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威廉苦笑,輕輕的將臂膀收回。

其實他目前的記憶裡,完全沒有粉色小女孩的印象,但是對方一見到他就快樂的喊「哥哥」,跟前跟後的替他介紹大宅內狀況,三不五時跑來膩在身旁,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忘記真的有個妹妹了。

「下次別再這樣做了。」幸好這次只是徒手將人摔出去,要是他手中有武器的話,包不準會將梅莉刺成串燒。

「知道了,哥哥在做什麼?」梅莉原本還想拉威廉的手,但見對方拿起小圓鍬動作,只好蹲在旁邊看,時不時幫忙遞東西,變成一場另類的藥草教學課。

直到威廉忙完,頂頭太陽驅散沉重的烏雲,正在散發它無與倫比的熱力,這時他才意識到忙了一個上午,全身汗流浹背,因為未補充水份,導致口乾舌燥。

碧眸瞥一眼陪在身邊的梅莉,威廉暗自懊惱竟然沒注意時間點,想必梅莉應該熱得受不了。

這個時候,聖女之子差不多該點人出任務了。

「洗個手就進屋吧,我忘記時間了,妳剛剛應該先回去大宅裡,這樣比較舒服。」快步走回宅裡稍微梳洗,威廉對於老弱婦孺,像是梅莉、聖女之子或是魯卡大公總是不吝付出關心,縱然他明白身為戰士的小孩並不容小覷。

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這是天性,威廉也無法扭轉自己的個性。

「沒事的,我才不會因為這種事倒下呢。」梅莉笑嘻嘻的,但是蔭涼處的確讓她舒服多了,至少衣服不會黏在身上。

威廉帶著梅莉往人聲鼎沸的客廳去,聖女之子正在點兵點將,有的人自動請纓、有的人興致缺缺癱在沙發上,威廉把沙發的位置讓給梅莉,自己站在柱子旁等待命令。

幾道視線聚焦於己身,威廉難以判斷究竟是惡意還是溫馨的注視,他不善言辭,只能默默以自身能力幫忙他人。

說到底,這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那麼這次就由──」一片嘈雜聲中,聖女之子拉高音調、扯開喉嚨宣布出戰人選,說時遲、那時快,大門咿呀開啟,一道身影從門後緩緩走進,紫黑色披風隨著邁步輕揚,銀髮王子不曉得為什麼從外頭進來,一時間,眾人與帶著睏意的紅眸靜默對視。

「古魯瓦爾多,你是夢遊嗎?」聖女之子嚷了起來,傳說中晝伏夜出的蝙蝠……不對,古魯瓦爾多竟然會在大白天從外頭進來,簡直天要下紅雨了啊!

「沒有,去打獵。」或許是看在炎之聖女召喚他到星幽界的份上,古魯瓦爾多對聖女之子的態度並不惡劣,但也不算恭敬,依然是那副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的口吻。「要出戰?」

「沒有喔,今天是艾伯、梅倫跟布列依斯。」面對古魯瓦爾多眸底深處湧現的、對於出戰的躍躍欲試,聖女之子戳破他的興致。

古魯瓦爾多從鼻間哼了聲,既然無法將體力釋放在怪物身上,那麼他只想好好休息,軍靴在光潔的磁磚地板踩出一個個泥印,直到臺階前被某人擋住去路為止。

「殿下。」威廉並不想無禮的擋著古魯瓦爾多的前進路線,只是第一眼發現這是他掛念已久的殿下,就算尚未組織好語言,但身體卻比意識還快。

當威廉回過神時,已站在銀髮王子跟前並抬手行軍禮。

滿室再起的喧囂剎那間消散,臺階前、兩步間,僅有他與他的所在地化為真空空間,期望肆無忌憚的充盈四肢百骸,澎湃的簡直無法克制。

跟記憶中那張稚嫩的臉龐相同。威廉想,用稚嫩來形容古魯瓦爾多似乎並不適合,但從他與殿下第一次接觸時,這位銀髮王子給他的感覺便是如此。

宛若一個得到喜愛的玩具的孩子,澄淨、愉悅,有著他打從心底欣羨的、不受世俗束縛的灑脫,令威廉深深折服。

面對這聲緊張的稱呼,古魯瓦爾多微微側頸打量眼前人,紅眸映照橘髮軍人的模樣,順著頸項延伸到藍白軍服,眸底閃過一絲瞭然。

照理說,碰見舊部屬應該慰問或是詢問,更何況他們不僅僅是同袍更是同鄉,但是古魯瓦爾多半點寒暄的閒情逸致也沒有。

他知道這人是誰,可也僅只於知道而已。

翠綠雙眸中翻湧如激流般的情緒,他沒有理解且與之起舞的慾望。

古魯瓦爾多不願再度攪和在紛擾破事中,他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安寧且沒有歧視的世界。

誰也沒資格能再次阻撓他。

「你擋到路了。」古魯瓦爾多掀動薄唇,橘髮軍人像挨了一拳,頰邊泛起潮紅,趕忙垂下頸項退開半步。

銀髮王子帶著森林的芬芳與血的氣味掠過身旁,「難堪」貳字竟是如此生動而鮮活的充斥威廉胸膛。

 

(續)

***

恭喜王子賀喜王子殿下終於出場,在經過那麼多人之後(欸)

不得不說這次威廉感覺好難寫啊(痛臉)

修完稿我就可以給朋友排版啦!希望你們也會喜歡(艸)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