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來:噗上復健小遊戲,http://www.plurk.com/p/kqimzb
 
 
在滿室尚未散盡旖旎氛圍的愛情賓館內,顏寒允叼著棒棒糖躺在大床休息,天花板鑲的鏡子反射出蓄著落腮鬍的他,原本炯炯有神的大眼寫滿睏字,自己看了看都覺得臉頰似乎瘦得凹陷了。
 
明明今日剛進賓館時,他還是那個霸氣威武、走在路上都有女生跑過來要電話號碼的成熟男人,現在卻一臉被採補過後的憔悴樣,說出去鐵定被一干狐群狗友嘲笑萬年。
 
沒辦法啊,誰叫他的伴侶就是個上賓館開房間玩情趣品的人呢?
 
想想今天賓館經理笑瞇瞇的送了張七折貴賓卡給他,顏寒允拿著卡片哭笑不得,只能道謝後收到皮夾裡。
 
打了一個大呵欠,若有人認為上床不就是上床,有床有伴願意給上就該叩謝皇恩的話,顏寒允還真想噴對方一臉,上床不只是技術活還是體力活,真以為只是捅進去再抽出來,反覆幾十下便能讓彼此身心愉悅的話……
 
聽哥哥一句勸,找個素肚自撸吧,別浪費買保險套跟開房間的錢。
 
顏寒允還蠻幸運的,在漫長的打砲尋找身心契合的伴侶過程中,真讓他找到一位好伴侶,而且同樣愛好此道,噢不,正確來說,對於性事說不定還比他更積極進取,每次開房間顏寒允都有種被人上了又上的錯覺……
 
天曉得,他明明是出力幹活的人。
 
瞧瞧現在,透明浴室傳來易曦愉悅的哼歌聲,而他只能躺在床上吃棒棒糖補充糖份、試圖回滿體力。
 
這年頭,TOP也不是這麼容易做的。
 
顏寒允無限感慨,易曦下半身圍著浴巾走出來,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還沒睡?」
 
……我沒睡讓你很失望嗎?」顏寒允不會忘記某次開完房間,自家伴侶趁他睡死時在他身上用奇異筆畫圖,還上傳到社群網站。
 
「與其說是失望,倒不如說是驚訝,明明每次上完床你都睡得像豬一樣,我有時都懷疑剛剛到底是你上我還是我上你啊。」易曦搓搓下巴,俊秀的臉蛋看起來就像一般大學生--假的,第一次看對方身分證時,顏寒允嚇掉下巴,這傢伙年紀居然比他大!「小孩子就是不鍛練啊,體力這麼差。」
 
「你也沒大我幾歲好嗎,『叔叔』。」他就是視覺年齡看起來老啦!
 
「嘖嘖嘖,累了就快睡,我也要睡了。」易曦快手抽掉顏寒允嘴中的棒棒糖,拍了拍對方的臀部,還順手捏了一把,烙下紅紅的五指印,「去洗澡刷牙,不然我就上你。」
 
「知道啦知道啦,」拖著虛浮的腳步往浴室走,走到一半才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阿曦。」
 
「嗯?」拉開冰箱倒牛奶喝的易曦,偏頭送去疑問的一眼。
 
「你之前不是說要帶我去見你爸媽,大、大概什麼時候啊?」顏寒允一直把這事放在心上,醜媳婦總要見公婆,但見之前先給他心理準備啊!
 
「喔……我再安排,等等跟你說。」雙眼溜溜的轉了一圈,易曦露出微笑把人趕進浴室,隨即拿起話筒按下直通經理室的內線號碼。
 
「敝性易,很高興為你服務,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聽著輕快的男聲,易曦笑了笑。
 
「爸,我男朋友問什麼時候讓他見公婆。」
 
(完)
 
***
我居然!撸完了!
努力文筆復健,所以開開BZ噗,找死的讓噗浪上的朋友提供題材跟我最苦手的人名,謝謝啦(艸)
至於為什麼會是這種內容......別問,我也不知道0w0||
希望你們會喜歡(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