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腦洞很大、超大、非常大!

※沒頭也沒尾的啦看完不要問我原因,我也不知道哈哈哈

 

 

古魯瓦爾多一直覺得房間裡有東西,常常在他睡覺時進進出出的,說是活體也不像、說是死物但有時又感覺到東西的呼吸聲,不過那東西很聰明……都挑在他睡覺時出沒。

累得連根手指都懶得抬,古魯瓦爾多研判那東西沒有攻擊性後,索性隨對方去了,至少到目前為止沒遇過危害他的事。

於是古魯瓦爾多開心的進入夢鄉。

黑影窸窸窣窣的跑出來,緊接著包圍了睡夢中的銀髮王子。

 

今日是布列依斯的打掃日,在打掃日這天誰也沒能違逆他的指令,叫你抬腳就抬腳、叫你滾蛋就滾蛋,穿著打掃妝扮的布列依斯就是一日山大王,拿水桶掃把當令牌。

「威廉呢?」布列依斯發現向來是幫忙打掃的好夥伴的威廉消失了,問了大宅裡的大家都是一問三不知,後知後覺的發現少一名戰士。

「嗯,反正是不死男嘛,死了也應該也是好事一樁吧。」大口吃肉的艾依查庫顯然不把同伴的死活放在眼裡,沒良心一號。

「搞不好只是去散步,等等就死回宅邸了,更說不定──嗚唔!」沒良心二號的古斯塔夫差點開始演講,被沉默的尤莉卡快手塞了一塊餅乾拯救所有人耳朵。

「本大爺去找他好了哈哈哈里斯跟出葉也一起!」迪諾拍拍胸脯應許找人之責,順帶拖同伴下水,結果被人打槍再打槍。

餐廳裡的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就是沒人覺得威廉會死在外頭。

「庫魯托先生是『不死男』,不就代表不會死,這樣還能死回來嗎……」唯一算是正常思維的C.C,點出了最重要的重點,眾人一陣沉默。

 

噢,眾戰士終於意識到此事嚴重性,好像……真的有點不妙呢。

 

布列依斯跟露緹亞站在古魯瓦爾多房門前如臨大敵。

原本製作點心的露緹亞在他的拜託之下,拿著她的武器跟著「顧主」準備等等把房間裡所有的死物活體全部殲滅。

「所以你確定會給我點心材料還會幫我打下手三次?」露緹亞破門之前再次確定報酬。

「對,必要時把古魯瓦爾多一起砍死也沒關係。」布列依斯之所以如此戒備,主要是古魯瓦爾多的房間的雜亂程度,比連隊那群臭男人還要離譜!

他曾經在古魯瓦爾多房內掃出死到已經看不出原貌的怪物屍體,屋內瀰漫腥臊的血腥味,地板上的血跡已經成黑色,他那時掃到快崩潰!

後來威廉來了,他就順理成章的把任務交給對方,哪知道人消失了,他又得來對付這間讓他痛苦一萬倍的房間!

「衝!」

布列依斯戴上口罩,一聲令下後,露緹亞抬起一腳直接踹開房門,緊接著拔刀往前衝刺,準備將裡頭髒亂的東西通通砍成灰──

「嗚啊!」砰的一聲,露緹亞滑倒了,定睛一瞧才發現是地板太滑的緣故,抬頭才發現古魯瓦爾多的房間一塵不染,哪有布列依斯說的髒亂?

