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戰士的記憶像是抵押品,得到碎片、贖回生前記憶,知道自己究竟為何而死、了卻一樁遺願,才能回到現世繼續新的旅程。

當聖女之子去暗房接回他,也將手頭理應屬於某位戰士,等待取回記憶的碎片撥給他使用,讓他得以一清醒就知道生前的端倪。

縱然要如何分配碎片的用法,全由聖女之子定奪,可是一個「新人」得到寵愛,不免引起他人不滿,威廉的處境也變得尷尬。

算不上是排擠、但也沒什麼人會特地與他交流──除了侍僧,還有幾位不管事或是本來就健談的戰士。

威廉倒沒想過生前死後,都得為人際關係傷腦筋,再加上無法笑口常開面且嘴笨舌拙,一來二去,更難解釋清楚了。

現在里斯一談起這事,威廉便拉響十二萬分的警報,他想好好解釋聖女之子的決定並非他能左右,害他人無法取回記憶並不是他願意的──只是想法很美妙可惜里斯對此事沒有意見。

應該說,里斯想講的是另件事,另件讓他真正感興趣的事。

「這樣你應該很快就會出任務了。」里斯搓搓下巴,瞇起蔚藍的雙眸射向威廉,「等等來切磋吧。」

「我──啊?」威廉剛開口,隨即被急轉直下的發展,驚得發出疑惑的單音。

「來切磋,或說單挑也行,之後可能會同隊,夥伴間若不知道彼此能力,可能會全軍覆沒。」里斯想法簡單,反正未來要共事,能早點知道對方的武力,未來戰鬥時可以發揮所長,重點是他也很久沒跟人好好打一場了。「吃飽了跟我走。」

「呃、不,里斯先生,我有其他事要辦,改天吧。」威廉愣神一秒、趕緊回絕,非到萬不得已,否則他一點也不想打架或是展現所謂的「能力」。

但話說回來,真到那千鈞一髮的時刻,也不是他說不要就能制止的。

「現在天剛亮,有事也是侍僧處理,你要幹麻?」里斯挑眉,什麼事要在大清早幹?

威廉攏緊眉頭,急速運轉腦袋以求脫困。「我要去處理我的藥草圃。」

「單挑一場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吧?」

「不了,有機會再說吧。」威廉發現里斯興致莫名高昂,有股非拉著他打上一架的預感時,只好換個語氣強硬的拒絕,生前曾為大隊長的他,自然而然的展現馭下的威嚴,與里斯的執著相互碰撞。

「好吧。」里斯打量半晌發現威廉異常堅定,聳聳肩膀不強求,打了飽嗝,隨手將盤子放進流理台,吃飽喝足便去做個人事。

直到銀髮侍者微笑詢問是否再來一杯茶時,橘髮軍人猛然回神,原來他已放下刀叉許久,斂去剛才散發的氣勢婉拒這份提議。

「這些不再食用了嗎,庫魯托先生?」路德看著沒吃幾口的食物,再做一次確認。

「不用了,謝謝。」威廉歉然,其實他的身體就算不進食也無妨,只是為了避免最糟的情況發生,多少得吃下食物,但份量僅需要維持基本運作即可。

清晨的聖女之館份外安靜,威廉的腳步如貓足輕盈,行走途中,不自覺擰眉揣度剛剛的行為,不曉得是否又違了別人的好意?但他真的不想出手啊!

嘆了口氣,原本他打算幫忙做完早膳再離開,只是不知為何侍者的笑容讓他不敢不從,只好灰溜溜的離開廚房。

他想,大概就跟禁區的道理一樣吧。總有人特別喜歡某塊地方,而且不希望他人踏足,那塊對自己而言可稱為天堂的地方。

威廉往大宅後方的園圃而去,聖女之館佔地廣大,除了喜愛花卉的路德擁有溫室以外,其他人若有興趣的話,也能申請一塊屬於自己的地種植。

橘髮軍人到工具間拿了鏟子、水桶等物品,開始巡視這塊藥草圃並施肥,說來奇妙,他得到的記憶之中並未有類似印象,可他喜歡藥草卻是不爭的事實,甚至無須解說,就知道怎樣做才是正確的。

或許有些事情是烙印於靈魂,無法磨滅。

就像那個人,他曾追隨的王子殿下深深烙在取回的記憶中,閉起眼還能憶起那份仰慕的情感,澄淨的宛如燈光下透徹瑩亮的水晶。

只是從威廉初來至今,尚未見過古魯瓦爾多,連披風一角也沒能看見,曾經他想過是否該去打聲招呼,可深思熟慮一番又覺得不妥。

說不定,殿下根本不記得他。

畢竟記憶像抵押品,他無法得知道對方是否還能認出他。

而且想「不期而遇」也非易事,他曾旁敲側擊的問過侍僧,關於古魯瓦爾多的習性,得到的結論卻是晝伏夜出、時間不定,加上銀髮王子是最早召喚的資深戰士之一,後期幾乎不出任務也不受任何拘束。

乍聞消息,威廉有些錯愕,古魯瓦爾多死得比他早嗎?

他曾以為在那場戰役之後,對方應該能坐上大位渡過餘生,畢竟隆茲布魯只剩下古魯瓦爾多這位繼承人,再者王國有先進且完善的醫療設備,就算當時殿下受創嚴重,但只要回得去總能活下來吧?

莫非小兵還是沒能將古魯瓦爾多護送回去嗎?威廉握了握拳頭,果然還是失職。

那麼他也不該貪求想跟古魯瓦爾多見上一面這種事。

威廉蹲在藥草圃中深深嘆了一口氣,剛拿起圓鍬想挖出一條小溝,直覺後方有人逼近,身經百戰的軍人反手抓住撲來的身軀摜到一旁,猛然瞥見掌心拽著的是戴粉色手環的瘦弱小手,腦袋方才閃過「不好」的念頭,下一瞬人已被他摔在旁邊。

「梅莉!抱歉!」威廉扔掉手中的圓鍬,只見梅莉一臉吃痛,哼哼唉唉的爬不起身,眼角都摔出淚光了,他趕忙把人扶起來、拍拍沾染灰塵的裙擺,擰起雙眉上下察看。「還好嗎?哪裡痛?要不要請大小姐看看?」

「沒、嘶、沒事,威廉哥哥,我沒事。」梅莉搖搖頭,露出往常的甜蜜笑容,伸手抱住威廉的胳臂。「抱歉,嚇到哥哥了吧?我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而已。」

威廉苦笑,輕輕的將臂膀收回。

 

(續)

***

最近開始累成狗,我還在習慣O<<

如果你們可以給我一點感想或留言,我會很感動的。・゚・(ノД`)・゚・。

希望這本王佐你們會喜歡。・゚・(ノД`)・゚・。。・゚・(ノД`)・゚・。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