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FLOW @阿冽(?)來領肉喔

 

軍帳裡瀰漫著壓抑的喘息,空氣裡散發著性事的氣味,床帳搖晃的聲音順風入耳,橘髮軍人半褪衣物跨坐在銀髮主帥的身上,雙唇微張濕熱的吐息試圖排解從體內灼燒的熱,汗珠黏住額前的髮遮蔽了半邊視野,碧眼珠望去一片搖晃的濛濛,唯獨一點紅像淌在雪地上的血珠讓他得以聚焦,是古魯瓦爾多。這一路軍馬裡最尊貴的人。隆茲布魯的血脈,他必須守護的人。

「唔……殿下……」這姿勢令他深深的吞進了古魯瓦爾多的昂揚,對於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威廉有些納悶及不解,他像是被人提著線的傀儡,根本沒有反抗或拒絕的餘地,是什麼呢?好像是古魯瓦爾多的一句話吧。

汗水滑進眼裡刺激得威廉瞇起了眼,想伸手揉眼睛卻只能輕微甩頭,誰教他的手被古魯瓦爾多拉住,根本動不了。

「嗯?」擺動著胯部往上頂,古魯瓦爾多躺靠在疊高的枕頭,從下方視線看著年長的大隊長微皺眉頭,表情生硬的壓抑生理反應及喘息,他盯著庫魯托半揚的慾望,騰出一隻手摩搓著頂端,惹來對方一聲驚喘及縮緊的後穴。「什麼事?」

「殿、殿下,請放……嗚呃……」敏感部位被帶著劍繭的指腹搓動,瞬間竄過腦袋的快感讓威廉忘記原本想說的話,不安的扭動想逃脫現況,可是下一瞬他發現深埋於體內的慾望更為堅挺膨大,滾到鼻尖的汗珠隨著古魯瓦爾多加劇的動作墜落,一顆顆灑落在古魯瓦爾多結實精瘦的身軀。

古魯瓦爾多放開對方的手,雙掌扣住庫魯托的腰際往下拽,進犯到更深處更內部,那雙碧綠眼珠不可自制的瞠大,十指忍無可忍般在他胸腹間抓出幾道紅痕,他知道,這人想逃,從一開始他喚他進軍帳時就想拒絕,但是又硬生生從喉嚨深處擠出應許。

要到怎樣的程度這人才會卸下溫馴的、好好先生的偽裝,露出真面目揮開他的手、拒絕他的命令?

「不放,忍著,沒我的命令不准射。」古魯瓦爾多冷淡說道,卻刻意的摳進頂端小縫,指尖劃過嫩柔,惹來對方一聲急促的尖叫,庫魯托蹭動著腳掌將床單蹭亂,用力的十指抓出血珠,血味飄散,對方低低的喊了聲,面帶歉意的移開雙手卻慌亂的不知道該把手放在哪裡。

「唔嗚……殿下……抱歉…….啊、啊啊……」看著自己情不自禁的「傑作」,威廉真不知該如何是好,或許奴性已然烙進他的骨子裡,明明王子進犯的動作可用狂風暴雨來形容,而且相當惡趣味的玩弄著他前方幾欲噴發的慾望,但他還是努力遵照命令死死忍耐。

突然間,古魯瓦爾多直起上身迫近他,改變的體位令威廉嗚咽一聲,空虛的雙手反射性的抱住人以免往後跌落,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並不合宜,他想放開卻被古魯瓦爾多掃了一眼,鬆開的手隨即被甩回原位,更激烈的抽插動作襲來逼得他只能抱緊眼前人,那像塊讓他免於溺沒的橫木。

「想射嗎?」對方的慾望不斷流出腥羶的液體,已經快到極限了吧?古魯瓦爾多的推測相去不遠,只見橘髮軍人點點頭,五官因快感而微微扭曲。「如果我說不呢?」

「……屬下……嗚啊……遵命……」縱使艱難,但威廉會努力到最後一刻,一直以來他都是如此,命令重如山,如果王子殿下從中得到快樂的話,也沒什麼不可忍耐。

古魯瓦爾多想,這人就是個認死理的傢伙,明明這道命令這麼不近人情,拒絕才是正常的吧?為何不呢?

「殿下開心的話……都好……」聽見耳邊的回應,古魯瓦爾多才知道自己脫口說出心中的疑問,看著對方澄澈的、滿眼信賴的碧眸,威廉.庫魯托,不曉得人都是得寸進尺的嗎?

古魯瓦爾多沒有鏡子,他看不見自己微微上揚的唇角。

 

(完)

***

你們什麼都別問,我想靜靜了,但也別問我靜靜是誰(欸

這就是個寫到一半肉都開炒了卻忘記自己要煮的到底是梅子雞還是薑母鴨的肉(爆)

幸好最後來個緊急救援CALL OUT小自跟阿冽,終於想到要接啥啦哈哈哈哈

DER,其實這就是篇餵食兩位太太跟大家的肉,希望有稍微塞個牙縫喔

我也不敢寫太多要是把瑪修的扣打用光就GGXDDD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