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耳旁誰在竊竊私語。

意識宛若春日探枝的花,從深處一瓣瓣舒展開來,淺淡的芬芳悄然喚醒威廉的神智,緩緩睜開碧綠雙眸,像睡了一世紀,身體有股無法隨意行動的僵直感。

「醒了!醒了!」歡快的聲音響起,威廉支起身,綁著娃娃頭小女孩啪噠噠奔走,裙擺層層疊疊如浪搖擺,彷彿要拍上他臉頰。

空氣中的私語嘎然而止,隨著極富節奏性的鞋跟擊地聲,感官漸次放大,洗牌聲、衣擺摩擦聲,還有淡雅的花香繚繞。

「歡迎來到星幽界,庫魯托先生。」

一襲褐色西服、臉頰綴有菱形紅色刺青的男人朝他躬身,優雅的男中音從豔紅薄唇中吐露歡迎之詞,嬌小女孩蹦跳到身旁,冰冷的小掌握住威廉的大手,似乎想將他拉起身。

威廉微微後縮,以不引人注意的狀態拉開距離,撐起膝蓋站起來,映入眼簾的是寬闊的廳堂,大紅布幕用金色絲帶紮起,黑白交錯的菱格地磚透著一絲寒冷,如吐著蛇信的小蛇鑽進靴底沿著血管攀爬。

他打了個寒顫。

這念頭稍縱即逝,威廉不太能理解自身畏縮的主因。

「已經登記完畢,您可以將庫魯托先生帶走了。」碧眸略過眼前的褐髮男人,側頸看向後方的紫服青年,對方笑瞇了一雙眼,朝威廉腳邊的女孩說話。

登記?帶走?威廉不解,這發展出乎意料,他像進錯房的觀眾,甚至不懂自己為何在此、身旁的又是什麼人。

「好喔,我們走吧,」女孩伸手想牽威廉、突然又轉頭詢問褐髮男人。「對了梅倫,店長呢?不是剛還在這裡嗎?」

「似乎是商店臨時有事,行色匆匆的走了。」梅倫聳聳肩膀,瞥一眼緊皺眉頭的威廉,劃開嘴角向女孩提出建言。「大小姐,這位戰士一頭霧水呢,您不考慮先自我介紹、順便提及目前的狀況嗎?」

「這種事不是由你幫忙解釋就好了嗎?」被稱為大小姐的女孩嘟起嘴,隨即轉過頭向威廉自我介紹。「唔嗯,我是聖女之子……你是被我喚醒、要為我效力的戰士。」

「……」威廉倍感混亂,或許是他還在做夢,所以都聽不懂女孩的話。

「大小姐,您的解釋完全沒有任何效用呢。」梅倫輕笑出聲,惹來女孩的瞪視。

「別笑話我啊,壞梅倫!」女孩跳腳,小手抓亂髮絲,威廉眼尖發現她的手指關節與眾不同,節骨分明不似人類的手被肌肉包裹著,反倒像是仿人的工藝品。「不是已經有記憶了嗎?我把存了好久的碎片都換給威廉了,總有印象吧?」

「大小姐,您給庫魯托先生的是他生前的記憶、而非他對您的記憶,要庫魯托先生對您及這一切有印象,未免太強人所難。」梅倫依舊紳士有禮,女孩氣得踩他的鞋子,他視若無睹的轉向威廉。「我想不如由我來為您解說,順便帶您認識環境?」

「……麻煩了。」怎樣都好,威廉只想釐清現狀。

「梅倫別搶我工作!我覺得你會帶壞他!」女孩抗議。

「大小姐,您忘了等等要跟其他戰士一齊出任務嗎?」後方的紫服青年笑吟吟的拉開門扉,兩個大男人站在外頭,貌似等待已久。

「大小姐,該出發了吧?」

最前排身穿墨黑軍服的男人,輕推滑下鼻樑的眼鏡,出聲催促女孩,這才讓她記起有更重要的待辦事項,簡單交代幾聲後,便跟著眼鏡男風風火火的走了,徒留威廉留在原地乾瞪眼。

「抱歉,現在究竟是怎麼回事?」碧綠眼珠充滿無奈與疑惑,威廉不自覺將眉宇擠出一個川字,連帶著周身氣勢變得嚴肅而深沉。

「沒事,請跟我來。」梅倫半躬身拉開門扉,左手劃個半圓做出邀請。

 

「歡迎蒞臨星幽界,威廉‧庫魯托先生。」

 

 

