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庫魯托先生在煩惱什麼?」被兩位侍僧擠兌的梅倫沒有一絲惱意,垃圾話是學習程式中屬於「調劑」的範疇,更多時候是用來轉移他人注意力,比方說眼前這個橘髮軍人。

「不,只是睡不著罷了。」威廉靦腆一笑。「可以叫我名字就行,不用加稱呼。」

「威廉,」梅倫從善如流的改口。「來這裡幾週,還能適應嗎?」

「還不錯,還在跟其他戰士交流。」威廉思索,最近與眾戰士的氣氛和緩多了,或許四處幫忙終於得到回報。

「這樣很好,畢竟也不曉得會在這裡待多久,打好人際關係總沒錯。」梅倫以前輩的口吻說著,「聽說你拒絕跟里斯對決?」

「是的。」威廉想了下,又補上一句。「我不喜歡跟人打架。」

「這麼愛好和平?」梅倫詢問,上揚的語調散發出些許質疑。

「嗯。」威廉難以回答,他本身就不愛打打殺殺,更別提與陌生人打架。

「其實里斯的邀約是必要的,」路德幫腔,當時在廚房便想告訴威廉,只是那情況不容他開口。「畢竟大小姐會輪流帶戰士出去,你的能力會影響你要跟誰一隊,甚至是戰局結果,聖女之館以外的地區是很恐怖的,知道隊友的能力就能多點勝算。」

「原來如此。」威廉明白這個道理,以前身為大隊長帶領下屬時,也是依照每人的個性及能力分配,但是非到萬不得已,他還是不想出手。「不過非到必要,我並不想這麼做。」

「威廉是對自我能力有所擔憂嗎?」布勞橫插的一句正中靶心,威廉瞬間的愕視沒能逃過侍僧的銳眼。

「這,也不能這麼說。」威廉看著茶水裡倒映的自己,眉頭擠成一個川字,他開始覺得跟三位侍僧喝晚茶是件錯誤的事,若是知道會被逼問,他是絕不會來的。

對於能力一事,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算真正理解:到底為什麼會得到這份力量還有他真正的身份。

這些對其他戰士而言易如反掌的問題,對他來說卻只能打上一個個問號。

威廉只知道,這能力吞噬一切的生命體只為殘存,但他不想要這麼做,他寧願一死百了,了無牽掛,而非像個未爆彈般行走於世間,不能也不敢與人過於接近,只怕未來哪一天會讓自己後悔莫及。

如果可以安安靜靜、遠離人群生活,不再受到諸多煩憂與驚擾的話,那該有多好。

「是說,一定要出任務嗎?」威廉握緊茶杯,要是在任務途中能力不受控制的爆發,他才是真正危害隊友的人。

「每個人都會出任務,甚至是我們侍僧也會。」將威廉的陰鬱看在眼中,侍僧三人飛快的用眼神交流,他們是受聖女之子所託要套出對方的能力,只是不曉得對方竟然如此抗拒。「威廉不想出任務嗎?」

「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別帶我比較好。」威廉沉默一陣後回答,「要是傷及無辜的話,就是罪過了。」

最後一句話細如蚊蚋,只可惜身為自動人偶的侍僧們聽力非常人能比擬。

「其實若是控制方面的問題,不妨加以練習?」梅倫提出建議。

「我會努力。」威廉露出苦笑,他可不敢「練習」自己的能力,暫且不論痛覺問題,能力一旦發動,周遭生命體只要一觸碰到他,轉瞬便灰飛煙滅,那種噁心感……他全然不想經歷。

眼看話題銜接不上,氣氛有了片刻的沉默,此時布勞的使魔抱著一塊餅乾飛來,停在綠髮上頭喀滋喀滋的吃了起來,被布勞一把抓下放到桌面。

「隆茲布魯的人都喜歡半夜亂跑不好好睡覺?」

「啊?不,我只是失眠。」威廉好奇的看著發問的小生物,不曉得該怎麼解釋,最終還是只能歸咎於睡眠問題。

「其實這也蠻常見的,戰士總是會因為取回記憶、或是取不回記憶而煩惱,為此輾轉反側睡不著的人可不少。」路德交疊雙腿、微傾頸子順勢轉換話題,藍眸帶著淺淡笑意看向威廉。「如果你真的難以入睡,我那邊有些助眠的香草配方。」

「基於同為戰士的身份,我必須誠懇的告訴你,」梅倫嘖嘖兩聲,指間變出一張小丑牌在威廉眼前左右晃了晃,「睡不著可以去看天看地,甚至請人敲昏你,我相信大家都會很樂意幫忙這個舉手之勞,但是──」

梅倫斷句斷得恰到好處,威廉不知不覺提著心,想知道後話。

「除非你口袋裡有金幣、或是大小姐給你錢去買,否則跟我們偉大的店長買東西,無疑是與虎謀皮啊。」

……這是指商店裡的東西不能亂買嗎?威廉想問,卻又覺得坐在左右兩邊的侍僧一搭一唱的像說相聲,但是眼神如刀如箭穿透倒楣坐在中間人,互射眼刀、互揭瘡痕。

「雖然梅倫說的有些誇大,不過也是有幾分道理,不建議沒事自己去跟路德購物,小心會回不來喔。」布勞再次替威廉添茶,完全視正在鬥嘴的兩位同事於無物。

「我知道了,謝謝。」威廉暗自記下,同時將商店劃為禁地。

撤換令他難言的能力話題,威廉聽著一來一往的對話放鬆許多,直到血味順風而來,混合淡雅的香氣悄然籠罩全場,四人警覺的噤聲望向來源。

「我去瞧瞧。」威廉起身,尚未邁出的步伐硬生生停在半空,只因混著血味走來的人是熟悉的身影。

「殿下。」威廉習慣性敬禮,這聲呼喚喚醒了如一縷遊魂的古魯瓦爾多,血紅雙眸在四人午夜茶會上掃視,微微點頭後攏著披風往大宅走去。

此時,威廉眼尖瞥見古魯瓦爾多走過的路,滴落一點一滴的腥紅,他倒抽一口氣,邁開步伐追著銀髮王子,徒留三位侍僧看著前方兩位的背影沉默。

「還真是忠心耿耿啊。」

「可不是嗎?」

「結果沒套出答案,大小姐那邊怎麼回覆?」

「照實說吧,現在他不肯說出能力,但是瞞得了一時、瞞不過一世。」

 

(續)

***

不要問我為什麼侍僧戲份頗重,他、他們是必要的啦(痛臉)

下一篇王子就出現惹,真的Q口Q

等待C桑美美的封面中~我真的不是在催稿(愉悅跳走)

希望你們喜歡ˊ艸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