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古魯瓦爾多X威廉
※星幽界背景,R卡衍生
※不虐~我們不虐~

 

 

碧綠的視線跟隨著尊貴的殿下,待威廉回過神,赫然發現自己站在古魯瓦爾多房前,抬在半空的手做屈指狀,一副要敲門的模樣。

這個認知讓威廉驟然清醒,這門究竟該敲還是不該敲?或是裝作無事的回房──

糟糕!他竟然忘記自己正跟侍僧們喝茶!

威廉懊惱的嘆口氣,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啊?

正當徘徊不定、猶豫不決之際,背脊感受到有股打量的視線,威廉迅速轉身卻見古魯瓦爾多斜歪著頸子盯著他,紅眸透露一絲疑惑。

「你在我房前幹麻?」默默對視良久,古魯瓦爾多啟唇詢問,指尖還滴著水。

「殿下,屬下擔心您是否受──」威廉趕緊說出來意,隨即被豎起的手掌制止下半句。

「太大聲,進房說。」古魯瓦爾多不喜吵嚷,掠過退到旁邊的威廉直接進房,橘髮軍人又驚又愕,他從未奢望能進入殿下的房裡,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大嗓門極可能吵醒其他戰士。

既然是命令的話,那麼進房是必須的。威廉從來就是個良好的軍人典範,乖乖遵循上級指令。

「打擾了。」威廉進門順便扣上門扉,轉過身只見一片漆黑,過了幾秒才適應環境。「殿下?」

「燈在右手邊。」古魯瓦爾多懶洋洋的指示,掀亮電燈開關僅有微光灑落,盡收眼底的是滿櫃的頭骨及標本,數量之多令威廉瞠大眼眸。

古魯瓦爾多抽開披風束帶,威廉踏前接過垂落的柔軟布料,濕潤的觸感令他想起自己追來的原因,語氣不免帶了點緊張。「殿下,您的傷還好嗎?」

「什麼?」

「您不是受傷嗎?屬下看到您一路滴血……」威廉越說越小聲,只因古魯瓦爾多聽見這段話後微微皺眉,這下慘了,他真的搞了個大烏龍。「抱歉,是屬下誤會了,屬下沒有詛咒您的意思。」

「那是獵物的血。」古魯瓦爾多不在乎詛咒,紅眸中帶著一絲納悶與好奇,這人追來是為了表示關心?

「原來如此,打擾您了。」威廉赧紅了整張臉,恨不得找個地洞埋進去,另一方面也慶幸古魯瓦爾多並未受傷。

踟躕著該不該告退,可是心底又有一部分不想離開。

威廉想問問,當年在戰場上斷後的他,沒能親自護送殿下回國,後來他們順利逃離或是援兵來接應了呢?威廉有太多想知道的事,卻又擔心逾越本份。

「聽說你拿回記憶了?」古魯瓦爾多率先打破沉默,拎起隨手扔在床墊的怪物頭骨,坐到工作桌處理後續,熟練的拿起小刷子,刷去黏附於骨頭的碎肉。

「是的,託大小姐之福,只是似乎搶了其他戰士的份額,有些過意不去。」威廉欣喜於古魯瓦爾多竟會詢問他的近況,這是否代表殿下知道他是誰呢?

思及此,威廉不可自制的於唇角綻出小小笑靨。

「過意不去什麼?」古魯瓦爾多頭也未抬的詢問。

「因為好像搶了其他人的記憶碎片,所以──」威廉的解釋惹來古魯瓦爾多一聲嗤笑,小刷子沾了置於旁邊的不知名液體,細微的刷物聲再次響起。

「想太多,人偶不過是看心情做事。」身為元老之一的古魯瓦爾多狠狠戳破下屬的揣測。

「原來如此。」威廉點頭,一時間又沉默無語,橘髮軍人面對這種情況手足無措,但又不想這麼快離開。「殿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沒有。」古魯瓦爾多拿起刷得乾淨的頭骨,走過他身旁放進另個液體裡,突地回眸瞟了他一眼,「你想問什麼?」

