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呼嘿嘿嘿嘿

 

「嗝。」

馬庫西瑪斯打了一個酒嗝,紅酒瓶跟啤酒罐東倒西歪的散在桌面,新年即將到來,連隊也放個短暫的假期,雖然對於成員而言,只是能多睡一點覺跟要不要上崗的差別,但也足夠讓人輕鬆許多。

教官們也睜隻眼閉隻眼,只要不鬧出大問題,打打小牌、喝喝小酒也是可以的,於是有人從鎮上偷渡了兩箱酒,幾乎每個中隊都分到一些,已經忘記是誰開頭說要拼酒了,馬庫西瑪斯在被同隊隊員灌下第一口酒之後,就再也回不去了。

很少喝酒的馬庫西瑪斯默默的乾了幾罐啤酒,看起來跟平常沒兩樣,甚至其他人喝趴了他還坐得好好的,照常端坐、姿勢百分百正確。

然後A中隊的寢室裡開始群魔亂舞,有人五音不全的唱歌、有人來不及跑去廁所嘔吐、有人躺在地上滾啊滾──被拎著紅酒瓶的馬庫西瑪斯一腳踩過腹部──跨過一地狼藉,馬庫西瑪斯醉著酒往外頭走去。

混沌的腦袋裡像攪成一團的漿糊,馬庫西瑪斯念隨心動的往特地方向走,看見E中隊的門牌一把轉開門鎖,裡頭燈光大亮,留著殺馬特髮型的迪諾等人正在打牌。

「唷,這不是A中隊的,怎麼會跑來啊?」迪諾吹了聲口哨,不僅僅是他,寢室內的人都看著不速之客。

「找里斯的吧?」在室內還戴著兜帽的出葉說道,馬庫西瑪斯跟里斯關係不錯,大家都知道的。

「里斯剛去廁所喔,你要不要等他一下?」

馬庫西瑪斯一如既往的沒作表示,踩著腳步卻是彎下腰湊到牌桌瞇起眼看,因為湊得近,所以眾人紛紛聞到他身上濃重的酒味。

「怎、怎麼了?」眾人問。

馬庫西瑪斯沒說話,又默默的飄走了,這次準確找到里斯的床,大剌剌的撲上去,因為被尖角磕到,他拿起里斯藏在枕下的女郎寫真集,啪啦啪啦的從封面翻到封底,再從封底翻回封面。

隨即像投籃般,被他單手摔出去──正好擊中打開寢室門的里斯。

「靠,誰攻擊我!」里斯看著腳邊的寫真集,額筋都冒出來了,到底是誰偷翻他的小黃書!

「他。」眾人指向里斯床上的馬庫西瑪斯,里斯眨眨眼,天下紅雨了嗎?

「馬庫西瑪斯?」里斯半信半疑的走到床邊,然後挨了一眼刀,丈二金鋼摸不著頭緒,不解對方為何生氣。「你在氣什麼?」

「小黃書比我好看?」馬庫西瑪斯鬆手放酒瓶落地,迅速暈染一地紅,不過他的聲音非常大,寢室的人通通聽見,各個面面相覷。

但最震驚的還是里斯。

這麼露骨直白的話是怎麼回事?這人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嗎?

「說話啊。」馬庫西瑪斯拽著里斯的前襟,頗有不講道理的趨勢。

「你醉了。」里斯以肯定句作結,雖然這樣的馬庫西瑪斯還不錯啦,但為了對方著想還是別在房內發酒瘋吧。「我帶你去廚房看有沒有醒酒湯吧。」

「不要,我要睡覺。」馬庫西瑪斯甩開里斯前襟,迅速翻身抱住棉被,大有不死不離的感覺。

里斯頭有點疼,他該怎麼做才能解決現況?看了馬庫西瑪斯一眼,今晚大概是有理說不清,可是對方佔的是他的床啊!

「我送你回A中隊睡吧。」里斯推推馬庫西瑪斯的肩膀,結果被對方像是打蚊子般啪得打中手背,他嘶了一聲,手背都紅了。

「不要吵。」馬庫西瑪斯蹭蹭枕面,又翻過身繼續蹭。「寢室很臭......都酒味......」

「......」里斯無奈,只能找另一條棉被準備打地舖。

雖然後方室友早就在那邊吹意義不明的口哨,讓他很想開扁。

「里斯,本大爺的床可以分你一半,收你五百就好!」迪諾開懷大笑,「王牌睡地板有點悲情耶哈哈哈。」

「閉嘴。」里斯瞪一眼,今天床上要是其他人,他老早就把人踹走了,哪裡還會委屈自己啊!

「這算不算是妻管嚴?」迪諾轉頭問人,惹來哄堂大笑,馬庫西瑪斯又翻了一面。

「不過里斯睡地板根本沒差吧?」隊員說,「反正里斯也常常睡到地板上啊。」

「這麼說也對。」

「哈哈哈哈--」

「明天我們來單挑。」里斯坐起身,陰沉沉的臉龐提出「邀請」。

「這個嘛......咦起屍了?」其他人正要回答,只見馬庫西瑪斯唰的坐起身,一時間大家噤若寒蟬。

「里斯,你在地上幹麻?」馬庫西瑪斯兩眼問號。

「睡覺啊。」

「你不睡床睡地板?」馬庫西瑪斯看著北風呼呼吹、還挾著風雪的窗外。

「......因為床被你睡走了。」別一臉大冬天睡地板有病好嗎!

「上來啊。」馬庫西瑪斯挪動尊軀,讓出一半的床位,還拍了拍床面。

滿室又是一陣口哨海,外頭路過的其他中隊隊員還以為路過了廁所,「誰尿頻啊?真是的。」

里斯一陣錯愕,他開始感謝灌馬庫西瑪斯酒的人了!

「真的?」有床睡,當然比睡硬梆梆的地板好啊!而且還能抱著人睡,多棒!

「快點。」馬庫西瑪斯微微皺眉。

里斯恭敬不如從命,立即拋棄冷硬的地板爬上床,雖然床上也冷,但比起地板好上太多太多了,突然間馬庫西瑪斯跨坐在他身上,手一用力啪啦扯開他的外衣,然後伸手摸了摸里斯胸膛,不滿意的瞇起眼又抬手撕開他襯衫,拍了拍胸大肌後滿意的趴在上頭睡覺。

「西、西瑪斯--」里斯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別吵,冷。」馬庫西瑪斯像貓咪般蹭了蹭里斯胸膛,放鬆下來加上里斯暖暖的體溫,煨得他舒服的睡去。

「噗哈哈哈王牌幫忙暖床--噢好痛!」大嗓門的迪諾笑到一半被飛來的鬧鐘擊中額頭,兇手里斯兇狠的瞪了他一眼,伸指在唇前比了一。

 

(完)

***

呼哈哈哈哈哈原本要肉的,但是肉不到了,沒辦法(攤手)

肉都被瑪爾吃掉啦啦啦啦啊啊啊啊

就溫馨的睡覺覺吧(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