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四喜,始於相遇、相知、相惜、相愛。

 

CP:王杰希X 唐柔

 

※此為出本的試閱連載,不會在網路上放完全文,大概會放接近一半的量,特此告知

 

※原作向,有私設

 

 

 

「哼,像你們這種廢人會些什麼?鋼琴會彈嗎?搞不好連黑白鍵都沒看過吧,哈哈!」呂少晃著走下來,酒氣隨話語飄來,看來是喝醉了。

「彈琴才是才藝?我打拳不能算是一樣嗎?」包子端著飲料跑過來,大冷天還能穿件露出手臂刺青的短袖衣,也是挺厲害的。

「呵,彈琴沒問題,不如這樣好了,我彈出一首曲子,你若能重複一遍,那麼我們就離開,如何?」葉修擺擺手,活動手指走鋼琴前。

「你要是亂彈一通,我怎麼可能能重複。」

「放心,既然你也是彈琴的,沒學過也一定聽過,不然就是把學費扔進水中了啊。」葉修暗裡嘲諷,一屁股坐上鋼琴椅後,會所裡瞬間環繞著一曲超快版的野蜂飛舞,眾人瞠目結舌,耳裡只聽見嗡嗡嗡嗡嗡的琴音。

呂少被轟得找不著北,直到葉修一曲奏畢都說不出話來,唐柔忍不住掩嘴笑。

「這根本不算彈琴!這這這……」

「哪裡不算了,你頂多只能說我彈得意境不算好,但這首曲子你總不會不曉得吧?」

「我當然知道!」呂少不服氣的嚷嚷。

「那不然你彈一首看看?」葉修讓出鋼琴,呂少哼了聲真的坐下彈琴,琴音流洩,檔次當然比葉修的亂彈更高,掌聲也多。

「這才叫彈琴,懂不懂!」

「這人真的很煩耶!」陳果氣呼呼的,要不是她不會彈琴,否則早就衝上去打對方臉。「葉修你還會不會其他曲子啊!」

「會啊,另一首,但是跟剛才差不多。」葉修重新點燃一根煙,瞟了竊笑的唐柔一眼,「小唐要打趴對方應該不成問題。」

「這個嘛,自是當然。」唐柔笑著應戰,論榮耀她沒法跟葉修比、但論琴藝在場恐怕沒人能跟她比。「不介意的話,由我來彈奏一曲?」

「妳也會?」呂少那眼神是完全鄙視,有葉修這個前車之鑑,他現在覺得這群人都是來鬧場的。「我看你們這群廢人的程度也就那樣爛吧!」

「不如聽完再發表高論吧。」對惡意批評,唐柔沒往心裡去,打這種人的臉最是爽快了。

挑了一首貝多芬的悲愴第三樂章來演繹,唐柔完全不需要看譜,苦練過的曲子都記在腦袋中,彈下第一個琴鍵,情感與琴音如瀑傾洩──

唐柔已經很久沒有摸上黑白鍵,沒有這般投入的、將情感透過鋼琴抒發而出,小時候覺得每首曲子都很有挑戰性,流暢度、情感度無一不是需要練習的,只有經過反覆的練習,才能達到完美的演出。

爾後到國外進修,她也曾登上國家宴會廳演奏過,苦練加上不服輸的性格,令她奪得許多殊榮,曾經被她視為勁敵的同學都已不是對手。

有天在琴房練習時,抬頭看見雪從天空緩緩飄降,積成一片銀白世界,她起身走到窗臺邊,她究竟有多久沒有好好看過琴房外的世界?她的未來就是與琴綁定嗎?

那瞬間驀然對鋼琴失去熱情及衝勁,她像站在高峰卻突然忘記下一步該往哪裡走,是要繼續攀爬或是轉身離開?

最後她選擇回國,輾轉投入電技競賽之中,摸的再也不是鋼琴鍵、而是鍵盤與滑鼠。賽場上轟轟烈烈的廝殺激起她的求勝欲,奪得勝利的同時,她覺得自己有了目標,那就是再一勝、再奪一勝,勝利永遠都不嫌多!

一曲奏畢,會館裡的人報以熱烈掌聲,那首曲子快得有節奏、有分寸、更有意境,呂少的琴藝若是A+,唐柔的等級就是A+++了!

「請指教。」唐柔轉過頭對著呂少笑道,呂少的臉簡直掛不住了,臉紅脖子粗的指著她鼻頭訓斥,說她有這樣的天份竟然在網遊裡鬼混。

唐柔聽得都想笑,世上就是有這種覺得「每個人都該依照他所設想的步驟過活才算活得精彩」的人,說穿了,根本吃飽太閒。

她過得如何、要怎麼過,旁人都沒有置喙的餘地。

「妳退步了。」

一道男聲突兀的從旁傳來,像柄大刀在兩人中削出一道驚愕──對唐柔是驚喜、對他人是錯愕──所有人轉過頭看向一個西裝筆挺、端著酒杯緩緩步入會場的中年男人,說的是批評的話語,但直視唐柔的眉眼彎彎、嘴角還掛著一抹溫柔的笑。

