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四喜,始於相遇、相知、相惜、相愛。

CP:王杰希X 唐柔

※此為出本的試閱連載,不會在網路上放完全文,大概會放接近一半的量,特此告知

※原作向,有私設

 

 

「果果,這週我請假回家,妳別再睡在沙發上了。」唐柔臨走前特地叮囑陳果,雖然她口中的對象正橫躺在她面前的沙發上頭。

 

「啊……妳現在要坐車啦,要不要我送妳過去?」陳果伸伸懶腰,她老是因為晚上貪看娛樂節目,看到累了直接睡在沙發上,像今早被要回鄉的唐柔叫醒的狀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不用了,妳回小套房繼續睡吧,我自己過去就行了。」唐柔拍拍陳果將人趕進套房,拎著行李箱出門前背後傳來陳果的叮嚀。

 

「小唐,路上小心喔。」

 

「知道了。」

 

唐柔短暫的回B市與家人相聚,唐書森開心得不得了,差點扔下那堆公事打算陪女兒宅在家或是到國外渡假,還是秘書群跟主管群好說歹說加上唐柔的勸說,才讓唐書森打消念頭。

 

唐柔套了件風衣、裹了條圍巾在司機的護送下,到離家不遠的百貨公司購物,雖然父親一直嚷著要幫她添冬衣,但過沒三個月就過年了,到時她還是會回家一趟,現在買反而重了。

 

她來百貨公司一趟,主要是想敬敬孝心,得到第一筆工作收入的她,總要買點東西表示一下,無關乎昂貴與否,就算只是買包糖果回去,爸爸也會很開心的。

 

當然,唐柔不會買沒意義或是實用性不高的東西。雖然她當網管的薪資並不多,但一兩年下來也存了一筆收入,於是她挑了一枝萬寶龍鋼筆當作禮物。

 

走得累了,唐柔坐在百貨公司附設的沙發歇腳,對面恰巧掛了一張巨幅海報,海報上是一個穿著時髦的男人、毛絨絨的深色領圍襯著對方略白的臉龐,鼻樑戴著一副淺褐色的太陽眼鏡側過臉看向鏡頭。

 

嚴肅中帶著一股帥勁,連唐柔看了也覺得這男人的確好看,不知道是不是模特兒。

 

如果沒有那群花痴擠在掛報旁拍照,還對著掛報上的人物上下其手的話,她會覺得這畫面真的賞心悅目,想去查查這男人是誰。

 

「啊啊啊王杰希我宣你啊!啊啊啊啊──」

 

「我終於找到這張海報了!我要拍下當我的手機螢幕!」

 

「王隊我要替你生一打足球隊!」

 

──託這群女人的福,唐柔完全不想淪為花癡黨。

 

唐柔敲敲小腿覺得休息夠了後,拎著提袋準備起身回家,那群花癡黨大概意淫夠了,嘻嘻哈哈的從她身旁經過,其中一人的包還撞了她一下,讓她跌回沙發上頭。

 

皺眉瞪了對方一眼,唐柔瞥了後方的巨幅海報,注意到下方的簽名王杰希……這名字好熟悉啊,在哪裡聽過呢?唐

 

柔搜尋了下腦袋,還真的沒有半點印象,應該不是很公眾的人物吧。

 

不過這張海報,的確是很棒。

 

舉起手機將這海報拍下,唐柔將這當成生活中的小插曲,轉頭就忘記了,那照片也被她塵封在手機記憶卡中。

 

待唐柔休完假,揹著行李返回H市上工,在樓下與跟其他人交接工作時,發現網吧裡多了一位職大夜班的人員,名叫葉修。

 

只見其他人向她補充這假期她沒追到的八卦劇:新來的第一天就幫陳果打爆老闆娘連輸52局的對手,進第十區沒幾天就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

 

唐柔笑了笑拎著包就往樓上走,開門見陳果睡臉惺忪含著牙刷正在洗漱。

 

「聽說值大夜新來的讓妳生氣啊?」唐柔笑著詢問,方才樓下說的可繪聲繪影極了。「睡裡頭嗎?」

 

指指小儲藏間,她記得裡頭擺了一張小床呢。

 

「是啊,宿舍沒床位,只好先讓他住這兒了……」陳果轉進浴室後又出來,一提到榮耀整個人來勁了。「喔對了,他榮耀打得很好,妳可以跟他玩一把試試!」

 

「嗯,幫妳打死了52局都打不死的人,一定很厲害。」唐柔挑眉,不得不說陳果有不少挑不翻的傢伙,而她接手後三兩下就把對方給翻了,對於陳果說的「好」,她打折扣呢。

 

「妳這ㄚ頭……」陳果啐了一聲,唐柔笑開來,這一兩年來對方找了好多高手與她對戰,結果所謂的高手也不過爾爾罷了,這次的高手……會是怎樣的人?

