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聖女之館三樓最裡邊的單人間,面向西方的窗戶微啟,濕溽的熱氣透窗而來,在裝潢與擺設間來回碰撞。

雪白床單上頭的軍人保持平躺睡姿,雙手交疊於腹間標準到宛若入斂,但是定睛一瞧便能發現藏在平靜下的顫抖,正從僵硬到彷彿石化的躺姿傾洩而出。

額際滲出豆大的汗珠浸溼橘髮,參差的黏在鬢旁,豔紅的雙唇偶爾洩漏一聲呻吟,如痛喊、似求救、若發洩。

十指倏地緊抓衣擺,強自鎮定的模樣彷彿被束縛在框架之中,噩夢如火烹煮兀自陷落夢境的他。

耳鳴的嗡聲持續好一段時間,生鐵與腥臊的臭味混著硝煙竄入鼻腔,他翻滾、閃躲不長眼的砲火,碧眸緊緊追隨勇往直前的尊貴身影。

漫天殺機,鋼鐵砲彈轟中身軀、火光剎時吞噬士兵,淒厲的慘叫卻被震天殺聲掩蓋;引爆的彈藥炸出一丈高的土屑,礫石如傾盆大雨擊打身體,這場無邊無盡的殺戮,只有那抹身影是指引未來的明燈。

邁開步伐奔跑,腥風血雨的慘狀都視而不見,唯有沾染污濁血色的暗紫披風是他的歸屬,只想趕到那人身邊,突然間那人一步踉蹌,兵荒馬亂中他伸手卻撈到一襲殘破披風。

驚慌瞬間攫獲心臟並使勁揉捏,呼吸一滯、視野一黑,待恢復清明的同時他又跑了起來,風聲呼嘯、心若擂鼓,一道溫熱緩緩流過額際,微微撇過頭赫然發現尊貴的人就在肩上。

於是全世界再也沒有比這更重的事物。

他就這樣扛著視逾己命的男人逃命,這不是懦弱、不是貪生怕死,他什麼都能捨下卻捨不得放棄殿下。

緊接著一陣劇痛襲擊己身,五臟六腑被一刀剖開揪扯著,碧眸裡倒映的人影令他打從骨子裡顫慄不已,那雙手貫穿胸膛,劇痛尖銳的刺穿腦門。

荒蕪的泥地驟然逆長出藤蔓纏住手腳,感受到自己被奪走生氣後枯萎,活力卻在下一瞬間充盈四肢百骸,雙肩驟然一輕,扛著的事物驟然崩解──

「殿下!」

威廉瞠大眼眸彈坐起身,盜汗濕了整件睡衣,單手撐額,心臟猶在砰然亂跳,夢境太過逼真,深踩的一腳令他無法回歸現實,座下柔軟的床舖像流沙,躺臥便會滅頂。

起身仍覺腳步浮虛,室內安靜到僅能聽見自身急促的呼吸聲,啪的一聲掀亮掛燈開關,拉開窗戶讓流動的風提醒他滿身是汗,因寒冷而顫抖的橘髮軍人硬是站在窗前,凝視遠方濃厚深沉的黑幕,彷彿這樣就能掩飾夢境裡的不敬之舉。

只是這舉動並未令威廉好過點。他想,他得出去走走,甚至是偷溜去聖女之館外頭的森林也好,下半夜別想睡了。

擋不住從骨子裡散發的森冷,掬了一把冰水洗臉,穿上軍服、帶上武器,威廉站在大門階梯思考要摸黑進森林,或是去藥草圃打轉?

衡量這時間點進森林生還的可能性,威廉理智的拋棄這項莽撞的決定,靴跟轉了半圈改變行徑。

看著小小的藥草幼苗一日日長高、茁壯,嗅到淡淡的植物氣味令他平靜,威廉蹲下來更貼近它們,伸指輕撫嫩葉,原先緊繃的身軀及嚴肅的表情漸漸放鬆,揚起一抹淺淺微笑。

「庫魯托先生,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

一句問候不帶前兆的襲向威廉耳膜,嚇了一跳的藍衣軍人閃電般跳起,迴身、出劍,銀亮的銳利劍尖於電光火石間,已刺進路德胸膛幾分,相對於威廉的驚愕,路德依然笑容可掬,微退一步讓劍尖離開要害。

「抱歉,是我太倉促了,下次接近您前會記得先出個聲。」路德以一貫的優雅口吻,鋪設臺階讓尷尬的威廉有路可走。

「抱歉,你沒受傷吧?」威廉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可是對方並沒有攻擊意圖,先出手傷人總是不對的。

不過,方才劍尖明明有感覺刺到硬物,可是路德卻一臉沒事人,這讓他覺得奇怪。

「不礙事。」路德劃開笑容、撫平衣服皺折再次詢問。「那麼,您在這個時間點外出,是因為什麼事呢?」

「沒什麼,只是睡不著……外出走走。」威廉突然有種半夜溜下床被伍長抓到的錯覺,忍不住挺直背脊回話。

「若是這樣的話,不如來喝杯花茶助眠吧。」路德提出的邀約令威廉一頭霧水,想婉拒卻又難以拒絕眼前看似溫和的男人。

橘髮軍人有預感:就算拒絕,這人會提出千萬個理由讓他不得不從。

「……麻煩了。」

威廉原本以為銀髮店長會帶他回到聖女之館的廚房,然後用熱水簡單沖杯花草茶給他,萬萬沒想到是前往後花園,而露天圓桌座椅旁還有兩個熟悉的面孔。

「晚安,庫魯托先生,睡不著嗎?」布勞端著午茶茶具走來,上頭有四個茶杯。

「打擾你們了嗎?」威廉面對眼前狀況,丈二金鋼摸不著頭緒,為什麼這情景宛如一場下午茶聚會?

「沒有的事,」坐在其中一把椅上的梅倫笑道,起身替威廉拉開座位。「請坐吧,庫魯托先生。」

窘迫的坐下,威廉頓覺自己格格不入,但是看著四個茶杯,莫非侍僧有預知能力嗎?

「伊芙琳小姐說她不來了,恰巧庫魯托先生能一起喝茶,不然老是看到這兩個老傢伙,我覺得心很累。」梅倫端起茶香四溢的花草飲了一口,解釋威廉的疑惑。

「你的核心若動不了的話,不如去請求沃肯先生幫你檢查一下。」被指稱為「老傢伙」之一的路德笑了笑,「話說回來,明明是最閒的人,竟然也會有功能上的問題,這才是真正的『老』吧。」

「通常老的人都不會說自己老呢,就跟弗雷特里西總是喝得醉醺醺,卻拍拍胸脯說自己沒醉一樣。」「老傢伙」之二的布勞笑盈盈贊同,順便提醒還有客人在,否則平常他才不淌進路德跟梅倫唇槍舌劍的渾水。「我們要為梅倫留點面子,免得嚇跑庫魯托先生。」

「……」威廉只能低頭乖乖喝茶,這場面怎麼看,自己都不適合插嘴啊。

不過這杯花草茶的確很棒,原先慌亂的心緒慢慢寧定,夢境裡發生的事情,現實是不會出現的,畢竟那時候他把殿下交給其他小兵。

  不會發生的。夢中的事,他不會讓其兌現。

 

(續)

***

到底~為什麼~侍僧大大們這麼有戲份呢~

其實~我~也~不曉得~(欸)

然後要六月了嗚嗚嗚嗚

好恐怖QAQ

希望你們會喜歡>A<

創作者介紹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