眼前、鼻間與口腔都是同樣的氣味,令他嗆咳了起來。

「糟。」里斯趕緊起身要抽衛生紙給對方,不過剛舒爽完猛地站起,下場就是差點腿軟摔在馬庫西瑪斯身上,他本來是想在射精前抽離的卻因為爽過來而忘記。趕忙抓了幾張替對方擦拭臉龐的白濁,不得不說對方這模樣實在令人……想再來一次。

「擦不乾淨。」里斯只是把「災情」擴大而已,馬庫西瑪斯橫了里斯一眼後自己伸手抹去,決定還是先去洗把臉比較實際──但是,宿舍沒有獨立衛浴,就算是晚上也不能叫他頂著這張被……的臉去公共澡堂吧?

「等等。」明白馬庫西瑪斯的意思,里斯抽了毛巾澆上飲用水遞給對方擦臉,並趁此時趕快把褲襠拉好,然後開始逼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會突然幫我……這樣啊?」

「道歉。」好不容易那股腥膩味終於擦掉了,馬庫西瑪斯睜著無辜的雙眼看向里斯。

「等等、為什麼是這樣的道歉法?」里斯無法理解,對方看起來就是不會主動幫人口交,更別提他提過多少次的請求都被打回票了啊!

「他們說,做一件你想要我幫忙做的事,這樣你可能就會消氣了。」馬庫西瑪斯瞇眼回想,打量里斯的臉色。「你不喜歡?」

……他能說什麼?這的確是他很想要對方幫忙口交啦,但是……但是,「他們」又是哪個鳥!

「沒有不喜歡!」里斯正經澄清,但他發現有件事必須理解清楚!「『他們』又是誰?你去哪裡問的?」

「聯隊論壇,」馬庫西瑪斯拍拍里斯的肩,「放心我有匿名。」

里斯眼淚都要噴出來了,對方到底知不知道全聯隊都知道他們在冷戰啊!

「你不喜歡嗎?」馬庫西瑪斯再次詢問,里斯看起來不像不喜歡啊?

「……如果我說不喜歡,會再來一次嗎?」

「不會,因為你剛說你喜歡。」快狠準的打回票,這種羞恥事他才不想再做一次。「對不起。」

「不,我也要跟你說對不起。」里斯一把將人拉到胸前,其實他更氣的是自己為何不能多留意一點,竟然讓馬庫西瑪斯受了那麼重的傷,冷戰其實是不經意的,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跟對方好久一段時間都沒說話,他心頭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該怎麼跟對方打招呼,才有後來這堆事發生。「我只是在氣自己。」

「沒關係。」馬庫西瑪斯露出微微的笑意。

 

 

「里斯。」

「嗯?」

「醫生說我不能做『任何』劇烈運動。」

「……」

「所以把你的手從我褲子拿出來。」

「嘖。」

 

 

(完)

***

到底為什麼會寫這個呢?其實我想寫很久了,關於老瑪主動的事,但一直找不到好理由,最後勉勉強強的用老梗硬上了,大家別打我的臉!

欸,口爆什麼的,真是好滋味(欸

就這樣,老瑪受傷了,別逼他做劇烈運動啦(逃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