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迪諾X出葉

※只是個腦洞~~~~只是練筆(O

 

 

熾烈的陽光穿透雲層、穿透樹冠直射地面,高溫將水汽蒸發後,反而顯得潮濕悶熱,緊貼於身軀的厚實軍服幾乎可以擰出水來,除了少數幾位還穿著全套軍服外,其他人早就把外套脫下,若非穿著內褲在樹林裡走容易遭蚊蟲叮咬,真想把裸奔讓風替他們降溫。

「這什麼鬼天氣啊!」頂著一頭青草綠的毛,迪諾是這行人中唯一把上衣脫到只貼身背心的人。

連隊舉辦行軍演習,兩兩中隊合成一大隊後被扔進各區域,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回到營地,途中可能會發生意外或是野獸突襲,得發揮團隊精神才行。

或許是因為E中隊有里斯這位「王牌」的緣故,於是E中隊不意外的被扔進路程最遠、野獸最多的地方。A中隊的隊員慘遭池魚之殃。

「迪諾,再叫也不會更涼的,安靜點吧。」他們在行軍途中休憩,里斯抬手擦去額際的汗水並制止迪諾的吶喊,比起A中隊的隊員乖乖坐在隊長身旁,E中隊的人不只是穿衣品味極富個人風格,每個人也四散著。

像是里斯身為E中隊的隊長,照理說應該跟A中隊的隊長,坐在一起討論後面路程該怎麼走,但實際狀況是他一屁股坐在馬庫西瑪斯旁邊,A中隊隊長無奈摸摸鼻頭。

好吧,連隊的人都曉得里斯跟馬庫西瑪斯的關係不錯。

「好啦,既然你都這麼說了。」迪諾撇撇嘴,總算是願意閉上嘴巴,不過要他安安靜靜的休息實在太為難他了,沒多久,他像個好動的孩子走到同隊的出葉身邊,「我說你這樣穿都不會熱喔?熱就脫掉啊,大家都是男的,怕什麼!」

「我不熱。」出葉警戒著騰手拉住自己的兜帽,有太多次迪諾邊說話邊扯下他的兜帽,搞得只要對方一接近他便反射性要護住帽子。

「你居然不會熱嗎?難道你跟A中隊的馬庫西瑪斯一樣,汗腺都壞掉了嗎?」迪諾驚訝的高八度,話說回來,迪諾本來就是個情緒起伏大的人,喜怒哀樂都在表現在臉上。

出葉看看前方的馬庫西瑪斯還穿著整套軍服,他覺得自己還算正常……至少他已經把裡面的白襯衫脫掉了。

馬庫西瑪斯如常忽略迪諾的話。

「不會。」出葉往旁邊挪一步,試圖拉開距離,迪諾順從的往旁邊多挪兩步──結果反而更貼近了。「你站遠點,黏著很熱。」

「看,你會熱就脫掉啊!」迪諾抓住話柄認定出葉會熱,原本想出手「幫忙」的他突然停手,靈光一閃似的提議,「對了,你不是會下雨嗎?快點下雨吧熱死了!」

「……我不會下雨。」他要是這厲害可以呼風喚雨就好了。

「你明明會用水啊不是嗎?像里斯會用火一樣啊!」迪諾可沒忘記出葉的特殊能力。「不過里斯本來就是火爐了,我可不想被烤乾。」

「我要是衝去揍他你要記得拉住我。」躺著也中槍的里斯撇過頭交代馬庫西瑪斯,只見對方低頭拿著儀器校正行進方向,里斯也習慣對方用沉默做為回答,說歸說,同是隊友他並不會真的動粗。

「我不會阻止你。」半晌後才得到馬庫西瑪斯的回應,聽到意料之外的回覆,里斯轉頭對看,四目相交之後,他伸出手拍拍馬庫西瑪斯的肩膀。

「年輕人火氣別這麼大,你知道熊孩子童言無忌,不要太跟他計較。」

糟,馬庫西瑪斯看起來很像要把迪諾蓋布袋。

「……哼。」

前方風水輪流轉,里斯趕緊安撫朋友的情緒,天氣熱難免火氣大。

後面的迪諾依然盧著出葉快點召喚雨水替大家降溫,出葉不斷解釋他沒這種神力。

「術不是這樣使用的。」出葉難以跟迪諾解釋他能力的來源,這就跟對牛彈琴沒兩樣!

「試試看啊!還是要跳祈雨舞才行?」

「並沒有──」出葉的反駁才剛說出口,隨即被迪諾拉到中間,所有人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迪諾跟出葉。

「要怎麼跳?隨便擺動可以嗎?」

迪諾拉著出葉在中央擺動身體,只差沒來點「咿呀咿呀嘿」的配樂,大概是覺得這兩人蠢到一種奇葩的境界,眾人看到這種情景忍不住笑了──下場是被迪諾也拖到中央開始跳詭譎的祈雨舞。

然後風來了──

風更大了──

然後──

「媽啊,跳完怎麼更熱啊!」迪諾躺在地上用濕透的汗衫為自己煽風,「不是應該要下雨嗎?」

其實不光是迪諾,E中隊全員跟少數A中隊的人也被拖去跳舞了,現在一個個都把外衣脫了散熱,熱到拉下兜帽的出葉轉過頭狠狠剮了罪魁禍首一眼。

沒下場的馬庫西瑪斯拿著水壺走到里斯身旁,王牌半坐起身覺得自己沒交錯朋友,瞧瞧,馬庫西瑪斯要給他水呢!

「謝啦。」

里斯伸手要接過水,只見馬庫西瑪斯打開水壺,仰頭喝了一口,嘴唇因水份而滋潤,他勾起唇角表示──

「休息時間結束,該整裝上路了。」

 

(完)

 

***

練筆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別問啊啊啊啊我還在抓感覺(RY

最後還是……里馬萬歲(ㄎㄅ

我只是覺得,跳祈雨舞很有趣而已(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