「啊?喔,殿下您為什麼會來這裡呢?」威廉沒想到被識破自己有滿肚子的疑問,殊不知他是七情面上藏不住情緒的人。

「死了,所以來了。」古魯瓦爾多漫不經心的打個呵欠,把頭骨扔進液體浸泡後窸窸窣窣的解衣,儼然一副準備就寢,威廉順手接過銀髮王子外衣,轉頭尋了衣帽架掛上。

「真是抱歉,若屬下更有能力的話,就能護您周全了。」威廉低語,一切都是自己能力不足啊。

「是你救了我?」突然間,古魯瓦爾多凌厲的瞟了威廉一眼,瞇起的紅眸射出冷意刺中威廉背脊,令橘髮軍人渾身一震。「被那堆屍人啃蝕後,是你送我回國的?」

「是、是的,不,應該說,屬下的確救了您,但是屍人太多,所以將您交給小兵護送,而屬下留著斷後……」威廉越說越小聲,敏銳感受到銀髮王子周身說不清、道不明的凜冽。

古魯瓦爾多笑一聲,沒多說什麼話,揮手讓威廉離開。

「那麼,屬下告退。」威廉並不明白哪方面觸怒古魯瓦爾多,但看起來殿下沒有繼續交談的打算。「殿下……」

「嗯?」

「幸好您沒事……」

威廉吐出這句話時,室內早已關掉大燈,所以他並未瞧見古魯瓦爾多臉龐上扭曲的笑,以及他離開後淺淺的諷刺笑聲。

「……愚蠢的傢伙。」銀髮王子哼了聲,忠心耿耿的舊部屬說出這句話,竟讓他分不清究竟是真情還是假意。

但聽在有心人耳裡,無疑是一句諷刺,令原先打算入睡的古魯瓦爾多睏意全消。

沒事。怎樣才叫做「沒事」?只要有一口氣在,就算是安好嗎?

古魯瓦爾多不用閉眼就能想起發生的破事,人偶早已讓他拿回所有的記憶,那些喜歡的、厭惡的、血腥的、陰暗的,分毫不漏的灌回腦中。

銀髮王子記得戰場上的血腥與愉悅,那是他畢生的歸屬,生來注定該轟轟烈烈死在沙場,在刀劍砲彈的對擊之下,揮盡最後一滴血;絕非身殘體缺,連話語都無法說出口,只能悲哀的任人宰割,匕首狠狠捅進腹部翻攪的痛楚,比不上得知那場手術背後意義的痛。

他不想記著。

然而刻意淡忘的記憶,如氣泡緩緩浮上水面,接觸空氣後啵一聲響在心頭,餘音久久迴盪不去,放大再放大,不斷衝撞古魯瓦爾多的理智。

心頭是否有怨有恨,古魯瓦爾多難以違心的說沒有;一如無法違心說出,自己不曾期盼擁有人類成長過程中,應該滿足的七情六慾。

誰能不奢望?他只是接受萬千選擇中,最逼不得已的選擇。

人偶說,他們因執念來到這個世界。

古魯瓦爾多也曾思考過,他的執念究竟是什麼?竟然強大到,讓他連死亡的安寧都甘願放棄。他明明是這麼想要安寧。

永恆而不被打擾的寧靜,就算落入死寂的真空世界與外界隔絕也愛不忍釋。

不過,在星幽界裡也不錯。

古魯瓦爾多想,撇去死後世界不談,這裡對黑暗慾望纏身的前黑太子而言,簡直是樂園。

他不用顧忌眾人眼光、再也不需把自己束縛在禮儀之後,這世界就是任他馳騁的沙場,痛痛快快、淋漓盡致為生命搏鬥,勝者王、敗者死,多麼簡單的二分法。

跨越生前與死後追求的事物似乎就在這裡。

比起其他興致勃勃、想要快點回到現世的戰士們而言,古魯瓦爾多不帶任何興趣、也不與之共舞。他對艾伯李斯特喜愛的權力毫無興趣、對於阿貝爾要拯救世界的豪語亦無附和的衝動。

古魯瓦爾多慵懶的等待歲月靜止,或是人偶、炎之聖女讓星幽界猛然崩毀,這其實都無關緊要。

他跟身在現世一樣過日子,興致一到便去宰殺怪物舒壓、煩悶憂鬱時待在房裡睡覺,日子過得愜意,而且再也沒有要求他「必須」成為什麼樣的人。

他想,這裡已經夠好了。雖然時間流動緩慢近逼凝滯,但那又如何呢?一把鈍刀跟一把利刃相差的只是凌遲與否。

他不介意待在這裡,直到時間這把劍,橫過誰的頸項劃出一道道血花,最後劈出破空的一劍斬首世人,迫使這世界驟然成空,塵歸塵、土歸土。

或許哪朵花的種子能落在誰的心田成長茁壯,結成最美麗的花苞後嬌艷綻放,但那並不是他。

因為他的世界,本就貧瘠龜裂、枯萎成灰。

 

(續)

***

你們說說為什麼試閱咻的一下就放完了第二章(不

天啊要六月中了,阿襲也快開預購了,喜歡的到時可以填寫喔╰(*´︶`*)╯♡

是說你們都沒人願意跟我說說感想嘛,到底喜不喜歡嘛_:(´ཀ`」 ∠):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襲音 的頭像
襲音

一剎芳華

襲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