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 C桑威廉企劃的文稿 有鑑於因其他稿件未能準時收齊而延遲公佈,但是阿襲想慶祝情人節(咦)所以先公開♡*・゚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威廉.庫魯托是眾人心中的好好先生,雖然他的臉看起來像踩到狗屎般的臭,不過實際接觸過,便發現他個性溫和、待人親切,深得眾戰士喜(使)愛(喚)。

「庫魯托先生,可以幫我扛肥料嗎?」

「哥哥,跟我一起去鏟雪吧!」

「威廉,古魯瓦爾多的房間交給你打掃了。」

諸如此類,族繁不及備載,只要是沒跟著聖女之子出戰的日子,威廉常常被人拜託東、拜託西,生前死後都是勞碌命呢,偶爾還會去支援工程師的活體研究。

每天每天都忙得跟陀螺一樣團團轉,上至打架下至通馬桶,威廉習得的技能越來越多,這還不算上服侍古魯瓦爾多的時間。

是的,自從被召喚到星幽界並順利取得部分記憶之後,威廉重新憶起曾經服侍過的、那位尊貴的三王子,不知不覺間他走上以前的老路--成為古魯瓦爾多的照顧員。

不過威廉是很忙的,一早服侍完古魯瓦爾多用完早餐後,直至中午放飯之前,都是威廉支援大小事的時刻。

「庫魯托……人呢?」古魯瓦爾多從半夢半清醒中醒來,看著自己不知何時穿戴好衣物,手癢想去打獵,不過幫他處理的人呢?

環視一圈發現棕髮少佐不在房內,古魯瓦爾多側頸思考,八成又被其他人使喚了吧?哼。

古魯瓦爾多起身,準備去找找不知被借調到何處的少佐。

話說身為拓荒元老的古魯瓦爾多享有不少特權,比方說睡著的時候,聖女之子不會把人挖起來出戰(小道消息指出此行為只是多浪費人力),比方說可以十天八個月都賴在大宅裡休憩……

嗯,怎麼好像都是跟睡覺有關?

反正古魯瓦爾多不常被劃在戰力區,其他人自然而然得辛苦一點,像是新來的少佐、苦命的威廉、臉臭但是個好好先生的庫魯托。

而現在不知道王子殿下正在尋找他的威廉,正被C.C拜託幫忙清理工程師樓層的廁所,金髮的女工程師一邊解釋,為什麼號稱全宅智商最高的一群人連通馬桶這等小事都不會,一邊帶著威廉踏入被稱為禁區的工程師樓層。

「其實我們原本也想自己處理的,羅索那邊有藥劑可以把堵塞的東西都清掉,但是之前清過一次之後,布列依斯跟大小姐就強烈禁止我們自己通馬桶……」C.C苦惱不已,頻頻推著滑到鼻樑的眼鏡,威廉靜靜聽著對方近逼自言自語的解釋,「泰瑞爾還打算製造通馬桶的自動機器人,結果被林奈指揮官阻止了,真的很不好意思在你很忙的情況下請你幫忙。」

「嗯,沒關係,只是,妳好像走過頭了。」威廉站在積水嚴重的廁所面前,見C.C一臉尷尬的衝回來。

「抱歉,走過頭了,」C.C推開門跳過小水窪,威廉原以為是漏水,但看到呈現噴水柱奇景的馬桶時,眉頭簡直可以夾死蒼蠅。「我也試著看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水就一直流出來,結果整個水管都噴水了。」

「……請妳現在、馬上、立即跟布列依斯說一聲,請他把大宅的水閥總開關先關掉好嗎?」威廉看著已經不成馬桶形狀的馬桶,還有源源不絕的水,要是淹水範圍超出這層樓的樓梯,他有預感宅邸又會發生打架事件。

C.C趕緊三步併作兩步跑去找布列依斯,威廉捲起袖子、戴起手套後開始檢查,在這途中水也漸漸停止,終於不再妨礙他作業。

最後威廉從馬桶水管深處,挖出一大坨這輩子再也不想看到的垃圾,有看不出的動物骸骨、不知如何沖下水的儀器碎片、還有糾結成團的毛髮等等,他深深覺得工程師是錯把廁所當成垃圾箱。

默默嘆氣,威廉把這坨該打上馬賽克的物品扔進該去的地方,隨即把被C.C拆開的馬桶組裝回去,一不作、二不休,威廉默默的拿起刷子開始刷馬桶。

突然間,宅邸外傳來驚天巨響還挾帶著龍嘯,緊接著C.C跑來、撐著門框大喊──

「威廉先生,外面打起來了,龍跟古、古……」C.C還在喘、話都還沒能說完,威廉早已衝出去,直接從三樓樓梯砰的跳到一樓往噪音源奔去。

「殿下──」

一衝出門迎面便是一道火焰,威廉迅速往左側滾去,依照他對古魯瓦爾多的瞭解,對方必然是身陷戰場中央,他必須去保護王子殿下的安全!

好不容易躲過暴風及龍火,威廉衝到場中央,說時遲、那時快的揮出一劍--

沒有想像中的銳利銀光,只有染上點點黃褐的彩色馬桶刷!

正當危急時,一道紫黑色斗篷罩住威廉並將他拉往身後,緊接著鮮血在空中飛散,飛龍哀號一聲,隨即被宅邸留守的戰士們圍攻,古魯瓦爾多一如既往的衝進前方應戰,當威廉從草地爬起來時飛龍已經倒地了。

「加菜啦加菜啦!」弗雷特里西拿起大刀開始放血割肉,傑多等小孩子歡樂的在旁邊流口水,工程師則是要求拿走一些血肉做研究。

「殿下,您沒事吧?」威廉跑到古魯瓦爾多面前查看狀況,方才情況那麼危急,可以想見殿下剛剛出外活動時有多危險,瞧瞧,都不小心惹來飛龍了。「下次若要打獵的話,請帶上屬下吧。」

「我沒去打獵,你跑不見了。」古魯瓦爾多語氣帶著指責,眼前這人可讓他一頓好找。

「不是殿下您去打獵嗎……」威廉納悶,「方才C.C小姐說是您……」

此時威廉聽到聖女之子對著古斯坦夫狂妄訓斥,叫他下次不准再把飛龍帶回來大宅。

原來此「古」非彼「古」啊,威廉這才發現自己搞錯了,果然是擔心則亂。

抬頭卻見古魯瓦爾多一臉疑惑,隨即用肯定的口吻說道,「你被叫去打掃。」

「是的,因為C.C小姐說工程師的廁所堵塞了,所以拜託我去──」

「推掉。」古魯瓦爾多哼了聲,強硬下命令。

「咦?可是……」威廉還想解釋,不過古魯瓦爾多低頭瞥了他握著馬桶刷的手。

「你是隆茲布魯的軍人吧?」

「是的。」

「那為何去服侍他人?」古魯瓦爾多說,末了撂下一句話後轉頭就走,「別忘了你是我的。」

威廉睜大眼,沒想到竟然被古魯瓦爾多認同,他覺得自己的付出都有了回報!

「古魯瓦爾多,你的披風沾到什麼啊,好臭啊!」

「嗯?」

威廉歪頭思考,想到方才的危急時刻被王子殿下救了,那時的他,還拿著……

馬桶刷。

 

「殿下,您的衣服沾到馬桶刷了啊──」

 

(完)

 ***

不要問我為什麼會是刷馬桶!我不知道!

他原本是威廉去偷穿王子衣服很爽,但最後就變成去做家事了!

不管怎樣,想必威廉一時間被王子抱住也是爽爽的吧(X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唷~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