如果連這種程度都算髒亂的話,那她的房間簡直是狗窩了。

「奇了……」布列依斯驚嘆不已,那個懶得只會睡覺的古魯瓦爾多怎麼可能會打掃?那可是高高在上對所有人都一臉不屑的王子啊。

「你們跑進來幹麻?」古魯瓦爾多睡眼惺忪,準確的摸到床頭旁放置的衣服,大剌剌的脫衣穿戴。

「你自己打掃房間?還把隔天要穿衣服放到床頭?」布列依斯瞇起眼詢問。

「我有可能做這種事嗎?」古魯瓦爾多睥睨一眼,眼神萬分不屑。「不知道是誰做的。」

「你當然不可能。」說是的話,布列依斯才要把人拖去給沃肯瞧瞧,「所以有人偷偷潛進來幫你處理這些雜事?」

「誰知道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古魯瓦爾多聳聳肩,把披風別到衣襟。

「所以是家庭小精靈還是幽靈布?」露緹亞彈指詢問,隨即補充一句,「對了,我不幫忙抓鬼的。」

「搞不好還藏在這房間裡。」布列依斯環視四周,正在考慮要從哪裡開始下手。

「不用了,反正不會害人。」古魯瓦爾多意外擺擺手,要他們不用多管閒事。「除了地板擦得太光滑害我摔到頭。」

露緹亞與布列依斯轉頭查看,卻很難從古魯瓦多的高聳洋蔥頭看出腫包。

「我看你是自己摔到床下撞到的吧。」布列依斯尊重房間主人的意願,拿著打掃用具離開了,一起下樓梯時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叫住了邊打呵欠邊要早餐吃的古魯瓦爾多。

「你的頭髮不是睡起來都還要做造型,為什麼你今天的頭髮都不用處理?」

「嗯……我怎麼知道。」古魯瓦爾多才沒注意這種小事。

「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是不是沒洗臉刷牙。」露緹亞沉思後轉頭詢問。

「髒鬼!」

 

古魯瓦爾多的房間裡,一群黑影正忙得不可開交,只見他們快速的在房內移動,時不時還有指揮聲,掐著能工作的時間點,他們得趕在王子回房前躲起來才行。

說時遲、那時快,房門砰的被人打開,一抹銳利銀光劃過室內,準確的把其中一名黑影釘在地板上──

就差一釐米的距離,古魯瓦爾多的劍就要捅穿黑影了!

「果然是你。」古魯瓦爾多打開電燈,照出黑影的真面目。

「殿、殿下……」被嚇出一身冷汗的威廉庫魯托(之一)的衣角被刺穿,躺在地板動彈不得,而其他黑影群也跑出來,赫然是縮水分裂的威廉庫魯托。

「你怎麼搞成這樣?」古魯瓦爾多隨手拔起劍,不小心拔起一塊連著威廉的木板,其他小威廉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此情況。

「呃,屬下也不知道……」威廉才想哭,他連原因都不曉得,只知道一覺醒來自己像海星一樣分裂生殖,變成好多個自己,想找人幫忙更不知道要找誰,當他回過神後已經全體在古魯瓦爾多房間集合。

那一天時間正是早上九點,呼喚王子殿下起床吃早餐的時刻。

「想找人幫忙也不知該找誰……」威廉越說越傷心,原本想說死一次看看會不會變回原樣,結果根本死、不、了!

「這房間都是你打理的?」古魯瓦爾多把人拔下來,低頭看著其他隻小威廉,一個個像閱兵一樣站好,勾起有趣的笑容。

「是的,啊、讓殿下摔倒真是非常抱歉,我們會注意的!」威廉趕緊澄清,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這幾天都睡在哪裡?」

「地板。」

「衣櫃。」

「垃圾桶。」

幾個聲音此起彼落,古魯瓦爾多看了一下,揣側大概是威廉把自己分組了。

「都去床上睡覺,明天再去找其他人處理。」

古魯瓦爾多大發慈悲,再驚恐叫聲中一隻隻把人拎上床,關燈蓋被睡覺。

威廉群悶在棉被裡好不容易爬出棉被,然後……

 

這一整個晚上都在玩打地鼠,古魯瓦爾多的手是槌子、他們是地鼠。

 

之後成功恢復原狀後,威廉庫魯托有好一陣子看到古魯瓦爾多舉手就瑟縮一下,只差沒大喊「別打我」。

 

(完)

***

OVER了,別問我威廉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我沒有想(爆)

我只是覺得威廉就算分裂變小了也是勞碌命嘛哈哈哈(不)

殿下的睡相有沒有里斯這麼糟糕呢?嘿嘿嘿嘿嘿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