天色微亮,方才一陣晨雨淅瀝落下,灑落窗櫺敲出細微聲響,房間主人討來的幾盆藥草承接天空的洗禮,風挾帶水氣將涼意擴散至每個角落,舒適的溫度令人沉在夢鄉中不願甦醒。

此時威廉‧庫魯托站在穿衣鏡前,將掛在衣帽架上的筆挺軍服一件件套上,最後別好橙黃軍穗,習慣性舉起三指靠在眉尾向鏡中人致意。

輕手輕腳往樓下廚房而去,威廉來到星幽界已有幾週,從最初被喚醒時的懵懂無知,不解自己身處何地,更不明白為何會被召喚到死者國度──在梅倫的解說下,知曉其他戰士皆是因為還有遺憾,所以才會在死後應召來到星幽界。

乍聽尚無法明瞭背後的涵義,但經過思索,威廉心底深處某一角鑿出不可自制的竊喜:若聚集於此的先決條件是「死亡」的話,那麼他是否也如願品嚐了死亡的滋味?

踩踏地磚的軍靴敲出回響,威廉熟練的拐過轉角,腰間刀鞘發出細微碰撞聲,盡頭處的廚房透出半壁亮光,只見最初接待他的人之一──掌管暗房的布勞正在準備食物,笑容可掬的問早。

「早安,庫魯托先生,先用早餐嗎?」

「早安,需要幫忙嗎?」威廉點頭,捲起袖子想幫忙卻被布勞婉拒,並請他先坐上餐桌,面對理應是溫柔的笑容,橘髮軍人不曉得為何打了個寒顫。

「有需要的話,一定會請您幫忙,現在請先享用早餐吧。」布勞快手腳將烘蛋、培根、吐司等輕食端上桌,拿起刀叉將盤中食物切成易入口的塊狀,威廉難以說明這是浪費食物的行為。

而他這麼早起僅僅是因為睡眠毫無意義。

「庫魯托先生,請用茶。」淡雅香氣從空氣中綻放,溢著濃郁花香的早茶放置於左手邊,視線順著白手套、滾過絳紅衣袖往上攀升,侍者之一的路德揚起唇角,碧綠與寶藍眸子於空中接觸後,彬彬有禮的路德微微退開一步。

銀髮侍者的靠近只是為了不讓他的桌面空著一角。

「謝謝。」威廉喝下早茶,暖意似乎從胃部升騰,兀自冰冷的四肢有了溫度。

餐廳僅有烹煮及刀叉切割食物的聲響,威廉其實喜歡這段時光,安寧的氛圍,讓每個人的距離顯得圓融,不會有誰自來熟的接近、肆意觸碰,或是用眼神打量著他存在的意義。

此時,比步伐更早到來的,是順風遞送來的汗味,只見連隊成員里斯大步走進,晨練完畢的他灌了滿瓶的水,掬水洗了把臉坐上位置,時間銜接得恰到好處,他接過布勞遞來的早餐,大口將食物塞進肚內。

「可以再給我一些肉嗎?」里斯詢問,侍僧快手腳的送上烹煮的肉片,清澈的彷彿晴天萬里的藍眸,窮極無聊的抬眼看向對桌的橘髮軍人。

里斯百無聊賴的看著威廉精準計算過似的,將食物切成大小相同的尺寸再送入嘴中,他想,搞不好這人連咀嚼幾下,都要達到一定的數字。看了就累。

「請問,怎麼了嗎?」或許是因為里斯打量的目光過於明顯,被注視的橘髮軍官停下動作,眉間不自覺的皺成一塊。

「沒事,」里斯拿著餐刀的手左右晃動,吞下咀嚼的肉塊後說道。「聽說大小姐讓你恢復記憶了?」

里斯雖然不怎麼管事,但這種小道消息倒是沒錯過。

「是的,大小姐是這麼說的。」威廉一開始並不明白這些事,在侍者的解說下才瞭解,懷抱遺願的戰士們被炎之聖女召喚到星幽界,跟隨聖女之子的帶領殺敵、殺怪,藉此得到所謂的碎片,而碎片是戰士們復活回現世的主要道具。

戰士的記憶像是抵押品,得到碎片、贖回生前記憶,知道自己究竟為何而死、了卻一樁遺願,才能回到現世繼續新的旅程。

 

(續)

***

好的,阿襲終於來放試閱了,雖然這是預計八月要出的本(......

因為八月要出的本有點多,大概會交叉放試閱吧,不一定,我再看看

是說這本王佐剛修改完,大致上不會變動了(應該),嗯......我有點擔心自己寫不好,請多擔待(艸)

最近腦~~~~洞~~~~~~比較小了(哀傷)

嗯,有任何想法都歡迎跟我說喔OvO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