 

「反正,我把他叫起來跟妳玩一把!」陳果說著就要去敲儲藏室的門,還是她攔住對方。

 

「別,他剛下大夜班吧,正睡著呢。」陳果這說風就是風、說火就是火的急性子真是得注意。「我不趁人之危的。」

 

「知道、知道,那等他睡飽了再來。」

 

唐柔下樓後忙著處理工作,身為網吧裡混最久的員工,新進員工焦頭爛額的事對她而言都是簡單的,突然一陣騷動,她抬起頭來看了下是個臉頰白皙、看來有些虛胖的男人,叼著根油條從樓上走來,陳果從後拍了對方一下,那油條順勢轉了半圈差點打中陳果,緊接著就聽見老闆娘叨叨的念著,見葉修跟陳果的關係似乎有點緊張、但那緊張看起來又像是玩鬧,唐柔笑了出來。

 

「唐柔、葉修。」陳果沒好氣的把對方帶來,唐柔站起身與對方握手,淡淡的掃了葉修的手一眼,的確是相當漂亮的手,應該特別保養過吧。

 

「來來來,你們打一場啊。」陳果簡單介紹完後直奔正題,她就想看看葉修這傢伙是不是真有兩把刷子,能夠打贏唐柔才算是真高手。

 

唐柔對於葉修的實力只有「有待評估」四個字,幾個熟客嚷嚷著對方有多厲害的耳語她全聽見了,可說實話,她也不覺得自己真的會輸。

 

陳果在旁邊起哄著,她不想違了對方的意,只是他們兩人說著說著差點又要吵起來,唐柔暗暗笑嘆,陳果遇到這叫葉修的人,還真是非常容易引爆火藥桶呢。

 

「不用太計較,打個一把意思意思就好。」唐柔出來打圓場,明明她才是事件主角,比她更著急的卻是陳果,待他們終於吵完什麼「修正場」、「散人」後,終於可以開打了。

 

原以為坐定後就開戰,沒想到葉修卻歪出脖子問了聲能否賭包煙,唐柔一看那饞樣八成是個煙癮極大的人,從包裡掏出一百塊壓在桌面當賭注,息事寧人。

 

散人到底是什麼技能唐柔並不多管,既然現在已經開了賭局、進了競技場,那麼她全心全意只想贏下這一局,不管對手是怎樣的角色,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

 

只是開戰不到幾秒,唐柔發現她長久以來倚靠的手速,在葉修面前簡直就像是慢動作播放,她快、葉修更快,對方技能切換行雲流水,一下子便轟得她找不著北,對戰期間只放了幾個招式,後來只能倒在地上滾著被對方虐。

 

原以為會一路虐到血線見底、螢幕彈出榮耀二字為止,不過在逐煙霞生命清零之前,君莫笑一個飛炮倒飛脫離戰鬥,她原想趁機追擊對方,不料對面傳來一句「不打了」。

 

「為什麼?」唐柔不解,戰下去總是有始有終,依這目前的局勢來看,葉修鐵定能獲勝,這麼顯而易見的勝利為何不拿下?

 

「原來妳真的不會玩。」只見葉修吁了一口氣、點評了一下,「操作快但沒有協調性、適應性跟判斷力基本為零,實戰經驗少,這程度要打贏我再過一百年吧。」

 

「唐柔不會玩」,這是眾所周知且唐柔也明白的事。

 

雖然她不會玩,但她很強,這點網吧裡的熟客及員工無一不認同,因為不會玩的她,拿著陳果的帳號卡反虐了不少人,誰敢說她不強呢?

 

但第一次有人像葉修這般,把唐柔批評的除了手速快之外一文不值,唐柔聽著這點評是愣了一下,咬著嘴唇、五指捏緊滑鼠要求打完這一場,不過葉修拒絕,估計是不想讓她輸錢。

 

「既然是我輸了,那麼,這一百塊就是你的。」唐柔起身將一百塊遞過去,輸就是輸沒有半句怨言,話一出口、駟馬難追。

 

最後那一百塊推來推去,最後陳果代收。

 

「再來!」重新坐回座位,唐柔不甘心,她最厭惡的這種看似憐憫的理讓,放水讓她贏,還不如光明磊落的輸掉!「同樣是一把一百,我的確不太會玩,但我希望你能認真對待,不用放水。」

 

「好吧……」葉修看了看無奈的陳果、又看了看嚴肅的唐柔,只好坐下來重新開戰,陳果洋洋得意推荐的人,對他而言是小菜一碟,應唐柔要求不放水、不玩笑,把對方虐得連渣都不剩。

 

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從一開始的加油變成阻止,唐柔肅著臉、捏著滑鼠拚命的想從葉修手中拿到一勝,桌上的鈔票越疊越厚,可她不在意,沒什麼比贏下比賽更為重要的!

 

最後唐柔終於停下掏錢的動作──因為她皮包裡沒錢了,那一把一百塊疊起來的金額相當可觀,原本還想上樓拿錢再戰,不過葉修從後飄來的那句話讓她止住腳步。

 

「現在的妳是不可能打贏我的,不如好好學習一下,最起碼搞清楚你我的差距有多大。榮耀可不是光有手速就可以贏的。等妳瞭解了之後,再戰也不遲。」

 

唐柔回過頭看葉修,那張虛胖的臉龐藏在螢幕之後,她站在原地思考這句話,差距有多大?這點方才腦熱的她沒想到這問題,現在脫離戰鬥覺得這句話的確有意思。

 

「果果,我跟他的差距,妳看得出來嗎?」唐柔冷靜思索一下並詢問陳果,對方一臉欲言又止,她便知道答案了。「看來真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別灰心啊……」陳果還想說點話,卻被唐柔一手擋了下來,只見她臉上哪有什麼挫敗,迅速振作且找到目標的唐柔甚至掛著一抹笑。

 

「果果,賣張帳號卡給我吧。」

 

的確是她自大了。那麼,有過就改、全心全力的投入練習,目標:打倒葉修!

 

 

(續)

***

最艱鉅的,不是稿很難修,而是基三的誘惑(掩面哭)

雖然第二章簡直要讓我吐血了,我終於明白基友說的,什麼叫做論述文(吐血

話說,下章王杰希就會出場囉呼呼呼呼呼

然後裡面舔掛報宣大眼的人,就!是!我!

誰都別想跟我搶掛報!我要正面上!(醒醒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