「對啊。」只見唐柔輕巧的躍下琴椅及階梯,跑到中年男人身旁,語氣裡沒任何被激怒的不悅,熱絡的環住男人手臂。

「以前彈的比較好聽,但也沒關係。」男人摸摸她的頭,狀似親暱。

「嘻嘻,我介紹些人給你認識。」

這等親暱的舉動讓會場裡開始交頭接耳,陳果和葉修再不懂事,看看周遭人的反應,也知道這中年男人肯定大有來頭,見樓冠寧也是一臉驚訝,陳果忍不住湊近詢問。

「那男人是誰啊?」跟唐柔這麼熟,想來是親戚吧。

「是唐氏企業的董事長唐書森,原來唐小姐是他女兒啊……」樓冠寧語氣還是帶著訝異,怪不得總覺得唐柔有那麼點面熟,氣質如此出眾果然是千金小姐出身。

「唐氏企業……」陳果不曉得什麼唐氏企業,但她可以查。

一連網絡查了唐書森,才發現是赫赫有名的商界人物,紡織業起家、目前已拓展到多業發展的特大型綜合集團,而唐書森本人各項榮譽跟頭銜列不完,她當時招網管,可沒想過會招個千金小姐。

這廂人還處於震驚中,那廂唐柔早拉著唐書森過來介紹,這一個原本沒啥人想涉足的小角落,頓時像打了五盞鎂光燈似的,大家把目光都聚焦於此。

「我爸,沒想到還真的在這裡碰見。」唐柔挽著唐書森的手,嬌俏的像個愛撒嬌的孩子,並且逐一介紹。「這些是我朋友,陳果、葉修、包子。」

「伯父好。」三人在長輩的威嚴光環籠罩之下,一個個化身為好孩子打招呼,包榮興則是不忘替自己正名。

「先借走柔柔了,等等還你們。」

「伯父別這麼說。」

唐書森簡單的打過招呼,便跟唐柔到外頭陽台說說體己話,這孩子從國外回來後四處旅行,最後在H市落腳做網管,唐書森不是沒跟女兒見面,但是他本身事業也忙,十四萬員工生計都扛在肩上,此時巧遇唐柔忍不住想多聊幾句。

「榮耀還好玩嗎?」唐家父女找了個沒人的陽台聊天,唐書森沒漏追女兒目前的人生目標:成為電競職業選手。「方才那些人就是目前同隊的隊友?」

「是啊他們人很好。榮耀蠻好玩的,很多人都很強。」唐柔背靠著陽台欄杆,夜風拂過短髮,一臉輕鬆愜意。「想打敗他們拿到勝利。」

「還是這麼好強,嗯?」揉揉女兒髮心,唐柔是唐書森心頭的一塊肉,他這輩子希望這個女兒可以開心、順心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人的一生就這麼長,若是不能為自己的心意而活,那未免太過悲哀。

「嘻嘻。」唐柔咧開大大的笑容,她的好勝心從小到大都是如此旺盛,現在進了一個更需要爭鬥打拚的圈子,自然是火力十足。「我們的比賽你有看嗎?」

「當然,叫秘書都錄下來了。」唐書森怎麼可能沒追著看,那裡頭有他的寶貝女兒的身影呢。「雖然老是找不到妳在哪兒。」

「呵呵,穿著一身紅、拿著一把長矛的女戰法就是我啊。」

「特效太多,老爹眼睛沒這麼好。」唐書森看畫面只覺得一片紅紅綠綠金燦燦,「不過我現在大概知道妳是哪個了。」

「哪個?」唐柔笑問,挺好奇答案。

「衝最前面的那個,」唐書森一本正經。「喔,我還知道妳的角色不會打出子彈。」

「哈哈哈哈──」唐柔笑得蹭進唐書森懷中,女兒對爸爸撒嬌再天經地義不過了。

「有空多回來、沒空也打個電話給我,知道嗎?」撫著唐柔背心,唐書森溫聲說道。

「知道。」唐柔嘴角沁著甜蜜的笑,整個心頭盈滿了感動。

她能活得如此順心,歸功於有個自由開放的家庭。

回到會館時不意外被包圍,唐柔一行人打算離開時,後頭跟著一群人要十八相送,最後由唐書森司機拔得頭籌,殺出重圍載往酒店,到了房間免不了要對唐柔來個詢問大會。

「小唐啊,妳該不會跟葉修一樣是離家出走吧?」陳果緊皺眉頭,唐柔可是興欣有力的攻堅手啊,要是被帶回去就糟了!

「妳覺得我那樣子像是離家出走嗎?」唐柔勾起唇角反問。

「是不像啦……但,哎呀,妳把前因後果說清楚點。」陳果搔搔頭,決定逼問真相。「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呵呵呵,沒大家想得那麼嚴重,」唐柔輕描淡寫的把因果說清楚。「我在國外學琴學累了,回國沒事做就四處旅行,路過興欣覺得想歇腳,就應聘做網管,結束。」

其實葉修跟陳果都想多了,當然,某部分也是因為她未說清楚的緣故,但這對她而言真不是什麼重要事,還不如多到競技場練幾把。

「就這樣?」

「就這樣。」不然還能多複雜嗎?

「妳爸沒說什麼?做網管,跟妳原本所學的差太多了吧?」陳果問。

「那又不是什麼大問題,我當網管跟職業選手都有跟他說,他也贊同的。」唐柔實在不覺得這有何關聯,這世上有那麼多人所學跟工作內容不一,她又不會是第一個。「只要我過得健康快樂,他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所以妳還可以跟我們一起組戰隊嗎?」這無疑是陳果最擔心的一件事,若是唐柔離開,對興欣絕對是一大損失。

「當然可以。」唐柔笑開,她還有當上職業選手的目標,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放棄!

 

(續)

***

繼續章節中.......

現在沒基三可以渣了,哭哭QAQ

下一部分貼完,第四章就來到兩人約會(?)啦(雙手高舉)

時間好快竟然要一月了,我番外還沒寫啊OTZ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